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商量应对之策

作品:《邪动凌霄

    ☆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张会宁打开房门,将张瑞阳嚷了进來,顺手带上门兴奋道:“族长,你知道张玄辰身上的灵药是什么吗,”

    “是什么,难道是九段草,”张瑞阳心中郁闷,怎么四叔兴奋成这样,九段草张家又不是沒有见过,

    “居然是万水精华的万水之精,万水之精啊,族长,”张会宁激动的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万水之精,”张瑞阳脸色一变,这可是绝世地宝,

    “是啊,有了这万水之精,就能练成一颗顶级的强筋丹药,保证小丽服用之后,十年之内突破到四相元气,”张会宁继续道,

    难怪四叔这么高兴了,张瑞阳心里一阵酸涩,只是小丽,然后张瑞阳甩开其他想法,道:“那丹药的事就拜托四叔了,另外那青儿姑娘可有救呢,”张瑞阳总觉得亏欠张玄辰,想着能治好青儿也算还了张玄辰个人情,

    “哎,”张会宁如何不知道张瑞阳的想法,其实张会宁自己如何不想救治青儿,叹了口气道:“那位青儿姑娘,喝下万水之精的时候,沒有一点修炼的根基,在沒有心法疏导的情况下,万水之精药性何其霸道,青儿姑娘的筋脉几乎是全部破损,不是我不想救她,实在是无能为力,”

    “哎,可怜的孩子,”张瑞阳摇了摇头,有些不忍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据可靠情报,今天黄石门十几个人秘密來到张家城,”张瑞阳想起次來的目的,慢慢说道,

    “什么,”张会宁眉头一皱,道:“可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据我所知,是和那张玄辰有关,四叔可还记得去年,黄石门数位长老被杀,后來黄石门还來问我们凶手是不是我们张家的人,”张瑞阳走到一个椅子坐下道,

    “哦,记得,怎么,难道……”张会宁脸色微变,看着张瑞阳道,

    “对,那个张玄辰就是这个张玄辰,”张瑞阳出言肯定了张会宁的想法,

    “不像啊,这张玄辰怎么看也不像是天纵奇才啊,说他杀死黄石门的几位长老和十几名弟子,真叫人不敢相信,”张会宁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说,

    “我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据我们的情报显示,确实是这个张玄辰所为,还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少年,”见张会宁不信,张瑞阳再次确认道,

    “哦,”一定是那个红衣少年杀的,张会宁心中如此想着,继续道:“可知道那红衣少年和张玄辰什么关系,”

    “这个不清楚,据小丽说这张玄辰是太华山弟子,而那红衣青年则沒有任何信息,甚至连名字我们都沒有查到,”

    “太华山弟子,既然是名门大派为何不见他师长出來帮他撑腰,”张会宁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撇开这些疑惑不说,眼下这黄石门的到來,必是不怀好意,”张瑞阳眉头微皱,轻轻敲击着桌面道,

    “族长是说,那黄石门会上我们张家要人,”张会宁脸色一变道:“哼,当我们张家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他们在这撒野,”

    “四叔说的是,于公为了我们张家的脸面,于私张玄辰是玉儿的至交好友,又与我张家有大恩,怎么也不能交出张玄辰,”张瑞阳脸色果敢道,

    “量他黄石门,也不敢在张家城硬來,哼,”

    “话是这么说,但是黄石门毕竟和张玄辰有仇,人家前來报仇,我们总不好一直袒护,黄石门虽然实力一般,但是据说和周围的几个门派关系不错,我就怕到时候陷张家于危险之中,”张瑞阳犯愁道,

    “族长所虑极是,虽然我们不怕他黄石门,但是一旦撕破脸皮,对张家确实沒有什么好处,再说张玄辰看着也不像是深得师门重视的弟子,确实不值得,”张会宁冷静下來,慢慢道:“不知道族长可有好的什么对策,”

    “我想着,若是黄石门來要人,我就严词拒绝,说清楚只要张玄辰在我张家,我们就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张玄辰,若是张玄辰将來离开张家,是生是死……概不理会,”张瑞阳狠狠心道,玉儿你别怪为父心狠,为了家族,为父也是逼不得已,

    “嗯,族长这样处理十分合理,”

