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郭旭的义气

作品:《邪动凌霄

    夏紫月从头到脚打量了张玄辰一番,似是不相信这话是从张玄辰嘴里说出来一般,但是看张玄辰满脸焦急神色,看来很是关心这位师妹,心里就有些生气,气道:“你这话的意思是我杀不了你了,哼,谁要你任我处置,我要你死的心服口服,早晚我要宰了你,滚开。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说完白了张玄辰几眼,张玄辰心下对这个紫衣少女颇有些不想招惹,立刻不在言语,走到一边。

    夏紫月上前仔细检查了董艳的伤势,倒出一颗药喂董艳服下。

    张玄辰一见夏紫月不知道拿出来一颗什么药要给董艳吃,连忙道:“那是什么药。”

    “毒药。”

    张玄辰一下愣在那里,想想人家也不太费这么大的劲去给董艳吃什么毒药,要是想杀董艳,只要一剑下去,自己想救都来不及,简单明了,不过对着紫衣少女却是又多了几份了解。

    夏紫月说完也不管张玄辰的反应,又帮董艳推拿心口,片刻后,董艳“唔”的一声,睁开眼睛,看看夏紫月,再看看站在旁边不安的张玄辰,大概明白了是夏紫月救了自己,但是两人怎么就肯消停了呢。

    忍下心头的疑惑,笑着对夏紫月轻声说道:“谢谢姐姐你救了我。”

    夏紫月对这位漂亮可人的小妹妹还是很投缘的,回道:“都是我刚刚一不小心把你打伤了,你就不要谢了,我心里怪别扭的。”

    说着瞥了张玄辰一眼“不过妹妹你真傻,为了这些臭男人,拼着自己受伤,太不值了。”

    张玄辰无语,有心上前辩解几句,算了,还是不要惹这个女人的好。

    倒是董艳在夏紫月怀里,一阵脸红,暗道:这是哪跟哪呀。

    随即岔开话题道:“对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张玄辰立刻竖起耳朵,其实张玄辰一直想知道这少女的名字,要说张玄辰这几年心里没有想着夏紫月,只怕谁也不信的。

    夏紫月笑着道:“我叫夏紫月,妹妹你呢?”

    “我叫董艳,这位是我师兄张玄辰。”

    “谁要知道那小贼的名字。”夏紫月气道,不过心下却是记住了这个名字,哼,张玄辰,早晚叫你死在我的剑下。

    董艳一阵无语,也不好开口问到底张玄辰和夏紫月到底有什么过节,万一夏紫月再动起手来,可不是玩的,“呵呵”笑了两声道:“我们同行的还有一位郭旭郭师兄,是奉师命下山历练来的,不知道姐姐这是去往何处。”

    夏紫月这次出来本就是随性而游,没有什么目的地,只是听说飞雁城的名气,特来看看,没有想到居然碰到多年仇人张玄辰,心下怎肯轻易放过,连笑道:“我也是在门派内闷得慌,就求着师父,然后打着历练的幌子跑出来玩呢,经过飞雁城就来玩玩,说来真是好运气。”说着停下冷眼看了下张玄辰,继续道:“居然能遇到你们。”

    张玄辰吓得一缩头,暗道:你是好运气了,我算是走了狗屎运气了。

    董艳一听夏紫月也是出来历练的,而且都是因为对门派生活感到厌烦,大有同病相怜之感,一副相见恨晚的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是啊,天天呆在山上,修炼,修炼,修炼,人都修傻了,既然姐姐也是出来历练的,不如和我们一起吧。”

    张玄辰一听冷汗直出,带着个美女上路虽然确实挺赏心悦目的,但是要是想着这美女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掉自己,谁还能提起兴致,连连对着董艳打眼色,头摇的向破浪鼓一样。

    偏偏董艳对这位夏紫月很是投缘,两人谈的很是投机,连看都不带看一下的,张玄辰连连咳嗽了几声。

    夏紫月和董艳同时看了过来,董艳关心道:“张师兄难道你也受伤了吗?”

    夏紫月看张玄辰表情,心下依然猜个七八分,目光寒冷盯着张玄辰道:“我看他就是欠揍,你是不是对我和你们一起有意见啊。”

    看那杀人的眼神,大有你不同意,我就翻脸的架势,哪还有刚刚说今天就饶了你的样子。

    张玄辰忙尴尬的陪笑道:“哪有,哪有,嘿嘿。”

    夏紫月“哼”了一声,转回头又是满脸笑容的和董艳聊了起来。

    张玄辰暗叹,这女人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惹不起,以后还是小心点吧。

    三人返回客栈,一直到黄昏时分,郭旭才悠悠回转,见张玄辰坐在客栈大堂。

    连忙打招呼道:“张师弟,我回来了,你们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张玄辰一脸郁闷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个没义气的家伙,我给你害死了。”

    郭旭当然知道张玄辰会生气,任谁陪着女生去逛街,想必都是头疼的事,还以为张玄辰是气恼自己扔下他,一人去玩,生气呢,忙坐下赔笑道:“张师弟,今天是师兄错了,大不了下次我陪董师妹逛街,你自己出去玩就是了,对了董师妹呢。”

    张玄辰兀自倒了杯茶,喝了一口道:“你还知道问,董师妹被人打伤了,回来找你的时候又找不到。”

    郭旭一惊,连忙站了起来,道:“谁打的,是魔教的妖人吗?师妹受伤重不,走我给你们报仇去。”

    张玄辰见郭旭着急气道:“马后炮,都打完了,找你的时候你跑哪里去了。”

    郭旭见张玄辰虽然生气,却没有多少担心,也猜着董艳估计受伤不重,干笑两声道:“我这不是听说城外有座飞雁塔妖气甚重,所以前去查探嘛,到底是谁打伤的董艳师妹。”

    这等鬼话,谁能相信,张玄辰见郭旭问起,又想起夏紫月来,叹气道:“就是楼上那个女的。”

    郭旭义愤填膺道:“哪个,哼,敢欺负我们太华山弟子。”

    正在此时,夏紫月和董艳两人谈笑着从楼梯处走了下来。

    张玄辰扭扭头道:“就是说话的那个女的。”

    郭旭右手握住剑柄,怒气冲冲的迎了上去。

    张玄辰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等着好戏开场。

    刚好走到楼梯口,夏紫月和董艳也走到转角处,一眼看到夏紫月,郭旭几个箭步冲了上去,张玄辰心道:还是郭师兄够义气。

    谁知道郭旭,一下跑到董艳身边,一双眼睛都笑的弯了下来,盯着夏紫月,问道:“师妹,这位美女是谁,看着好生面熟,容我来自我介绍下,我叫郭旭,太华山弟子,这位是我师妹董艳,那位是我师弟张玄辰。”

    张玄辰气的直接往桌子上一趴,暗骂:没义气啊,见色忘义,无耻下流。

    夏紫月今日遇到张玄辰,想起前事,此刻见郭旭也是一脸色相的盯着自己,心下厌烦至极,暗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又看了看董艳,真是可怜了这董妹妹,身边没有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