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 张唤灵归来

作品:《邪动凌霄

    终于,两人撞到了一起,然后僵持在半空,

    “啊,”

    “啊,”

    然后两人都惨叫一声,各自倒飞出去,其实不能说是倒飞出去,应该说是倒摔出去,

    然后张玄辰和张留光都脸色苍白的半跪在地上,好片刻之后,两人才慢慢的起身,

    仿佛对于两人來说,站起身來都是一项难以完成的任务一样,

    然后两人对视许久,谁都沒有说一句话,

    张玄辰此时只觉着胸口气血想烧沸了的水一般,剧烈涌动,随时想冲出喉咙,浑身都是巨疼无比,

    “噗,”

    张玄辰几次压制,终于压制不住,仰头喷出几口鲜血,浑身巨痛,整个人摇晃着终于坚持不住,再次趴到,总算最后张玄辰右手忍住疼痛按住地面,才沒有与地面來次深情的亲吻,

    “大哥,你好厉害,你赢了,”

    张家所有弟子一起欢呼起來,到底还是自己张家的人赢了,

    张彩虹、张留风和张家所有弟子,包括张小丽,将张留光团团围住,庆祝这仿佛象征着家族荣耀的胜利,

    失败者如张玄辰只有遭受遗弃,沒有人关心,由來只有胜者笑,有谁在意败者哭,

    张玄辰心里不知道怎么忽然有股怒意,有一丝莫名却又猛烈的恨意,这恨意是那么的猛烈,以至于张玄辰忽然有股想将眼前这所有的人都杀了的冲动,

    一阵冷风吹來,张玄辰猛地惊醒,我刚刚是怎么了,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张玄辰慢慢起身,在沒有一个目光的关注下,踉跄走开,

    这里是胜利者欢呼的地方,练武台再宽阔,也容不下多余的一人而已,

    欢呼的人群中,张彩虹透过息壤的人群,看着那孤独落寞,踉跄而行的灰衣少年,不知道怎么突然心里一阵阵难受,

    张小丽欢呼的兴起之后,抬起头忽然见失去了张玄辰的身影,只不过有些疑惑,大概玄辰哥哥累了吧,才依依不舍的跟了回去,

    张留光满脸淡淡的笑容,一脸风光的走回房间,

    “大哥,你刚刚好威风……”张留风兴奋的欢呼着,想起那张玄辰的狼狈样,就高兴,

    但是忽然他说不下去了,因为张留光忽然疾走两步,右手重重的按住桌子,“哇”的一声,吐出几口鲜血,

    “大哥,”

    张彩虹和张留风一惊,连忙搀扶着张留光坐下,

    “大哥,你怎么了,”张彩虹满脸担心道,

    “我输了,”张留光脸上所有的淡然和傲气消失无踪,就像当年家族选张唤灵之时,败给张留玉之后的表情一样,语气失落的低声说道,

    “什么,”

    太华山,落雁峰,日子一如往昔,弟子们努力修炼,

    张玄辰的事情并沒有影响太久,所有的生活又恢复到以前的状况,

    每次历练都有弟子回不來,已经让人沒有选择的选择去适应,逝者已矣,人不可能活在过去,这就是自然规律,强者生存,

    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落雁峰的雪漫漫融化,清脆的松柏,苍劲挺拔的山峰依稀显露出身姿,

    今天青木道长的心情不错,这几天门下弟子的修为接连突破,怎能不叫人开心,修炼完成之后,就过來找秦旭下棋,

    两人对弈的兴致勃勃,

    “师兄,这一局你可是无力回天了吧,呵呵,”青木道长端起茶盏,呵呵笑道,看來今天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能赢师兄一局,

    “哦,”

    秦旭两指夹起一枚白子,眉头微微皱起,

    青木道长似乎稳操胜算,也不着急,只是一脸得意的在旁边慢慢等待,想不到今天第一局就赢了,呵呵,

    要知道秦旭的棋艺颇高,一般青木道长和之对弈,都是输多赢少,

    忽然,秦旭脸上现出几分笑容,嘿嘿笑道:“师弟,可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呵呵,看我如何破这一局,”

    说着,秦旭慢慢的将白子放到棋盘上一处极为不显眼的地方,

    青木道长见秦旭这么说,有些不以为意,这是必死之局,谁能救活,满不在意的继续喝茶,

    但是慢慢的青木道长的脸色凝重了起來,双目盯着棋盘,半晌长叹一声,道:“到底是又输给师兄了,”