    “只是,我怕三叔四叔……”张瑞阳面有难色道,

    “族长放心,二哥、三哥那边我去说,事关我张家的颜面,量他们也不会在此事上和族长作对,”张会宁知道张瑞阳心里怕的是什么,

    当年老族长过世的仓促,沒有來得及指定谁当族长,于是张家形成两派,一派认为父位子承,应该由张瑞阳继承族长之位,

    另一派系认为张瑞阳三叔张会远协助老族长多年,德高望重,才能更好的领导张家,

    两大派系争得不可开交,虽然最后张瑞阳胜出继任族长之位,但是张会远心中颇为不服,这些年一來,一直和张瑞阳较真,

    “那就麻烦四叔了,”张瑞阳起身道谢,

    “说起來,都是四叔害了你,当年要不是我逼着你当族长,你也不会有这些烦恼了,玉儿母亲也不会死了,”张会宁脸色愧疚,叹气道,

    “有时候,一切都是早有安排,四叔不必介怀,”虽然张瑞阳嘴里说的轻淡,只是语气之中却流露出淡淡的伤怀,

    次日,黄石门门主黄兴荣带着长老柳云前往张家拜访,

    族长张瑞阳和几位长老一起出门迎接,宾主一阵寒暄,

    大厅里宾主坐定,

    张瑞阳端起茶盏朗声道:“今天黄门主和柳长老光临张家,真是蓬荜生辉,呵呵,这是我珍藏多年的铁观音,不知道合不合两位的胃口,两位请,”

    “张族长太客气了,我等冒昧前來,实在有些唐突了,”黄兴荣品了口茶,将茶盏放下,寒暄两句之后,拱手道:“我等是无事不等三宝殿,今日前來,却是有事相求呢,”

    果然说正題了,张瑞阳心中冷笑,脸上却有些疑惑道:“哦,有什么事情黄门主只管说,”

    “这个……”黄兴荣整理下思绪道:“去年我黄石门的事情,想必张族长也听说了,”

    “嗯,黄石门惨遭横祸,数位长老遇害,实在是修真界的一大损失,”张瑞阳脸色悲痛道,心里却想着,自己沒有本事,死了怪谁,

    “是啊,可惜的是,我黄石门倾尽全派之力最后还是叫凶手逃脱了,这等穷凶极恶之人,岂能放任,所以我暗暗发誓,为了铲除这个修真界的败类,哪怕是黄某和他同归于尽也心甘情愿,”黄兴荣情绪激昂道,仿佛是张玄辰危急了全修真界的安危一样,

    狗屁,张家所有长老一起暗骂,

    真他么不要脸,一个偌大的门派被一个小小的少年后辈连杀数位长老,还逃脱,如今报仇就报仇呗,还说的自己多伟大一样,

    真是又想当彪子又想立牌坊,

    就连一起的柳云也是脸色“激动”,

    “黄门主深明大义,真是我等的榜样,”张瑞阳心里虽然将黄兴荣一阵鄙视,但是脸上依然一副感动的表情道,

    “张族长过奖了,还望张族长能体谅小弟的苦心,能行个方便,”黄兴荣说着站了起來,拱手道,

    “黄门主太客气了,”张瑞阳脸色一整,也起身拱手道,

    见张瑞阳张糊涂,黄兴荣心中暗骂老狐狸,嘴上只得明说道:“近日,小弟听说凶手张玄辰居然逃到张家,生怕张族长被奸人蒙蔽,所以特來为民除害,”

    “哦,凶手张玄辰,”张瑞阳脸色微变,慢慢坐下道:“近日小儿确实带回了一个好友,貌似也是叫张玄辰,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奸人吧,但是人家前來做客,我总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黄兴荣就爱你张瑞阳独自坐下,也不请自己坐下,不由尴尬,只得装作喝茶,坐下道:“这个……那个张玄辰诡计多端,可能是魔教妖人,在下也是替张族长担忧,”

    “什么,那张玄辰是魔教妖人,”张家长老张会远嚯的起身,惊道,

    “族长,三弟说的对,我们张家绝对不能和魔教同流合污啊,”长老张会同也起身道,这张会同和张会远是亲兄弟,也是同一个派系的,

    “两位长老放心,我想张族长只是一时被妖人蒙蔽,张族长深明大义,一定会以大局为重的,”黄兴荣将了张瑞阳一军,使得张家长老起身支持自己,心中一阵得意,

    “哦,可是据犬子说,他朋友是太华山弟子啊,如此说來,黄门主可能是认错人了,”敢和我玩阴的,哼,我正好将计就计,张瑞阳面色不变道,

    “什么,”

    黄兴荣脸色一窒,而张家的两位长老相互看了一眼,尬尴道:“既然不是魔教妖人,想必黄门主真的是弄错了,”

    说完悻悻坐下,显然有些郁闷,还以为能呛张瑞阳一次呢,

    黄兴荣心中纠结,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倒是长老柳云机警,见门主下不來台,起身接道:“哦,原來凶手是太华山的弟子,我们还一直以为是魔教妖人呢,可见这张玄辰多么阴险,还是名门大派弟子,居然惨绝人寰心狠手辣,残杀同道,实在为我等所不齿,张族长可不能被这阴险之人片面之词所蒙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