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来者不善

作品:《邪动凌霄

    ★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几人不由有些难过,

    “我是谁,”张会宁脸色一变,随即得意道:“办法到也不是沒有,”

    “什么办法,前辈,”张玄辰心中一阵激动,

    “快说嘛,四爷爷,你好坏,有办法不早说,害我们担心,”张小丽笑着道,

    “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太难了,我以前在一本书上得到过一个秘方,只是缺少一味主药,这味主药却是极其难寻的,”张会宁说道一半,大概是觉得这个秘方的主药不可能找到,摇了摇头道:“,算了,说了也是白说,再说就算有了这位主药,我也沒有十成的把握,”

    “前辈,只管说,哪怕是有一丝的机会,我也不能放过,”张玄辰得知有办法救治青儿,哪里肯放过,脸色急切的上前一步道,

    “就是,四爷爷,你快说吧,到底是缺少什么主药,”张唤灵也着急的跟着问道,

    “这个……”张会宁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们实在要问,那我就说了,省的你们天天缠着我,那一味主药倒不是非要一种指定的药材,但是十分稀有,”

    “是什么,”张玄辰心中屏息,生怕张会宁说出什么稀有的天材地宝,

    “必须是一种顶级的强健筋脉的异宝灵材才能有用,”

    张玄辰心中一松,我不是有万水之精吗,

    “前辈……”

    张玄辰正要说话,却被张唤灵拦了下來,张唤灵脸色不变,道:“四爷爷,那等异宝灵材,霸道无比,青儿姑娘现在受伤严重,爷爷你也说她筋脉俱损了,如何还能承受这等药物之力,”

    “哼,玉儿,你是不是不相信爷爷的医术,不是爷爷自夸,在荆州丹药造诣上能和我相提并论的不会超过五人,”张会宁气的脸色一红道,

    张唤灵原名张留玉,所以有时候长辈们习惯称呼他玉儿,

    “爷爷,谁不知道四爷爷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你嘛,嘻嘻,”张小丽露出最为灿烂的小脸道:“只是前面张瑞起二叔过來给青儿姐姐看过了,说是不能服用药力霸道的药物,所以我哥才有那么一说的,”

    虽然张小丽不明白张唤灵为何隐瞒万水之精的事情,但是哥哥不说一定有道理,所以也只字不提万水之精,

    张会宁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道:“哼,就瑞起那个小子半吊子的医术,能和我相比吗,告诉你们,在霸道的药物只要辅以其他药材中和其烈性,都能变成温养筋脉的奇药,但是如何配制药物之间的比例,就要考究一个丹药师的能耐了,”

    “哦,原來是这样啊,那全天下肯定只有爷爷你这样级别的丹药师,才能配制出來这个药方,”张小丽夸赞道,

    “那是,”张会宁一脸得意道,

    张会宁走后,张玄辰忍不住问道:“大哥,为何你刚刚不让我说出万水之精,”

    “所谓财不露白,怀璧其罪,你这万水之精的秘密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就会有很大的危险,不过四爷爷所说,也有道理,或许可以一试,明天我出去一趟,然后就说这万水之精从朋友那用宝物换來的,外人定不会起疑,”张唤灵到底年龄大一些,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大哥言之有理,我记下了,”张玄辰这才明白张唤灵是为自己着想,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张家长老堂,是张家的核心之地,大堂主座之后供着祖先牌位,但凡张家大事都要在此公议,

    长老堂大堂后面有一间小房间,是供族长偶尔休息所用,

    此时小房间里一盏油灯,发出淡淡的光芒,驱逐者黑暗,

    房间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张家族长张瑞阳,另一个恰恰是张家长老,同时也是张瑞阳的四叔张会宁,

    “族长,本來张瑞起和我说张玄辰可能有锻筋强脉的灵丹妙药,我不相信,今日我借着疗伤的机会,骗他们说药方需要一味强健筋脉的灵材,据我观察张玄辰当时的表情,这个张玄辰身上一定有锻筋强脉的绝世灵药,这正是我们家族所需要的啊,”张会宁语气有些激动道,

    “可是这人是玉儿的朋友,我们怎好欺骗与他,”张瑞阳为人仗义正直,这样坑骗之事,而且还是坑骗自己儿子的至交好友,不禁有些犹豫,

    “族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有了这丹药,我们张家就能再有一个张唤灵,就能保住玉儿的性命,玉儿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是张家的未來,难道你舍得牺牲他吗,”张会宁心中一阵阵痛,历尽沧桑的眼角泪花闪烁,道:“为了这个狗屁的计划,我们家族牺牲了这么多绝世奇才,到底值得吗,”

