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残花老妖

作品:《邪动凌霄

    此人正是前來南僵寻找药材的魔医萧逸,说來也是青儿命不该绝,

    “那我就叫你萧爷爷吧,”青儿见老人和蔼可亲,总不好意思称呼人家药师,见萧逸点头同意,青儿一边伸出手臂,想及自己命不久矣,神伤道:“萧爷爷也不必太费心,我自己的伤自己知道,张前辈说我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

    “什么三个月,哪个狗屁庸医说的,”萧逸年轻时也是快意恩仇,性格直爽,拔了把脉,一听青儿说有人断定青儿只能活几个月了,不由气道,

    “啊,”青儿沒有想到萧逸突然來上这么一句,难道这位老人家有办法救治自己,大悲大喜间一时难以接受,愣在那里,

    “不过,也不能怪那人这么说,你这伤势倒是极为严重,要说天底下能治好你伤势之人,绝不超过五人之数,小丫头算你运气好,遇到老夫,偏偏老夫是那五人中的一个,”萧逸一脸不将天下之人放在严重的豪情,青儿在这老人身上感觉出一股冲天的傲气,这老人家一定是名满天下的高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有这种睥睨世间的豪气,

    “萧爷爷,你是说我的伤,有办法救治,”青儿满脸惊喜又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小丫头,你是不相信老夫吗,”萧逸眉头微皱,自己这些年归隐之后不说,就自己以前行走修真界之时,谁人不知道自己的医术冠绝天下,

    哪有人能和自己并肩的,当然除了一个人,萧逸忽然想起那个手摇折扇,一身白衣的偏偏中年人,,李白,

    想不到自己归隐多年以后,竟然连一个小丫头都不相信自己了,怎么说当年自己在修真界,也是一药难求呢,萧逸不由有些我怀念起当年叱咤风云的时候,那些知己死的死,失去联系的失去联系,也不知道那些人都还可好,

    青儿见萧逸皱眉,有些不好意思道:“萧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呢,只是太开心了,对不起呢,”

    “呵呵,你这小丫头和我孙女大小差不多,老夫看着很是喜欢,有意收你做干孙女,不知道你可愿意,”萧逸看着脸色因为不好意思微微发红的青儿,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自己的孙女夏子音,一时兴起道,

    青儿募得想起爷爷,眼中泪花闪烁,

    “小丫头,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别哭,”萧逸不由有些慌张,他可是最怕小女孩哭了,哭可是夏子音专门克制他的法宝之一呢,

    “不是,我从小孤苦伶仃,和爷爷相依为命,前段时间爷爷刚刚去世,我只是想起爷爷了,萧爷爷你让我感到了一种法阵心底的亲情,青儿愿意做你孙女,”青儿挣扎着要跪下行礼,

    “青儿,别动,爷爷不在乎那些俗礼,”萧逸心疼的拦住要跪下的青儿,继续道:“好孩子,不哭,以后有人欺负你,就和爷爷说,爷爷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其实萧逸收青儿为干孙女,也不全是一时兴起,想要治好青儿的伤势,单纯的使用药物治愈的难度极高,而自己门派的修真法门,隶属佛门,对于修复筋脉颇有效果,

    只是门派心法,不许外传,所以萧逸才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到时候也好向师门交代,

    当然其中也有极为喜欢青儿的缘故,换做别人,萧逸还真不一定理呢,

    “恩恩,”青儿止住哭泣点头,

    “这里不是疗伤的地方,我先带你到南疆苗人的地方疗伤,那里有我一个老朋友,”萧逸背起青儿,一道金光呼啸着向南方飞去,

    张玄辰归心似箭,一天除了晚上找个地方休息,其余时间都是赶路,

    师父,大师兄,二师兄……我回來,很快就能见到你们了,

    春天的天总是黑的比较早,下午的天很快就开始黯淡下來,

    张玄辰御起飞剑,呼啸北行,

    忽然看到下面一片树林中,有亮茫闪烁,有人,

    张玄辰立刻小心的落了下去,发现有两个人正在打斗,

    不时轰响声传來,一方是一个长相十分阴狠,满脸猥 琐笑容的中年男子,使用一根长六尺散发着粉红色光芒的棍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练就,此人边打边口出yhui之词,

