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李天凤要报仇

作品:《邪动凌霄

    “啊,张大哥,你好些了吧。〓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听到张玄辰的声音,趴在床边睡着的青儿立刻清醒过来高兴道。

    看着疲惫不堪的青儿,张玄辰一阵心疼又是感动,冬天的天气极冷,青儿却在床边照顾自己。

    “青儿,谢谢你。”

    “张大哥,你说什么呢,要说也是该我说谢谢才是,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青儿连忙说道:“对了张大哥,你渴了吧,我去给你倒茶!”

    “不用。”张玄辰伸手拉住执意要去倒茶的青儿,入手冰凉。

    当有人全心为你,当鼻子酸楚,泪水不能自已,或许才是震撼心灵的感动吧,张玄辰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好没用。

    泪水流下,是为了谁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兑现给爷爷的誓言,没能好好的照顾你,青儿,对不起。”

    “张大哥,你已经照顾我很多了,爷爷不在了,你就是我的依靠,只有在你身旁,我才安心,你已经对我很好了,很好了……”青儿扑进张玄辰怀里哭了起来,所有的委屈只在此刻爆发。

    青儿终究是个女子,自从爷爷死后逃命开始,担心受怕,然后张玄辰病倒,需要照顾。

    直到此时张玄辰清醒,青儿才算有安心的感觉,就像再次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大树。

    所有的坚强原来都是逼出来的。

    化开那强撑的坚强,青儿也不过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而已。

    一天之内,爷爷逝去,往日杀只鸡都颤抖的手却被逼无奈的拿起长剑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还要冒着冰冷的雨夜逃命。

    张玄辰能感觉到青儿情绪中的无助和害怕,抱着青儿不住的低声安慰。

    张玄辰知道黄石门必然不会放过自己,当下之急是要赶紧疗伤。

    边让青儿到床上睡觉,自己坐起来运行佛家的心法疗伤,张玄辰此时的修为更上一层楼,运行心法时,周身金光更为明显,整个人地气质不由更显肃穆。

    青儿见状不由对修真充满了好奇。

    黄石门,黄府。

    李天凤一身孝衣,站在大厅中间,两边的椅子上坐着几位长老,都是与李家颇为要好的长老。

    “诸位师兄,那张玄辰奸贼,杀我大哥,此仇不共戴天,我李天凤对天发誓,必报此仇,只是小妹一人力薄,还望诸位师兄助我报仇,小妹一定不会忘记诸位大恩。”李天凤神色决绝,说完躬身拜下。

    几人哪敢当次大礼,一起起身还礼道:“师妹客气了。”

    当中一膀大腰圆的中年人上前一步,此人叫王虎,是李天霸的把兄弟,修为与李天霸相当,两人意气相投,感情极好,王虎走到中间愤声道:“李大哥的仇包在我们身上,师妹放心就是。量他一个小小少年,再妖孽还能翻了天去。”

    其余几人心中暗骂,你自己要充大头,干嘛带上我们。

    “这个叫张玄辰的倒是不足为患,只是门主交代,不可寻仇,到时候怪罪下来,可不好吧。”旁边一位长老面有难色道。

    话音刚落,又有一位长老接道:“正是这个道理,所以师妹,报仇之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是啊,历史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看别的人都点头赞同,李天凤心中气愤,到底是人走茶凉。

    这些人个个都人老成精,算盘可打的精着呢,那张玄辰能杀死李天霸,岂是区区一个小子那么简单。

    更叫人害怕是对于张玄辰的底细,李天凤不肯透露一点,看其年龄修为,只怕还深得师门长辈看重,这般大祸,谁愿招惹。

    王虎一听众人话里都是推脱的意思,心里那个愤怒,能和李天霸意气相投的兄弟,自然秉性相近,当即指着其中一人喝道:“施杰,二十年前你儿子惹了张家张子木,要不是李大哥为你出头,从中调解,你儿子能活到今日。”

    那个叫施杰的瘦小长老,立刻脸上一红,不由退了一步。

    “还有你柳云,第一次下山历练是谁带你去的,当时要不是李大哥拼着受伤,将你从妖兽爪下救回来,你能有今天的风光,现在你修为超过李大哥了,就忘了当年恩情,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长老柳云脸色一白,眼中痛楚一闪。

    “还有你……你……你……”被指之人都是脸上一红,不由退一步,王虎虎目落泪道:“李大哥生前义薄云天,有难必帮,你们哪个没有受过他的恩惠,今天李大哥被奸人所害,你们却袖手旁观,如此背信弃义,岂不令人齿冷。”

    这番话说得李天凤热泪长流,几位长老更是面红耳赤。

    “噗!”只见柳云长老忽然喷出一口鲜血,跪在那里,众人一惊,连忙上前去扶。

    柳云却怎么也不肯起来,悲呼道:“李师兄啊,李师兄,你待柳云恩比天高,如同再生父母,今日你被奸人所害,真叫小弟心如刀绞啊,心如刀绞啊师兄……师兄……”柳云边哭边吐血,令人观之泪下。

    没有看出来这柳云如此重情重义,看来是错怪他了,李天凤和王虎心中暗道,连忙上前搀扶。

    “柳师兄,节哀,可要保重身体啊,不知道师兄现在感觉如何。”李天凤连忙倒出一颗丹药给柳云服下。

    “没事,这本就是一年前,被南疆妖王打伤的内伤,这一年小心调理,也未曾犯过,今日听到李师兄噩耗,真个如五雷轰顶,悲痛难忍,想不到竟引发旧伤,不过,师妹放心,就是死,我也要帮李师兄报仇。”说着挣扎开众人,刚要站起不由又吐了一口鲜血,竟是极为严重。

    朋友如此,夫复何求。

    李天凤感激道:“柳师兄重伤在身,此行柳师兄就别去了,有心就好,有心就好,柳师兄一定要好好养伤。”

    经过众位长老的一阵劝说。

    柳云叹息一声,愧疚道:“哎,我没用啊,不过师妹放心,我回去就叫柳通过来听师妹吩咐,万望师妹千万不要推辞,不然就是看不起我柳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