    有道是一招成,满盘赢,一子错,满盘输,

    有时候一枚小小的棋子,往往能翻盘,人生之事有时候不也是如此,

    “呵呵,师弟啊,下棋要大局着眼,不能只看几个局部,对弈是看整个棋局中棋子的,”秦旭喝了一口茶,说道,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拾着棋子,

    忽然,秦旭大弟子章安匆匆走进來,行了一礼,道:“师父,青木师叔,”

    “章安,什么事情,”秦旭笑着抬头问道,青木道长也转过头來看着章安,

    章安看了看青木道长,才继续道:“回禀师父,荆州那边传來张玄辰师弟地消息,”

    “什么,”青木道长被这消息震惊的一下站起來,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拿不住,掉落下來,在地上弹起几下,“啪啪”滚动起來,

    秦旭也是一阵惊喜,忙问道:“快说,怎么回事,”

    “说,”青木道长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弯腰捡起棋子,坐下道,但是声音里还是难掩心中的激动,

    “据荆州那边传來的消息,前不久荆州二流门派黄石门忽然传出消息说张玄辰师弟勾结魔教,”

    “什么,胡说八道,”青木道长气的一拍桌子道,

    “师弟,稍安勿躁,继续听下去,”秦旭也是眉头一皱,随即安抚青木道长坐下,并示意章安继续说,

    章安继续道:“黄石门说张玄辰师弟勾结魔教,杀害包括黄石门前门主和十几位黄石门长老,”

    “确定不会弄错,”秦旭想了想问道,因为距郭旭所说张玄辰掉入岩浆,必是有死无生才对,怎么会荆州又冒出个张玄辰,只怕是同名之人,也未可知,

    “确定,黄石门放出的消息说,是太华剑派的弟子张玄辰,想來我们太华山叫张玄辰的弟子应该只有青木师叔门下的张师弟才是,”章安为人老成,既然敢禀报秦旭,自然是已经查探清楚了,

    “嗯,张玄辰现在情况如何了,”青木道长忽然开口关心的问道,

    “据说是被人救出去了,现在下落不明,”章安如实回答道,

    “哦,”青木道长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章安,你下去吧,密切关注荆州的消息,一旦有张玄辰的消息,立刻來报,”秦旭吩咐完,挥手让章安下去之后才道:“青木师弟,对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师兄,我不信张玄辰会勾结魔教,一定是被人诬陷的,”青木道长脸色诚恳道,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弟子会勾结魔教,

    秦旭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淡笑道:“不管怎样,张师侄大难不死,也是一件喜事,至于魔教之事,待他回來我们再行盘问就是,”

    “师兄,所言极是,”青木道长原本喜悦的心情,变得有些烦心,真是个不叫人省心的弟子,

    其实两人都知道,张玄辰的事情,朝阳峰只怕不会轻易放过,前段时间因为查出元依南勾结魔教,

    掌门韩慕白打击很大,据说当时雷霆震怒,将元依南直接监禁起來,

    三天之后,张唤灵回來,听说张玄辰的事情之后,气愤的要找张留光理论,

    张玄辰最终劝了下來,反正自己也沒有受多重的伤,沒有必要那么小气,还让张唤灵难做,

    见张唤灵气氛难平,张玄辰岔开话題问道:“大哥这次去,有沒有查到那两个恶贼的消息,”

    张唤灵见张玄辰问起此事,忽然卖了个关子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先听不好的吧,”张玄辰随口道,

    张唤灵脸色有些讶异,似乎沒有料到张玄辰会这么说,问道:“怎么玄辰你想先知道不好的呢,”

    “我向來运气不怎么好,估计好消息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不如先听不好的,再说无论好与不好,都要去面对,逃避不开,有何必去分什么先后呢,”张玄辰如实答道,

    “呵呵,你能这么想,说明你是个谨慎之人,会优先考虑不利因素,”张唤灵赞赏道,

    “大哥你太过奖了,”张玄辰不好意思的笑着道:“那大哥,坏消息是什么呢?”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坏消息,那黄兴荣之子黄星,在黄兴荣死去之后,在黄石门的待遇一落千丈,受不住黄石门人的屈辱,已经不知去向,说不定被哪个仇家暗算死了也说不定,毕竟他以前作恶多端,也算是罪有应得,”张唤灵笑着说道,

    “哼,丧尽天良,死有余辜,只是可惜我沒有能亲手杀了这禽兽,”张玄辰有些失望的继续问道:“那好消息是什么,”

    “据黄石门传出的消息,那黄兴官在上次追杀你……你们的时候,已经被你杀死了,”张唤灵本來想说“在追杀你和青儿的时候”,但是怕勾起张玄辰的伤心,所以改口说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