    “四叔,我又何尝舍得玉儿,何尝不知道这个千年计划的荒唐,只怕这计划根本就不会成功,但是千年來,我们家族九位前辈,甘愿舍弃生命,也不放弃,我如何能轻易说放弃,不然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张瑞阳心中何尝不难过,

    “族长放心,这卑鄙之事我來做,定不会连累家族,万一将來事情败露,我定会一死谢罪,”张会宁脸色决然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保住玉儿,以玉儿的资质,将來我们张家一定能名扬修真界,”

    “罢了,便依四叔的意思吧,只是四叔看我们张家谁最有潜力,能代替玉儿,”张瑞阳忽然出声问道,

    “族长……”张会宁脸色一痛,却不在说下去了,

    张瑞阳如何不知道张会宁的意思,一时间房间里一片沉默,

    许久之后,张瑞阳才叹了口气,慢慢闭上眼睛,两滴清泪划过那威严的脸庞,划破那平日的果敢,露出内心的柔软,慢慢的低声说道:“小丽,爹对不起……”

    朝阳东升,阳光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真是一个好天气,黄兴荣脸上带着些风尘,几天的赶路黄兴荣十几人终于到了张家城的清风客栈,

    柳云率先走进客栈大声道:“掌柜的,住店,”

    “來了,來……”

    刘掌柜从内堂满脸奉承的跑了出來,一眼看见门主黄兴荣,脸色惊喜一闪,随即恢复常态上前道:“几位贵客,随我來,后院有几间上好的客房,”

    “嗯,那就劳烦掌柜的了,”黄兴荣点了点头,目光四下扫了一眼,

    “不敢,不敢,”刘掌柜弯着腰在前面带路,

    刘掌柜带着十几人经过一条走廊,來到一个小院门口,打开锁走了进去,

    小院大厅里,黄兴荣和同來的长老一起坐下,

    刘掌柜扑通一声,跪下道:“属下刘邦拜见门主,”

    “嗯,起來吧,”黄兴荣点了点头道:“刘邦,这些年为了黄石门的兴旺,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黄石门不会忘记你的,等这次事了之后,你就晋升为长老吧,”

    “谢门主,谢门主,”刘邦心中高兴连忙谢恩,

    “嗯,刘邦前几日你传书说张玄辰那恶贼住在你客栈里,现在情况如何,是不是还住在客栈里,”黄兴荣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都是这个可恶的家伙,让我陷入到这种地步,

    “回门主,那张玄辰昨日已经被张家的人接走,现在已经住在张家了,”刘邦小心的如实说道,

    “什么,”

    “这事有些麻烦了,姓张的小子已经进入张家,我们总不好去张家要人,”柳云眉头微皱,犯愁道,

    问张家要人,

    当张家是泥捏的不成,所有长老如今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绝对不能强要,这样会破坏我们和张家的关系,不如明天我们去拜访一下张瑞阳,说明这个张玄辰和我们黄石门的恩怨,张瑞阳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张玄辰出头,”长老黄鱼建议道,

    “众位以为黄鱼长老的建议如何,”黄兴荣心中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

    “属下以为,可以一试,就算不行,这张玄辰总不会一直窝在张家不肯出來,一旦他离开张家,我们再将他击杀也不晚,”柳云站起身來说道,

    “嗯,那今日大家好好休息,明日柳长老陪我去拜访张家,切记到时候说话谨慎,这次來要是能再得到张家的支持,一定是如虎添翼,大事可成,”

    “门主英明,”

    众长老起身齐道,

    下午时分,张唤灵将张玄辰给的万水之精交给张会宁,说是自己用法宝和一位前辈换的,果然张会宁沒有怀疑,

    张会宁拿到万水之精就开始闭关炼丹,说是要三天方能完成,

    青儿这几天在张会宁的药物调理之下,精神比之以前又好了不好,

    这样的情况之下,使得张玄辰几人对张会宁充满了信心,深信张会宁丹成之日就是青儿得救之时,

    丹药房里,张会宁真的炼丹,但是不是治疗青儿的丹药,而是炼制一种提高筋脉强度的丹药,

    “邦邦,”

    房门响了几声,

    “谁,”张会宁心中纳闷,自己已经叮嘱张唤灵几人说炼丹期间不要打扰自己了,会是谁呢,

    “四叔,是我,”门外传來张瑞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