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三人成行

作品:《邪动凌霄

    井林却是又在一边大发牢骚,道:“为什么小师弟就这么好运气,难得有一次下山的机会都给他得到。★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为什么不是我,山下这么多的美女,啊,老天不公。”

    众人一起鄙视之。

    晚上的时光悠悠而漫长。

    夜寂静而深沉,张玄辰失眠了。

    一遍一遍的修炼明玉诀,最后连家传的心法都拿出来修炼了几遍,这才忽然想到,上次师父说起自家的祖先张天师可能是修真人士,当时张玄辰就怀疑家传的所谓强身健体的心法是一套修真法门。

    只是近段时间却一直没有想起,于是又努力的修炼了片刻,仍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反正修炼了也没有什么坏处,张玄辰这般想着,那就一起修炼着吧。

    于是张玄辰便沉入修炼中去了,努力修炼,越有盏茶功夫,终究是有些心烦,想着下个月的下山试炼,心里总是有些说不出的惧怕。

    慢慢推开门走进夜色之中,天有些阴,山上雾气颇重,视线所及模模糊糊不过数十米。

    偶尔有风吹来,白雾缭绕,似有鬼怪妖魔藏身其中,择人而噬。

    张玄辰坐在院中的一块石头上,不知道是露水的缘故还是雾气的缘故,石头有些潮湿,坐上一阵阵的冰凉袭来。

    张玄辰不由打了个寒战,张玄辰想起亲人,想起父母,想起在天师庙前一起玩耍的伙伴,只在此时,或许他或许是孤独的吧。

    他注视着白雾深处,发呆,像一座石雕,一动不动,夜慢慢深去,所有人都已睡去。

    忽然一阵寒风扑来,吹动张玄辰的衣衫轻轻摆动,张玄辰一下惊醒,却是身上早已冻得没有知觉了,脸上有潮湿的水汽,衣服也已经湿了。

    自从知道要下山之后,张玄辰珍惜最后的时间努力修炼,既然下山十分危险,那就好好提高修为吧。

    终于九月初一早上,旭日东升,给寒冷的清晨带来几分暖意。

    青木道长和秦旭带着一众人前来给下山弟子送行,张玄辰才知道下山的只有自己、郭旭和董艳三人,且没有师长带着。

    却是郭旭一脸淡然,丝毫不放在心上,在和几位师兄弟道别,董艳也是笑着拉着几位师姐聊天。

    张玄辰心里莫名的有些落寞,有些惧怕,有些不舍,几位师兄也都在旁边叮嘱“下山小心”“自己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张玄辰笑着一一回应。始终无法做到想郭旭师兄那样谈笑风生,偷偷的看了眼青木道长,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有些许或那么一点的不舍。

    终于秦旭看了看已经时辰不早,便喊了几人到跟前,道:“郭旭,张玄辰还有董艳,此次下山的弟子只有你们三个,你们怕不怕。”

    几人一起回道:“弟子不怕。”

    秦旭脸上露出些微笑,道:“我等修真之人,修为的提升在于不停的挑战自身的潜力,古人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只有处在危险之中,才能不断的激发潜力突破自己,才能使修为不断的提高。本门历代弟子都有下山历练的惯例,就是为了锻炼门下弟子,没有经过风雨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才,所以我和你们的诸位师长,纵是千般不舍,也要舍得,只有经历了无数危险的洗礼,你们才能成长。你们三个,郭旭年龄最大,此次下山之后,郭旭你要照顾好他们两个。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商议,此次历练的时间定为半年,若是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发生,中途不必回山。还有若是途中遇到魔教妖人,不可恋战,直接逃离而去,不能逞英雄。这是地图,你们的路线我已经在地图上标注好了,历练的地方是南疆大山,山里有无数猛兽,以你们的修为只要不十分深入,应不会有生命危险,进山之后量力而为,南疆大山绵延万里,内中猛兽不计其数,有些更是上古蛮荒异种,凶猛无匹,有的便是派内长老碰到也是有死无生,无数年来进入南疆大山而没有出来的修真高人不知有多少,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尽量在外围历练,慢慢深入,不可贪功冒进,一旦有危急情况,赶紧退出,不能心存侥幸。包里还有一些疗伤的丹丸药粉,你们一切小心吧,”

    边说边将一本地图和一包盘缠递给郭旭,郭旭接了过来,听师父如此说着。也是对这次下山历练有些担心。

    秦旭又仔细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南疆的一些怪物特征之后,看了看青木道长道:“师弟,你也说几句吧。”

    青木道长面无表情的随意看了三人一眼,想来想去却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于是淡淡道:“一切小心,去吧。”

    三人除了郭旭都是第一次下山,难免有些不舍,特别听得这次下山却是危险重重,董艳和张玄辰本经年龄不大,脸色都有些不舍和担忧,董艳更是看了看众位师兄师长师姐师妹,默默落下泪来。

    片刻之后,三人收拾心情,郭旭拱手对着诸位师长道:“诸位师长放心,弟子一定带着两位师弟妹安然无恙的归来。”

    秦旭淡淡的笑容之下,也终究隐藏不下那丝丝的不舍,摆了摆手,道:“去吧。”

    送别的师兄都挥手再见,三人挥挥手,沿着山道而下,终于走到再也看不到送别人群的地方,三人这才御起飞剑,向南而去。

    离开了生活数年的太华山,衣衫在空中呼呼作响,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青山河流尽在脚下,任哪个大好男儿不豪气满胸。

    首先董艳一声欢呼,道:“师兄,我刚刚的表现不错吧,眼泪都流出来了呢。你看没看到几位师姐都忍不住哭了,我厉害吧。”

    郭旭也是开心点头道:“嗯嗯,你厉害,哈哈,终于可以离开太华山了,心情太好了,哈哈,南疆我来了。”

    张玄辰听得一愣一愣的,疑惑问道:“怎么,郭师兄,你们好像很高兴,还有董师妹还说……”

    郭旭笑着御剑飞近点,抬手拍拍张玄辰的肩膀,道:“当然高兴了,你刚入门几年不知道,要是你入门久了,你想想十几年一直在太华山,整天对着那些人,整天的修炼修炼,人都修傻了,别的不说,就落雁峰的山道,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难得有机会下山当然高兴了,呵呵,董艳师妹自小就在山上长大,一次也没有下山过,当然十分兴奋的很啦,还好我聪明,让董师妹今天演了出戏,不然师父岂不郁闷死,说不定大骂一顿不肖弟子之后,一生气取消了我们的下山资格,岂不冤死了。”

    张玄辰心下无语,还是道:“听说下山历练很危险的,难道你们不担心吗?”

    郭旭满脸得意道:“师兄我自有妙计,哈哈。”

    张玄辰好奇心大起,忙追问道:“什么妙计,师兄。”

    郭旭一脸揶揄,道:“等时机到了你自会明白,呵呵。”说着不顾张玄辰满心的好奇得意的御剑飞到前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