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萧逸垂死

作品:《邪动凌霄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小说网.≦

    “紫音你……”张玄辰苦笑这,连忙躲开,

    夏紫音玩得起劲如何肯依,嘟着小嘴,委屈道:“玄辰哥哥最坏了,不陪我玩,你最坏了,”

    “不是,紫音,你听我说,天有些冷了,你别玩水,会感冒的,看你袖子都湿了,”张玄辰心疼的上前帮紫音将袖子挽了起來,

    “嘿嘿……”夏紫音忽然调皮的将另一只袖子一甩,一串晶莹的水珠洒向张玄辰,张玄辰不好扫夏紫音的兴致,也不好躲开,

    正要帮夏紫音挽起另一只袖子的时候,忽然一道劲风袭來,打向夏紫音,饶是张玄辰修为已经今非昔比,也沒有來得及阻挡,夏紫音顿时被击昏过去,

    谁,

    张玄辰一惊,左手抱住夏紫音,右手招出奔雷剑,猛地转身,

    顿时愣在当场,只见萧逸脸色苍白如纸,心脏处还插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剑,鲜血不停的从伤口处流出,染红了衣衫,嘴里也有鲜血想外流出,张玄辰不敢想象一个人被刺中心脏是怎么还能挺住的,

    “前辈,你怎么了,怎么回事,”张玄辰见萧逸受伤极重,心口上尚自插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也不知道是多大的毅力才使得这身受重伤的老人,坚持着逃到这里,

    萧逸看了看倒在张玄辰怀里的夏紫音,苍白的脸上带着淡淡慈祥的笑意,像是完成了最后心愿一样,突然倒了下去,

    张玄辰抱着夏紫音连忙上前,小心的扶起萧逸,萧逸不知道是不是牵动了伤口,又喷出一口鲜血,才稍稍清醒了过來,

    “前辈你怎么了……走,我们走,你会沒事的,你的医术这么高明,”张玄辰猜着萧逸这么高的修为都被打成重伤垂死,那对手一定很是厉害,是以现在此地肯定十分危险,于是第一想法就是赶紧逃走,

    萧逸费力的挥了挥手,虚弱的喘息道:“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已经无力……无力回天了,”

    “什么……”张玄辰顿时愣在当场,难以想象像萧逸这样的修为,这样高的医术,居然也会死,

    “张小子,你不用这样,人总会有一死,”萧逸说了几句话好像花费了很大的力气,猛吸了几口气,才继续道:“但是,临死之前……,我有一件事……仍放……放心不下,你可愿帮我了却这桩心愿,”

    说完这话,萧逸满脸期望的看着张玄辰,

    “前辈对晚辈有救命大恩,便是现在要晚辈去死,晚辈也在所不惜,前辈有事只管吩咐就是,晚辈拼死也会帮前辈完成,”张玄辰忽然想到萧逸却是魔教中人,行事亦正亦邪,万一叫自己杀人放火,却是不好,顿了顿,又补充道:“但却不能是违背侠义道德之事,我乃名门正派,断然不会做杀人放火……反正就是不能做坏事,”

    “好一个傻小子,你以为魔教中人……都是邪恶…之……辈,但却不明白,世人本……沒有正邪之分,能用來区分……区分正邪的只有人……心,凡事只……不过一个利字而已,你将來行……事,便是……就是自己师父也要提防……一二,不然会吃大亏的,”

    “我师父才不会害我,前辈你还是赶紧说你的心愿吧,”张玄辰见萧逸中伤自己师父,难免不悦,但是又不好和一个将死的老人反驳,于是截道,

    萧逸摇了摇头,到底还是个孩子,我与他说这些做什么,随即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听也罢,不听也罢,以后……切记不要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老夫一生坎坷,后隐居于此山谷数十余年,收养了两……两个孙女,就是紫月和紫音,紫月丫头机……智,不劳我操心,”萧逸费力的扭头看了眼夏紫音,才继续道:“只……是紫音这丫头心智……单纯,我甚是放心不下,如今还智丹已经练成,但是此病却非片刻即好,想将紫音托付于你……照顾,将來再寻机……将她交给紫月那丫头,你可愿意帮老夫这个……这……这个忙,”

    “前辈放心,只要小子有一口气在,断不叫紫音受半点伤害,”张玄辰见萧逸受伤垂死,本就沒有打算要抛弃夏紫音,所以答应的相当干脆,

    “好,好,当然……老夫也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萧逸说着从怀里拿出两个一红一白瓶子道:“白色的瓶子里是还……智丹,让紫音每三个月服用一次,这是两年的量,切记不可多服,也不可拉下,红色的瓶子是老夫炼制的几颗血芝还神丹,就是放到整个修真界也是……咳咳……也是不可多得的绝品疗伤圣药,就送与你了,”

    张玄辰连忙接过两个瓶子,倒出一颗血芝还神丹,就要给萧逸服用,

    “不用了,我这垂死之……人,吃了也是浪费,”萧逸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道:“另你修为……实在太弱,老夫别的也帮不上你……你了,身边却是有一件法宝名佛镜,陪伴老夫多……度年,如今也送与你防身吧,”

    “前辈这……”张玄辰见过萧逸出手,自然知道这佛镜肯定不是凡品,心里想要,却又不好意思,片刻才道:“如此重宝,晚辈如何敢当,”

    “给你,总好过便宜那帮伪……伪君子的好,我给你,你自拿着就是,男儿大丈夫,想做就做,老夫最不喜欢……咳咳……最不喜欢……咳……的就是……做事婆婆妈妈的人,”萧逸何等精明,一眼就看出张玄辰的心思,再加上年轻的时候萧逸也是敢作敢当,雷厉风行的人,最见不得别人婆婆妈妈,于是气道,

    “是,”张玄辰给萧逸一骂,不由脸色发烫,呐呐接下,和两个瓶子一起装进怀里,

    “老夫心愿……心愿已了,死而无憾矣,咳咳……”萧逸一下子交代了这么多事,加上本就是垂死之人,刚刚不过是回光返照,现在心愿已了,只觉得再无牵挂,神智也模糊了起來,嘴里却是断断续续哼出了几句古词,却不知是何人所作:“至交……三…唔…五酒……千杯……咳咳,人生……难……得醉几……回,醉几回…哈哈哈…咳咳……”

    张玄辰看着即将逝去的萧逸,在一变默默的留着眼泪,怎么也是相识一场,几个月的相处,要是一点感情沒有却也不可能,

    忽然,萧逸猛地挣起身子,一手用力的抓住张玄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坚持着使自己保持清醒,不睡过去,眼睛挣得大大的瞪着张玄辰,似有什么事情忘了交代,艰难的急促道:“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