    对手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白衣少年,看着就整个一翩翩公子哥,

    这少年大概十五六岁年纪,使用一把青绿色的仙剑,豪芒刺眼,竟然修为也是很高强,只是比之猥琐男,还要差之一些,

    一时半会虽不至于落败,但是却取胜无望,逃又不脱,

    “小娃娃,修为不错嘛,老夫可是爱死你了,你就从了老夫吧,待会包你,哈哈哈哈,”那猥琐男子满脸猥琐的y笑道,

    “残花老妖,你个不要脸的妖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來,你李青小爷爷今天就替天行道,仗义除魔,”李青小一边对敌怒声道,

    残花老妖阴笑一声,声音中一股恶心人的感觉,张玄辰不由一阵鸡皮疙瘩,孰好孰坏,张玄辰一看则明,

    张玄辰仗剑冲了过去,大喝一声,道:“道友,我來助你,”

    残花老妖闻声一惊,召回粉红色长棍,退后十余米站定,待得一看又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嘎嘎笑了两声,阴测测道:“又來一个小娃娃,那小子,我不喜欢你这类型的,你自去吧,”

    张玄辰一阵恶心,啐了一口道:“呔,你这妖人好不知羞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不知死活的小子,花爷今天是心情好,想饶你一命,想不到你自己不要命,罢了,花爷我就将就一下,也不挑食了,待会将你这可恶的小子,先煎后杀,”残花老妖说完又是一阵y笑,

    “道友小心,这摧花老妖那个棍子有惑人心智的异效,一旦被侵入体内,短时间内就会沦为行尸走肉,任其摆布,”李青小见张玄辰年龄和自己相仿,怕他不知道厉害,出言提醒道,

    张玄辰点了点头,奔雷剑率先拔出,老远劈出一道剑芒,既然是魔教妖人,自不必手下留情,出手就是全力,

    水之道义十层浪,

    李青小见张玄辰出手,知道张玄辰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才略略安心,也挥剑斩了过去,

    那残花老妖见张玄辰的修为居然也如此厉害,也不敢大意,长棍一扫,两道粉红光芒迎了上來,

    轰,轰,

    张玄辰和李青小被震退十几米,

    这妖人好强的修为,应该有六相元气,张玄辰只觉得手臂微麻,

    这李青小能和他缠斗这么久,看來也十分了得,张玄辰转头看來一眼李青小,不由心里暗暗佩服,

    而吸血老妖也被两人的全力攻击震退了好几米,双手有些疼痛,不由心里暗惊,怎么十几年不进中原,正派居然出了这么多天才弟子,

    这一下就遇到了两个,今天看來想拿下这两个小娃娃,还真是要费点劲了,残花老妖寻思道,

    “你们两个不识好歹的后辈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花爷今天就叫你们知道花爷的厉害,”摧花老妖冷哼一声,看來得使出压箱底的功夫了,

    之间残花老妖手中粉红棍子往半空一抛,那棍子凌空起舞,在半空中居然幻化出无数红色的彩绸,彩绸互相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红色巨网,

    如此诡异的道法,张玄辰还是第一次见到,吃了一惊,

    李青小看來知道这种妖法,惊道:“坠入情网,”

    “什么,”张玄辰闻言一惊,站头问道,

    那摧花老妖嘎嘎笑了两声,不由多看了一眼李青小道:“想不到爱卿还算有些见识,不错这正是我圣教秘传的欲海仙术,今天算你们两个幸运,有机会见识本仙施展,旁人穷极一生也难以见到,”

    “呸,”李青小气的吐了口唾沫骂道:“无耻妖人,也敢妄称仙,恬不知耻,什么狗屁的魔教妖法,我看不过是不堪一击的玩意吧,”

    “道友说的好,妖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张玄辰抚掌附和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哼,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圣教仙法的大能,”残花老妖法决一挥,那半空之中的巨大红网,照着两人就盖了下來,

    张玄辰不敢怠慢,奔雷剑呼啸一声,飞上半空,幻化出十几柄银白色刺眼的剑影,

    太华绝技幻剑决,

    水之道义十层浪,

    且十几柄银白色剑影之中,蕴含着淡淡的金色豪芒,张玄辰稍微施加了一些佛系元气,

    而李青小却手持青绿色就地起舞,剑法竟是十分高明,放佛那只有一柄剑在舞动,是那般自然,随意,

    道,是剑道,

    人剑合一,

    只见绿影闪烁,居然形成无数绿色剑芒围绕着他,沿着各自轨迹不停呼啸窜动,

    吸血老妖眼神之中异芒一闪,惊道:“居然修的是剑道,而且已经领悟了道义,不过就凭你小小年纪,能厉害那里去,哼,疾,”

    红色巨网更为迅速的盖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