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黄兴荣的危机

作品:《邪动凌霄

    要是他的话,为什么不去张家找我呢。★手机看小说登录★

    都怪我没有及时回来,半个多月的追查,张唤灵也是毫无头绪,甚至都不知道那惹恼黄石门的张玄辰时什么门派的,不得不说黄石门的保密做的相当不错,看来有必要加强荆南郡的情报机构了。

    黄府中,黄兴荣和几位心腹长老心情极好,前不久接道张家城刘掌柜的密信,得知张玄辰已经出现在荆州,简直是天赐良机。

    很快众人便达成一致,决定次日动身前去张家城擒拿张玄辰,能活捉最好,就算不能活捉,当场击杀,也能提高不少声望。

    大事议定,众人心情大好。

    “门主放心,这次那江军老儿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会有翻盘的机会,定打他个措手不及。”长老黄鱼满脸笑容的喝了一口香茶道。

    “就是,凭他也想打门主的主意,真是自不量力,呵呵。”黄兴路也是一脸得意。

    黄兴荣红光满面,听着几位心腹的吹捧,心里一阵舒服。

    “禀……门,禀师父。”

    黄浒踩着轻快的步子,走进大厅。

    这黄浒半个时辰前被心情大好的黄兴荣破格收为弟子,此时心情大好,也知道自己的幸运是因为那封密信,这不张家城刘掌柜又来了一封密信。

    黄浒挡住几位要争功的师弟,急忙夺下,给恩师送了过来。

    走进大厅,看见大厅里气氛轻松,门主黄兴荣更是心情大好,心里不由得意,这次说不定门主会赏赐自己一件极品法宝,呵呵。

    黄浒满脸笑意的对着黄兴荣行了一礼,道:“禀师父,张家城刘掌柜又寄了一封密信给师父。”

    黄兴荣志得意满的看了看黄浒,这小子笑的好阳光,精神奕奕,不愧是我的弟子,笑着招了招手道:“哦,拿过来我看看。”

    “是。”

    法宝,我的极品法宝,我来了。

    黄浒禁不住心情的激动,低着头将密信递了上去。

    黄兴荣满脸的笑意,在展开密信之后,慢慢的所有的笑意冻在了脸上,显得有些僵硬。

    几位长老看着这情况,一时也不敢多加揣测,只得静静的等着黄兴荣宣布内容。

    极品法宝,我的极品法宝,黄浒脸上的 笑意越来越浓,等了一会见没有声音。

    黄浒慢慢抬起头来,之间黄兴荣高兴的脸都笑僵了,生怕自己的功劳被门主忘记,满脸堆笑道:“师父,这密信是弟子第一时间收到的,收到之后没有丝毫耽搁,就马不停蹄的给师父送来了。”

    黄兴荣脸色慢慢的缓了过来,笑意淡去,脸上挂着几分勉强的笑意,看着这个新收的弟子,忽然这个小子笑的好生叫人讨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哼,瞎了我的狗眼,居然收你为徒。

    黄兴荣盯着黄浒片刻,黄浒被盯的心里有些发毛,难道师父不相信自己的话,难道师父知道自己送信途中上了次厕所,正要开口解释。

    黄兴荣已经开口说话道:“黄浒,你真是个尽忠职守的好弟子,是我们黄石门弟子的榜样。”

    黄浒听得门主夸赞,心里乐开了花,连忙谦虚道:“都是师父教导有方。”

    两边的几位长老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门主心里不爽,但是此时却知道,这个叫黄浒的弟子要倒霉了。

    所有长老一起将可怜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这唯一不知情的弟子身上。

    几个老家伙,你们别色迷迷盯着老子,这功劳是我的,红眼也没有用,哼,这么想着,黄浒胸脯挺得更直了些。

    “为师发现我们黄石门的情报工作,只有你做的最好。”黄浒满脸笑意几乎都要把脸给笑裂开了,黄兴荣压制住心里极度的讨厌,继续道:“所以,为师想派你到南山镇去负责南山的情报工作,这可是个很好的历练机会呢,年轻人可要把握机会。”

    “什么?”

    黄浒的心情一下子摔到了深渊,南山镇是荆南郡最为贫乏的小镇,用鸟不拉屎鸡不生蛋形容都不为过,历来只有被贬斥的弟子才会被派到南山去。

    只要被派到南山镇去,可以说黄浒这辈子在黄石门再无出头之日了。

    “师父。”黄浒一个踉跄跪下,声泪俱下道:“师父,弟子舍不得您老人家,想服侍在您老身边。”

    是想把我气死吧!

    黄兴荣重重的“哼”了一声,怒道:“怎么,你对为师的安排有异议?”

    “弟子……不敢。”黄浒一震,停止哀求道。

    “嗯,为师也是想历练历练你,你要懂为师的苦心。好,你下去吧,明日就去南山镇吧。”黄兴荣挥了挥手。

    黄浒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黄兴路这才小心的询问道:“师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惹得师兄大动肝火?”

    “刘掌柜密信上说,那张玄辰和荆州张家有瓜葛,而且和张家族长张瑞阳的儿子张唤灵关系密切。”黄兴荣面有忧色道。

    “什么?张唤灵,张家的那个天才人物,张家族长张瑞阳。师兄,这张玄辰该不会是荆州张家的人吧?”黄兴路一惊,站起身道。

    “那怎么办,门主,荆州张家要是极力袒护这个张玄辰的话,事情可就难办了。”长老黄鱼脸色有些难看道。

    “众位师兄弟以为此事该当如何处理?”黄兴荣脸色慎重的看着几位长老问道。

    “这……”

    “要不我们还是和张家结盟吧,跟张家硬抗肯定没有结果,万一得罪张家,江军肯定躲在一边落井下石,我们的处境就更加被动了。”长老柳云思量了一下,分析道。

    “师弟所言也有道理,反正这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们是骑虎难下了,明日依旧按原计划去荆州,我们可以先探探张玄辰和张家的关系,到时候看情况而定。几位师弟,你们都各自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一起动身,切记此行对任何人都不能泄露半句。”黄兴荣觉得不能再讨论了,不然主意没有讨论出来,反而把人心给谈论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