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剑道奇才李青小

作品:《邪动凌霄

    免 费小说

    “水之道义十层浪,”

    张玄辰一声怒喝,十几柄飞剑夹带着冲天气势,呼啸着迎了上去,

    “又是道义,”残花老妖心中郁闷,什么时候道义这么不值钱了,这些后辈弟子居然出手就是,

    幻剑决冲了上去,很快和红色巨网撞到一起,虽然红色巨网被撞得深深凹了进去,但是很快有慢慢反弹回來,慢慢把十几柄仙剑幻影全部消耗干净,

    残花老妖脸色一变,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这么厉害,自己也是消耗了很多的元气才消耗掉那十几柄仙剑,

    沒有作用,张玄辰心中震惊,怎么会这样,看着再次盖了下來的红色巨网,

    “道友,这情网素來以柔韧温软著称,历來以柔克刚,你攻击越是强横,月是沒有用,这样,你攻击那残花老妖,情网我來应付,相信我,我的剑道定能破开他,”李青小见张玄辰不明白其中缘故,解释道,

    只见李青小快速舞动的仙剑猛的停下,那无事的绿色剑芒却依然生生不息,循环不止,

    “剑气破天,”李青小一声断喝,仙剑肚子和红色巨网直刺而去,

    “嗤!”

    “嗤!”

    “嗤!”

    ……

    千百道绿色剑芒一起以闪电般的速度,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激射而去,道法之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张玄辰看到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好炫的剑道秘术,

    然后更叫人吃惊的场面出现了,红色的巨网被这无数绿色剑芒划破了无数的口子,很快就消散于空中,

    而李青小也脸色发白,显然施展一次剑气破天消耗不小,

    随后,张玄辰的奔雷剑光芒也再次变得耀眼,再次施展幻剑决,

    十几柄幻化出的银白色剑影,暗藏着水之道义十层浪,呼啸着从各个方位刺向残花老妖,

    我还怕了你一个小娃娃不成,残花老妖见情网被破,心中气恼,又见张玄辰攻來,不由大怒,

    手中法决连结,粉红色长棍在周身呼呼旋转着,急速的舞动了起來,

    “碰,”

    一柄仙剑幻影被击碎,

    “碰,”

    “碰,”

    又是两柄仙剑幻影被击碎,

    ……

    随着一柄柄仙剑幻影被击碎,张玄辰被震得的脸色越來越白的同时,残花老妖在击碎最后一柄仙剑幻影之后,终于压抑不住体内的伤势,“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而张玄辰也更是被震得连退数步,撞在一棵巨树之上,连吐几口鲜血,

    “你们两个小子,花爷我小看你们了,但是你们还是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残花老妖擦掉嘴角的血迹,阴险的笑道:“害的花爷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待会一定要你们好好补偿回來,嘿嘿,”说完满脸猥琐的y笑起來,

    “无耻妖人,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收起你那龌壷龊的念头,”李青小喘息着冷笑道,

    “别啊,小宝贝,花爷怎么舍得你死呢,只要你从了我,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残花老妖一脸恶心相的引诱道,

    “败类,小爷今天一定将你碎尸万段,”张玄辰忍住狂吐的冲动,骂道,其实主要是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生怕给他膈应死,

    然后张玄辰和李青小互相点了点头,一起冲了上去,

    霜之道义,

    张玄辰奔雷剑前方很快凝结出一个巨大的冰锥,

    李青小青绿色仙剑剑芒吞吐,沒有任何招式,只是简简单单一个平刺,却蕴含道义,给人一种感觉感觉,这一剑似乎能摧毁这尘世的一切,

    剑之道竟如此犀利,

    “不知好歹,”

    残花老妖眉头一皱,这两个小子真他么难对付,看來想要拿下他们,还真得施展秘术,

    残花老妖手中粉红长棍猛地爆出刺眼红芒,一声大喝,长棍向前猛地扫去,

    张玄辰只觉得这残花老妖的修为似乎猛然间提升了一个台阶,这是怎么回事,

    长棍很快撞上张玄辰的冰锥,冰锥应声而碎,然后撞上张玄辰的奔雷剑,张玄辰只觉着一股沛不可挡的巨力,撞击过來,

    “啊,”

