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江军的阴谋

作品:《邪动凌霄

    “青儿。★手机看小说登录★”张玄辰忽然看到前面踉跄而行的青儿,身上衣服被荆棘划出了好几个口子,鲜血殷红衣衫。

    而此时江军长老也追了上来,想逃也来不及了,张玄辰飞过去将青儿抱起,落在一平坦处,愧疚道:“青儿,对不起,张大哥错了。”

    “张大哥,你不要再赶青儿走了好不好,我好怕,我好害怕,刚刚有一头狼追我,我就跑……跑……”青儿瘦弱的身子浑身瑟瑟发抖,趴在张玄辰的怀里痛哭流涕。

    “不会了,张大哥再不会离开你了。”张玄辰看着青儿身上的伤口,在手臂处一处伤口鲜血直冒,原来这些伤口都被狼爪抓伤的,不由鼻子一酸,落下眼泪。

    那江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从追上两人落在那里之后,也不动手只是静静看着。

    张玄辰可不认为这老头会是吃斋念佛的善男信女,让青儿到后面的大树下等自己。

    然后张玄辰眉头一挑,朗声道:“要动手就动手,不要想拖延时间。”

    “哦?”江军连带笑意的看了看张玄辰,感兴趣道:“就是你杀了门主夫人和那几位黄石门长老?”

    “是又怎样?”张玄辰眉头一皱,这人态度不明,人家不动手,自己也不好动手。

    “好,敢做敢当,很合老夫的脾气,我准备放你们一马。”江军一脸狐狸式的笑意。

    “那就歇歇前辈了,大恩大德在下以后必报。”张玄辰一听,松了口气,连忙拱手称谢,转手拉着青儿就走。

    江军脸色笑意一窒,忙道:“慢着,张少侠,听老夫说完,所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说呢。”

    张玄辰眉头微皱,这人究竟是打的什么心思,只得道:“前辈所言极是,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地方需要在下帮忙,只要在下能做到,定义不容辞。。”

    “少侠果然义气,那老夫也就不矫形了。”江军长老脸上再次浮现出狐狸式的招牌笑容,道:“后面的那个黄兴官和老夫很不对梁,只要你帮我除了此人,我便放你们离去。”

    “好!”张玄辰声音坚定地答应,心里却骂道,你个老狐狸,信你才怪。

    江军长老满意的点点头,随即脸色一变惊慌道:“黄师弟,张玄辰这恶贼在这里呢,还有一个同伙,快来帮忙。”

    一声呼啸,在远处寻找的黄兴官立刻飞了过来。

    江军退后两步,和黄兴官站到一起。

    忽然,张玄辰神色一变焦急道:“黄长老小心,这个老杂毛要杀你,还说要我帮忙呢。”

    “什么?”黄兴官一个闪身离开江军数米远的地方站定,然后目光盯着江军冷声道:“江师兄,你什么意思,居然勾结外人残害同门。”

    “黄师弟,这小贼诡计多端,且不可听他挑拨离间,师兄怎么会做出这等背叛师门的事来。”江军先是一愣,心里暗恨张玄辰果然狡诈,一边面色诚恳的解释着。

    见黄兴官脸色稍稍缓和,张玄辰心中着急,一定不能让他们和在一起,气愤道:“好你个老杂毛,男子汉敢做敢当,刚刚是不是你说和后面的那个叫黄兴官的死胖子不对梁,叫我帮你杀了他,然后你答应放我一马。你自己说你有没有说过,幸亏小爷知道你阴险,没有相信你的鬼话,不然你还不杀我灭口。对了,黄长老,你看,他要是没有说过,我怎么会知道你叫黄兴官呢?”

    “张大哥没有骗你,那老头刚刚还跟我们很客气呢。”青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哼!”

    黄兴官脸色一怒,瞪着江军,生平他最恨别人叫他死胖子了。

    “黄师弟,你别信他,他们……他胡说。”江军脸色愤怒手中一把玉剑,发着耀眼的黄光,凌空一指。

    巨石压顶。

    一块巨石幻化而出,虽然大小和黄兴官刚刚幻化的差不多大小,但是声势比之却大了好几倍,对着张玄辰砸了过去。

    “好你个老头,果然要杀人灭口。”张玄辰心中一惊,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老头的修为只怕比之黄兴官高了不止多少。

    张玄辰哪里敢托大,手中奔雷剑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一个横扫,借力躲开。

    张玄辰只觉得一股巨力对着奔雷剑上砸来,张玄辰被震飞十几米,不由全身一震剧痛,连喷几口鲜血,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要不是张玄辰刚刚全力运行佛门心法,只怕就这反震之力已经将张玄辰震死。

    更何况,张玄辰还没有正面相接,可见这江军的修为何其之高。

    “江师兄,既然你能轻易擒住这个小贼,那这女娃就交给我了。”黄兴官在江军出手将张玄辰的同时,对着青儿飞身而出,一道剑芒斩去。

    黄兴官已经明白张玄辰只怕所言不假,所以借着出手擒杀青儿的名义逃走,随手斩出一道剑芒之后,一个闪身,御剑就走。

    “青儿!”张玄辰惊呼一声,连忙迅疾的要上前去救,只是距离太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啊……”

    青儿一声惨叫,柔弱的娇躯被凌厉的剑芒轻易击飞,向着张玄辰的方向飞来。

    张玄辰凌空接住青儿,只见青儿面色如纸,人早已昏死过去,嘴里不停的往外吐血,内伤肯定不轻。

    “纳命来!”

    张玄辰眼神里尽是杀气,咬着牙,愤恨的看着远去黄兴官,手中的奔雷剑发出耀眼的光芒对着黄兴官的背影斩去。

    “黄师弟,既然来了,还想走吗?”见事情已经败露,江军如何能让他离去,身形几闪已经挡在黄兴官的前面,手中玉剑更是早早就劈了出去。

    “江军,果然你心怀不轨。”黄兴官右手一扬,一颗信号弹飞上半空炸开。

    江军也不多言,手中杀招尽数对着黄兴官使出,招招狠辣。

    张玄辰虽然恼恨黄兴官,但是也知道机不可失,抱着青儿疾飞而去。

    片刻之后,一道黄色光芒闪电般扫过黄兴官的脖子,

    “你……”黄兴官两眼圆瞪,指着江军,满脸的恨意。

    “师弟,你安心的去吧,我一定会杀了张玄辰给你报仇的。”江军脸色阴狠道。

    可恶的小子,江军对着张玄辰逃逸的方向急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