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密林逃亡

作品:《邪动凌霄

    入夜时分。◎免费万本小说◎

    深山老林之中,张玄辰呼呼的穿着粗气,疲惫不堪的背着青儿深一步浅一步的走着。

    连续逃了几个时辰,张玄辰早已疲惫不堪,体内又有重伤。

    “普通!”

    终于张玄辰被一截露出地面的树根绊倒之后,在也爬不起来。

    好困,不行,不能睡。

    张玄辰用力的咬紧舌头,一股剧痛刺激之后,张玄辰清醒了几分。

    “青儿,青儿。”张玄辰吃力坐起来,摇了摇旁边的青儿。

    也不知道青儿伤的怎样,到现在还没有醒,我又受了重伤,怎么逃出去。

    “嗯……”青儿忽然发出几声呓语,张玄辰一喜,吃力的将青儿抱在怀里,低声唤道:“青儿,青儿,你醒了吗?”

    青儿眼睛眯起很快再次合上,仿佛睁开眼睛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一样。

    “谁……”

    “我是张大哥啊,青儿,你感觉怎样了?”张玄辰看着青儿惨白的小脸一阵心疼。

    “水……水……”青儿依旧迷糊着轻轻的张合着红唇道。

    “水?”张玄辰这次听清楚了,连忙左看右看,这里荒野之中哪里有水。

    随后张玄辰疯了一样的翻开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

    神水!

    这水能治愈伤势,还能提高修为,张玄辰仿佛看到了希望。

    只是这水喝了之后疼痛难忍,也不知道青儿能不能忍住,给她少喝一点应该就没有事了。

    救人如救火,张玄辰不再迟疑,小心的给青儿喝下两滴。

    然后自己也喝下一口,眼下强敌在侧,恢复伤势刻不容缓。

    喝下之后,张玄辰连忙盘腿运行佛门心法修炼,只觉着体内一股清凉淳厚的气息沿着全身经脉慢慢运行,慢慢散于全身各处,清凉的气息快速的修复着伤势。

    而天地灵气也快速的涌进张玄辰的体内,张玄辰的元气快速的回复壮大,然后不停的产生凝练。

    这一段时间,张玄辰已经接触了道之皮毛,再加上不停的战斗之中,也不自觉的是张玄辰的修为快速的精进。

    直到此刻,这段时间的累积终于到了一定的程度,厚积薄发,一举突破到三相元气后期。

    虽然只是三相元气后期的修为,可以说加上张玄辰修习的佛家心法和水之道义,就算遇到四相元气修为的敌人也能轻松斩杀。

    而在张玄辰怀里的青儿,此时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喘息之声越来越急促。

    “师兄,你说这张玄辰有没有逃到张家城去呢。”

    张玄辰正沉浸在突破的奇妙境界之中,忽然听到远处有人说话声,而且还提到自己,连忙收功,仔细的倾听。

    “应该还没有,听说他已经被江师伯打成重伤,还要带着一个受伤的女子,能逃多快。”那个被称为师兄的人得意的说道。

    “你说他会是张家的人吗?”显然还不止两人。

    听着脚步声应该有四五个人,慢慢的向着这边过来。

    现在自己伤势已经恢复了一半,只要不遇到多个黄石门长老,是不会有危险的。

    但是既然这几人出现在这里,那附近肯定还有他们的人,自己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你们几个小崽子,给我仔细的找,别老废话。”一声严厉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此人正是张玄辰的老熟人施杰,这次追杀张玄辰,施杰抱着将功补过的机会而来,所以极为卖力。

    夜晚寒冷,别的长老都是派出弟子搜寻,自己则在篝火旁边休息,只有施杰亲自出动带着几名弟子出来追踪。

    “是,施师叔。”

    “是,师伯。”

    “老东西,就知道叫唤,这么冷的天,找,找个啊。”最先说话的那个黄石门弟子低声咒骂道。

    “就是,本来我还想着,出来之后,咱哥俩找个山洞美美的睡上一觉呢,谁知道这老家伙,非要带着我们一起。”那个被叫做师兄的人也气道。

    “那个叫张玄辰的杀了这么多长老,怎么没把这讨人厌的老东西一起杀了,哼。”

    两人边说边走,距离张玄辰和青儿越来越近,张玄辰精神紧绷的盯着不远处的两名黄石门弟子。

    十米,五米,三米。

    脚步之声就在跟前,两人的法宝豪芒照着路心不在焉的搜寻。

    “好冷啊,师兄。”一名年龄二十几岁的弟子将双手放在嘴边哈了几口热气道:“师兄,前面有一片荆棘丛,我们过去看看。”

    张玄辰眼皮一跳,握剑的手紧紧用力,只待两人靠近,就猝起发难,最好能了无生息的解决两人。

    紧张的张玄辰却没有注意到,躺在自己腿上表情痛苦秀眉紧皱的青儿。

    “看个鬼啊看,这里山势连绵范围这么大,怎么可能那小子就藏在这个破地方,怎么可能就给我们遇到,我看你还是不冷。”那个一身黄袍的中年人一脸纠结的表情。

    “也是……”那个年龄小的弟子讪讪一笑,随即追了上去,道:“师兄,你等等我啊。”

    “啊,好热……”

    青儿双手握紧,出声,滚烫的娇躯不住扭动,张玄辰连忙用手捂住青儿的嘴。

    “有人!谁?”

    “师弟,你过去看看。”黄袍的中年人一努嘴。

    “师兄,我怕,要不一起过去吧。”年龄小的弟子紧张道。

    “真没用,好吧,走一起去看看,说不定是什么野猫野狗的。”

    两人小心提防的走了过来,张玄辰屏息凝视,心脏咚咚跳动,暗暗祈祷两人不要发现自己。

    同时手中的奔雷剑也握的更紧了些。

    五米,三米,两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一米,

    张玄辰奔雷剑呼啸而出,斩向两人。

    水之道义五层浪。

    “啊,有人……”

    两人被张玄辰一招击杀,但是还是被他发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