    张玄辰浑身剧痛,再次吐出几口鲜血倒飞出去,强撑着最后的意识,他看到李青小也吐血摔了回來,这次真的会死吧,

    然后黑暗笼罩了双眼,也笼罩了所有意识,

    晨鸟欢快的啼叫声,将张玄辰唤醒,

    啊,好痛,张玄辰连吸了几口冷气,慢慢的睁开眼睛,天色灰蒙蒙的,清冷刺骨,

    好像是早上了,张玄辰咬牙坐了起來,双手互相搓着,然后按摩着早已冻得几乎沒有知觉的双腿,

    我居然沒有死,怎么回事,

    张玄辰目光四下扫去,十几米开外,李青小趴在远处的草地之上,不知生死,

    “李道友,李道友,”见李青小沒有反应,张玄辰努力的站起來,踉跄着走了过去,抱起李青小,

    万幸只是昏了过去,还是将他带到附近的城镇再说吧,张玄辰用尽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把李青小扶起來,由于用力过度,扯到伤口,一个撑不出,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啊,”

    “哎呦,”

    想不到这一摔,居然将李青小摔得清醒了过來,

    李青小睁开眼睛,抱怨道:“我说你想摔死我啊,咦,我怎么还活着,我记得被那摧花老妖打晕了呢,”

    李青小吓得赶紧检查身上的衣物,然后拍着胸口舒了口气,清醒到:“还好,还好,”

    张玄辰一阵郁闷,随即疑惑道:“那摧花老妖不是你打走的,”

    “我去,我要是能把他打走,还在那里和他玩个屁啊,”李青小翻了个白眼道:“怎么回事……啊……”

    李青小忽然顿住,目光停留在几十米外的一具尸体上,看衣物不是摧花老妖是谁,只见他被人一剑斩下头颅,头颅滚落在尸体不远处,鲜血浸红了好一片山石,

    “怎么会这样,是谁杀了他呢,”李青小上前几步,仔细查看了下尸体疑惑道,随后眼睛转过來盯着张玄辰,

    张玄辰连忙摇头道:“你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被这残花老妖也给打晕了,醒來之后就只顾着喊你了,连尸体都沒有注意到,”

    “哦,算了不去管它了,这等人死有余辜,不必为他多费脑筋,说不定是上天看不惯他作恶多端,赐他一死呢,呵呵,”李青小朗声笑道,

    “这是……难道……”张玄辰看着旁边的一根粉红的棍子脸色难受道,

    “不错,这就这残花老妖的恶心法宝,”李青小也是一脸厌恶的指着一根打造的如同男性阴壷茎的玉状物道,

    “好个恶心的人渣……”张玄辰一脸恶心,只觉得胃里翻腾不已,挥手道:“道友咱们走吧,我实在忍受不了了,”

    “呵呵,好吧,”李青小连连点头,

    两人走出密林,一路上从李青小的口中,张玄辰得知那残花老妖是恶名满修真界的y壷贼,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少女,而且蹂躏过后,不留活口,兽行令人发指,

    但是其修为高强,所以一直逍遥法外,

    说道残害无数美女的时候,李青小难免一副可惜状,长叹便宜了这厮,要是都留给自己,啊,那该是多少段风流佳话,

    张玄辰一阵无语,

    经过聊天,原來李青小,不是修真门派弟子,自小是孤儿,被师父收养,蒙师父传授修真法门和剑法,

    据李青小的说法,其师父修为低下,偏偏剑法精妙,舞起來叫人不由沉迷其中,只是风流成性,终日流连风尘,

    李青小说起师父,简直是滔滔不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张玄辰不由对这位游戏人间的高人充满兴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居然能教导出如此厉害的弟子,

    两人由于昨晚同生共死,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而且也都互相佩服对方的修为,心有结交之意,所以很快两人就熟络,以姓名相称,

    “原來玄辰你是太华剑派的弟子啊,难怪修为如此高强,”李青小惊呼道,

    “青小,我的资质一般,算不上多厉害的,倒是青小你,修为如此厉害,年纪轻轻的就领悟到剑之道义,真是叫人叹为观止,你还说你师父修为低下,我是真的我不敢相信呢,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张玄辰有些不敢相信,

    “我去,这事情有什么好骗的,那老家伙虽然修为低,但是见多识广,有一套顶级的修真法门,可惜道法一个沒有,他自己懒得吃苦修炼,倒是天天逼着我努力修炼,后來我才知道这家伙的良苦用心,原來是在培训一个免费的保镖,以后一旦遇到高手,他就把我扔出去了,自己跑到一边喝酒,你说可恨不可恨,”李青小提及往事,一副抓狂的样子,

    张玄辰摇头苦笑,对于这样一位前辈,真是叫人哭笑不得,不过看李青小的样子说笑归说笑,心里还是蛮在乎这位前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