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章 初试道义

作品:《邪动凌霄

    李天霸的刀芒,终于劈到了最后一层水罩,刀芒已经淡到几乎看不见了,还是劈在最后一层水罩上,水纹波动,荡起涟漪,完好无损。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九玄刀几次反震,李天霸如此修为如此壮硕的人也被震得右臂发麻。

    “咦,这罩子有古怪!”李天霸不是傻子,立刻看出问题所在。

    张玄辰正在感悟天地大道,突然间天地震动,然后所有场景全部消失。

    张玄辰睁开眼,散去仅剩的最后一层水罩,一眼看见柳仁和李天霸,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来的真不是时候。

    若是晚来一个时辰,自己定能结成十几层罩子,悟道更深,不由恨道:“居然坏我机缘,真是该死!”

    机缘难得,叹之可惜。

    “张氏小儿,劝你乖乖放下兵器,跟我回去,任我外甥处置,或许还能保的小命。否则……”李天霸“哼”了一声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你们两个,死!”张玄辰机缘被这两人打断,心中正自愤恨,早就动了杀机,这是张玄辰第一次心中如此想杀人。

    “不识时务!”李天霸被一个后辈喝骂,以他的性子如何能忍受,右手抄起九玄刀就冲了上去。

    虽然以李天霸的修为,早已经能御刀而战,但是李天霸脾气暴躁,还是喜欢紧身厮杀,才更显血性,更有激情。

    虽然危险增加了几分,但是手持兵器却比元力操控神兵战斗所产生的杀伤力更为厉害。

    长期的紧身战斗,使得李天霸练就了一身紧身厮杀的好经验,就是碰到稍微厉害的对手,也能反败为胜。

    张玄辰也被李天霸这种拼命三郎的气势给逼得手忙脚乱,几次险些伤在李天霸刀下。

    再加上本身修为就差上许多,每次和李天霸的刀相碰,都会被刚猛的反震之力,震得手臂酸疼,要不是体内的无上佛门心法本就强于防御方面,只怕早已受了些伤。

    “臭小子,知道你家爷爷地厉害了吧,哈哈。”李天霸占着上风,心里一阵得意。

    不能硬碰!

    绝对不能!

    张玄辰寻了个机会,连退几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李天霸见对方退去,嘲笑道:“小子,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爷爷还没有玩够呢。”

    那就试试刚刚参悟的水之道义吧,张玄辰冷笑道:“那你也接我一招吧,水之道义---五层浪。”

    手中奔雷剑发出刺眼的银白亮茫,张玄辰全身跃起,向下劈去,看声势明显不如李天霸。

    李天霸一眼看出张玄辰实力和自己差距不小,撑死也就三相元气后期,岂会将张玄辰放在眼里。

    看来要结束了,我还没有玩够呢,李天霸不由轻蔑道:“什么狗屁五层浪,看你是找死。”

    九玄刀发出比张玄辰法宝亮茫更为耀眼的光芒,迎了上去,刀剑相撞。

    “轰”的一声,撞击产生的气流吹得两人衣衫哗哗作响。

    柳仁和青儿也惊呆在这激烈战斗之中,青儿心中担心无比。

    李天霸仿佛看到张玄辰被自己震飞重伤。

    但是两人却一下僵持在半空,张玄辰只觉得肩膀剧痛无比。

    蠢货,竟敢和我僵持在这,要知道在和修为比自己高的对手战斗时,最为忌讳的就是和对方硬拼。

    李天霸心中更看不起张玄辰,真是个刚出道的雏儿,不由讥笑道:“果然是狗屁的五层浪啊,哈哈……”

    正待加力重伤张玄辰,忽然李天霸面色一禀,只觉得奔雷剑上一道大力砸下,丝毫不必刚刚的力道小,刚刚硬撑着扛了下来。

    还没有喘一口气,又是一道大力传了过来,一连四下,任李天霸如何刚猛也是一声惨叫,摔了下来,更在半空中就“哇”的吐了一口血。

    张玄辰也落回地面,除了脸色苍白之外,没有什么异样。

    越阶而战,靠着水之道义五层浪居然能够略站上风。

    天地大道,果然厉害。

    只是可惜了被这两人打断机缘,不然威力更大,定能一招分胜负,张玄辰心中恨道。

    李天霸落回地面,踉跄几步才站稳身形,只是握刀的右手抖个不停,擦了擦嘴边的血,吐了口血沫,道:“我到时小看你了,你道法精妙,究竟是何门何派弟子。”

    活了几十岁的人,眼光自然老辣,知道什么能惹,什么不能惹。

    看这弟子年纪轻轻,道法精湛,只怕是哪个大门大派的精英弟子,万一惹上了其背后的门派,只怕后患无穷。、

    张玄辰想来脾气倔强,自己惹下祸端,岂肯让师门承担,当下道:“有什么能耐,只管使出来,我自能接下,凭你还不配问我师门。”

    “哇呀呀,好你个狂妄的小子,我好心给你 机会,你……气死我了。”李天霸脾气一起,:“既不肯说,你便死吧!”

    “谁死,还不一定,你以为我会放过你的狗命!”张玄辰恼恨李天霸两人断自己机缘,岂肯轻易放过。

    李天霸手中九玄刀泛起豪芒,再次冲了上来,刚刚由于轻视对手,吃了大亏。

    正所谓吃一暂长一智,哪还敢粗心,否则只怕今日还要死在这小子手里了。

    每一刀都全力攻来,且与张玄辰一触即分,根本不给张玄辰施展五层浪的 机会,仗着紧身战是自己的强项,招招狠辣。

    张玄辰一个不小心被刀芒划了一下,好在伤的不深。

    不过张玄辰自小没有少练家传剑法,入门后更是练过一段时间的师门剑法,对于剑法也是深有研究。

    只是久已不用,一时间有些生疏,被李天霸刀法逼得没法,只得重拾剑法迎敌。

    越使越熟,剑芒闪烁,诡异灵动,再到后来,更有转守为攻,偶尔还能反击一招的局面。

    太华剑派早些年成名修真界,剑法也是功不可没的,只是后来少有人 深入钻研,才渐渐没落,要抡起剑法精妙,只怕全天下也少有什么剑法能比拟太华剑派的剑法。

    张玄辰使到后来,几乎是手随剑走,每每剑走奇处,令李天霸防不胜防。

    终于窥得一个机会,张玄辰再次全力砸下,水之道义五层浪。

    张玄辰拼尽全力再次使出这一杀招。

    张玄辰被震飞数米,嘴角登时流出几丝鲜血,到底修为上差距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