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决赛

作品:《邪动凌霄

    众人期待着的眼光中,杨化走上台去,对着郭旭笑了笑,径直走到裁判长老跟前,附在耳边说了几句,然后行礼退了下去。《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

    裁判长老清补走到台前,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台下的人山人海,朗声道:“由于比试弟子张玄辰伤势发作,已决定放弃今日的比试,郭旭,胜。”

    台下一阵嘘声四起,甚至有人爆出粗口,之后全部往天字台围了过去。

    杨化几人看了看还站在台上的郭旭,尴尬的笑笑。

    张玄辰只得呆在客房里,没有出去,虽然很想前去观看比试,但是杨化交代说对外说是受伤而放弃比试的,所以只能装作受伤。

    好在没有多久,杨化几人就返回来了,算算时间比试也该结束了。

    张玄辰赶紧迎了上去,问道:“比试结果怎样,刘师兄可是赢了吗?”打心里,张玄辰可不想谢江进入决赛。

    杨化坐在椅子上道:“想不到谢江的修为进步这么神速,刘小兵师兄居然也在他手中败了,不过看谢江的表情,他赢得也不轻松。应该受了不轻的内伤,明日的比试只怕要放弃了。”

    井林难得的认真点了点头道:“是啊,今日我才知道什么是差距,刘小兵和谢江的修为真是厉害,要是我对上他们的话,只怕一招都接不住。”

    伊南强紧接着问道:“大师兄你看,谢江师兄和郭旭师兄的修为哪个更厉害些。”

    张玄辰也把目光转到了杨化的身上。

    杨化思索了一下,道:“明日的比试,郭旭是赢定了。但是要说修为的话,谢江比郭旭要强上一筹,谢江要是没有受伤的话,此次夺魁的绝对是谢江。”

    不知道怎么听着这话,张玄辰突然想起是师父安排自己放弃比试的,也不知道秦师伯知不知道,虽然知道这么做对落雁峰很有利,总觉得不好。

    张玄辰心里还有一个念头却是更加强烈,谢江修为这么厉害,资质绝对差不到哪里去,我什么时候才能超过他呢,才能报那屈辱,心里却是难受无比。

    杨化见张玄辰脸色不好,忙关切问道:“小师弟,你不舒服吗?”

    张玄辰强自笑道:“没有什么,只是想到自己修为如此低下,跟别的师兄弟比起来差距这么大,总觉得对不起师父的教导。”

    杨化心里虽然不信,猜到可能是师父让小师弟放弃比试,小师弟心里有些难受,还是安慰道:“小师弟这么说,可是不对了呢,以后时日长着呢,只要我们努力修炼,总有一天会为师父争光的。还有你就要像老四学习了,你看老四这次比试连前八都没有进,依旧这么淡定。”

    话还没有说完,井林却是气愤道:“大师兄分明是说我厚颜无耻嘛,我去,我只是心态好,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份心态岂是你们所能懂的。”说完哼了一声,昂首挺胸,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伊南强嗤笑道:“你分明就是不思进取,自甘堕落,还好意思往脸上贴金,果真厚颜无耻之极。”

    众人笑骂起来,张玄辰心情也不由好转。

    最终的决赛,这届比试的压轴,终于来临。

    掌门弟子谢江对落雁峰首座长老秦旭弟子郭旭,这么深有玄机的比试莫名的代表着某种含义,不管有没有,但是大家一致这么认为。

    杨化带着几位师兄弟,前往比试场而去,昨日晚上青木道长将张玄辰的宝剑还给了张玄辰,张玄辰问起是否能观看最后的决赛,青木道长居然点头同意了,张玄辰心里自是极为高兴的,连连道谢。

    天字台周围真个人山人海,几百名弟子围得水泄不通,杨化带着几人硬挤了进去,却也靠不进台边,只得无奈放弃。

    台上或坐或站数十位师长,只是掌门却迟迟未到,中间的位子一直空着。

    难道掌门不准备来观看自己的得意弟子的比试,众说纷纭,终于在各种猜测中,掌门韩慕白微笑着带着谢江和韩柳静远远走来,一身白衣的谢江潇洒而行,一身绿色衣衫的韩柳静英姿飒爽,好生般配,众人不禁心中一赞,果然是人中龙凤。

    围观的弟子自发让出一条三尺宽的通道,韩慕白洒然而行,带着两人沿着台阶走上台去,笑道:“诸位师兄久等了。”

    台上众位长老一起起身恭声道:“掌门。”

    韩慕白走了过去随意的摆了摆手,笑道:“自家师兄弟,何必客气,都坐吧。”

    众人一起就坐,韩柳静和谢江含笑立在韩慕白身后两侧。

    钟鼎齐鸣,宣示着比试开始,谢江走到韩慕白前面低头恭声道:“师父,我去了。”

    韩慕白脸色笑容依旧,只是眉宇间隐约有几丝担忧道:“恩,一切小心。”

    谢江应是,转身走到一边站定。

    一身蓝衣的郭旭从台下弟子中,走了出来,慢慢行上台去,走到秦旭和掌门韩慕白前,道:“参见掌门师伯,师父。”

    韩慕白仔细看了看郭旭,微笑点头,转头道:“郭师侄果然一表人才,秦师弟后继有人了。”

    秦旭笑着回道:“掌门师兄过奖了,要说资质全派谁的资质能和元师兄的高足唐亦慧比。”韩慕白笑笑,不置可否,秦旭对着郭旭道:“去吧,小心点。”

    郭旭点头,走到谢江的对面拱手道:“郭旭,请谢师兄指教。”

    郭旭心底明白这“小心”的含义,在早上的时候,师父曾私自找自己前去,暗暗交代,今日比试切不可让谢江输得太惨,一定要表现出险胜的样子,郭旭依稀能明白这是为了维护掌门的颜面,但是有没有别的什么含义,却揣测不出了。

    谢江也回礼道:“谢江,还望郭师兄指教。”心里却是在暗恨,落雁峰好生无耻,居然放弃比试保存实力,今日自己只怕再无胜算,昨日的伤势虽然好了六七成,但是如此修为上已大不如前,就算全盛的实力想打赢郭旭,只怕也是不易,何况现在。

    同时心底更是恨极了放弃比试的张玄辰,眼光往台下扫了几眼,台下弟子密密麻麻,没有发现张玄辰的身影,暗暗骂了声垃圾。

    右手剑诀一比,法宝散发出乳白色光芒,飞上半空,周围温度急剧下降,法宝周围竟是有淡淡雾气,可见寒气之盛,甚至法宝上都隐隐有几片白霜凝成,寒意还在继续上升,渐渐台面上也有一层淡淡白霜。

    杨化脸色凝重,道:“凝霜剑。”

    张玄辰也为谢江的修为惊讶,看来当年在落雁峰和自己动手的时候,谢江并没有尽全力,听到杨化说“凝霜剑”,问道:“这法宝很厉害吗?”

    杨化脸色有些怪异,终于还是介绍到:“凝霜剑算是极品法宝了,是掌门师伯以前用过的,后来传给王武龙师弟,说来我便是败在此剑之下呢,后来王武龙师弟逝去以后,掌门师伯又传给了谢江,但是法宝厉不厉害主要还是看用的人修为怎样,想不到谢江修为已经达到这般境界了,只怕就算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