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李天凤,死!

作品:《邪动凌霄

    血衣惨烈,狠话狠人!

    此时的李天凤就像一个转世修罗一般。★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青儿几时见过这种情形,更是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再看。

    疯子。

    张玄辰心中不由一震,就连黄石门的人也一起被这视死如归的气势所震慑住。

    好一个凶悍女子,纵是张玄辰和李天凤是生死仇敌,张玄辰心中也不禁赞道。

    同时,张玄辰也不由发愁,今日只怕命绝于此了。

    刚刚张玄辰拼死施展至少要三相元气后期才能施展的幻剑决,所幸施展了出来,又暗藏水之道义五层浪。

    这已经是张玄辰的保命杀招,虽然颇有成效,但是明显左右不了战局。

    要知道施展一次下来,张玄辰体内的元气耗去十之七八,就是想再施展一次,也不能。

    旁边的黄石门人此时也被李天凤惨烈的气氛所感染,奋不顾死的跟着杀了过来。

    张玄辰担心青儿不敢躲闪,只得仗剑迎敌,招招硬抗,黄石门人此时近乎疯狂,全力出手,招招狠辣。

    片刻间,张玄辰已经受了好几处伤。

    而在几百米外的一棵巨树之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身着红衣,长得唇红齿白,乍一看如女子一般,颇为英俊,身着红衣,凌厉的目光饶有兴趣的一直盯着战局。

    红衣青年看到张玄辰刚刚一招出手击退敌人,死伤数人,心中一震。

    这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修为最多三相元气后期,凭三相元气的修为硬是击伤击退几个四相元气的敌人,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奇才。

    天下若无对手,该是何等寂寞。

    世上当多几个这样的奇才,才不枉我历尽艰辛逆天修行。

    红影一闪,红衣俊秀少年向着战局激射而去。

    此时的张玄辰已经左支右拙险象环生,一不小心就会死于敌手。

    半空中,红衣少年手中募然出现一把半尺长泛着淡淡紫芒的匕首,大声笑道:“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紫芒一闪,急如闪电。

    “啊!”李天凤双目圆瞪,似是不甘,似是不信,我还没有报仇,我的星儿,我不能死。

    但是喉咙被刺穿,只有死。

    “扑!”

    李天凤一脸诧异的倒在地上,带着无尽的愤恨。

    “师叔!”

    “李师妹!”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也是被吓住一时没有再继续攻击。

    张玄辰压力一松,退后几步,站在青儿面前,一时也有些接受不了。

    说实话张玄辰打心里对这个性格直率的女汉子,还是颇为敬重的。

    “你到底是谁,敢得罪我们黄石门,杀死我们门主夫人。”施杰虽然心里也十分害怕,还是上前愤声道。

    其余黄石门人也都同仇敌忾的怒视着这个红衣少年。

    这些人虽然之前被迫前来追杀张玄辰,心里颇有些不情愿。

    但此时门主夫人被杀,却是性质完全不同,前面帮李天霸报仇最多算是私人恩怨。

    现在门主夫人被人当众杀死,就事关黄石门的颜面,门派尊严岂能轻辱。

    “黄石门,哼。”红衣少年淡然的把玩着没有沾染道一丝鲜血的紫芒匕首,丝毫没有把眼前的危机放在眼里,傲然道:“别说你们黄石门,就是荆州张家,惹了我,我也敢动上一动。”

    王虎双目几乎喷出火来,挣开搀扶的人,单手挥着巨斧,冲上去骂道:“哪来的娘娘腔,好大的……”

    只是下一刻,王虎前冲的身形停了下来,然后极力的想低头看看脖子上的凉意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已经做不到了。

    又是一击致命。

    红衣少年依旧站在那里,手中的紫芒匕首依旧干净如初。

    黄石门人所有的愤怒,最终被可怕的寒意所代替。

    在生死面前,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价值。

    施杰双手一伸,稳住众人,其实不用稳,压根就没有人打算上前拼命。

    长老施杰深深呼吸,压住心底的惧意,朗声道:“大丈夫敢作敢当,你既然不惧我黄石门,为何不敢报上姓名?”

    “有何不敢,你们记仔细了,我姓独孤单名一个剑字,要报仇只管冲着我来。”

    一招击杀李天凤和王虎,施杰等人自然知道今天要是硬来,绝对讨不了好,当下道:“好,这份情,我黄石门记下了,青山不改,以后定要找你讨个公道。”

    几位黄石门长老抄起李天凤和王虎的尸体,便要退去。

    “站住!”红衣少年细眉一扬,忽然道。

    施杰大笑道:“怎么,道友难道还想将我等全部留下不成?”

    黄石门人也全都剑拔弩张,只待随时出手。

    “把那女人的剑留下。”

    “什么,你莫要欺人太甚,真当我们怕了你不成。”一位长老气愤道。

    傻瓜,你想死我还不想呢,说什么我们。施杰暗骂了一句,然后直接将那把仙剑扔了过去,低声道:“走!”

    “你……”那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施杰。

    “走。”施杰再次喝了一声,也不理那位长老,双脚一顿,御起飞剑头也不回的走了。

    黄石门人紧跟着而去,那长老件众人都走了,最后也一跺脚,御剑而去。

    场地上只剩下张玄辰、青儿和那个叫独孤剑的红衣少年。

    独孤剑仔细的看了看李天凤的那把仙剑,笑道:“修为不怎样,仙剑倒是不错。”看来对此剑还算满意。

    张玄辰上前拱手谢道:“多谢,独孤兄救命之恩,在下张玄辰没齿难忘。”

    “哦。”

    独孤剑这才将目光从那柄仙剑上移开,仔细打量了张玄辰几眼,仙剑猛地一指张玄辰。

    张玄辰心中一惊,握住奔雷剑的手一紧,奔雷剑白芒闪烁,横在胸前。

    青儿也没有想到这红衣少年刚刚还救了两人,为何现在又拔剑相向,吓得“啊”的大叫一声。

    独孤剑眉头微皱,看了看青儿,见青儿清丽无双,不由多看了几眼,点头道:“倒是个我见犹怜的俏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