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肖敏回山

作品:《邪动凌霄

    唐亦慧连忙开口辩解道:“晚辈可以作证,张师兄绝不是魔教妖人,还望几位前辈明察,”

    “你才是妖人呢,你才是,”夏紫音一听气道:“那魔头想要杀我们,肯定是坏人,我和玄辰哥哥怎么会是坏人,你们要杀我们,你们也是坏人,是妖人,我要叫我爷爷杀了你们这些魔教妖人,”

    “大胆妖女,信口雌黄,”张长老猛地一拍桌子喝道,

    夏紫音哪经过这等场面,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低声哭泣起來,

    张玄辰愤怒了,看着夏紫音因为害怕极力的压抑着,颤抖着低声哭泣,他愤怒了,猛地掀开被子,忍着浑身的痛楚,踉跄着走到夏紫音身边,将夏紫音抱进怀里,转头怒瞪着天外山几人,吼道:“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反正我们也落在你们手里了,想杀就杀,废话什么,什么时候天外山杀个人也要这么废话了,”

    “小子敢尔,”

    “不得无礼!”胡长军低喝一声,王长老这才悻悻的返回來,

    少顷,胡长军这才继续道:“张师侄,刚刚我两位师弟的话虽然重了些,但是你们的出现却不得不叫人怀疑,我來问你,你们太华山一派遭受袭击,唐师侄说你身受重伤,是谁救了你的,还有这少女又是何人,”

    “晚辈受伤之后,被魔教妖人打落山崖之后,被一位前辈救了,就是紫音的爷爷,”张玄辰如实答道,

    “紫音,”

    “恩,她叫夏紫音,”

    “那她爷爷现在何处,叫什么名字,”胡长军目光紧紧盯着张玄辰追问道,

    “那位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说要出去办事,短期内不会回來,还让我照顾紫音,我正准备带着紫音去找师门中人,就遇到你们了,”张玄辰小心的应付道,

    “那他叫什么名字,”

    “这个……”张玄辰故意做思索状,道:“晚辈不知,”

    胡长军眉头皱的更紧了些,也不知道有沒有相信张玄辰的话,

    忽然,沈念夕轻轻的走过去,对夏紫音低声问道:“紫音妹妹,告诉姐姐,你爷爷叫什么名字啊,”

    张玄辰心中猛地一震,大脑一片空白,终究还是瞒不过去吗,

    张玄辰忽然想捂住夏紫音的嘴,甚至想一剑杀了眼前这美丽又可恶的女人,

    但是他沒有动,也许他真的惊呆了,忘记了所有动作,

    可是就算你尽力去挽救了,又能挽回多少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夏紫音的身上,只等她的一个回答,一个决定两条人命的答复,

    风声从门缝里轻轻呼啸,像是谁在轻轻的叹气,

    夏紫音慢慢的抬起头,擦了擦泪水,抬起头慢慢的开口,

    “我爷爷姓夏,”

    张玄辰愕然,甚至于连庆幸都忘记了,

    唐亦慧狠狠的舒了一口气,天外山的几人脸上带着不同的神色,空气似乎凝结了一般,

    片刻之后,沈念夕似乎有些不甘,还想问些什么,

    胡长军却率先打破安静道:“此事就算告一段落,明天动身去枯叶寺参加会武,一路上顺便打探太华山的消息,”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是,”

    天外山几人一起应是,跟着胡长军走了出去,

    房间里在此剩下张玄辰、夏紫音和唐亦慧三人,

    只是张玄辰还是沒有从刚刚的惊吓之中醒转过來,他慢慢的转头看了看夏紫音,用变得不像自己的声音,安慰道:“紫音不怕,沒事了,”

    唐亦慧过來扶起张玄辰道:“是啊,我就知道张师兄说的是实话,”

    张玄辰脸上忽然有些烫,淡淡应道:“自然,”

    有些谎言你说了,不一定是错,但是你不说,谁又能承担得起后果呢,

    枯叶山,枯叶寺一处客房,

    枯叶寺静凡大师走到客房门外道:“秦长老可在,”

    秦旭打开房门,带着郭旭迎上前來:“原來是静凡大师,里面请,”

    两人坐定,秦旭这才询问道:“不知静凡大师前來,可是有查探到关于韩师兄的消息,”

    “唉,”静凡大师叹了口气,才道:“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弟子,刚刚返回,经过仔细查探,已经确定贵派几位长老已经遇难,余下弟子也几乎全部身死,不过好在沒有找到贵派掌门的消息,虽然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也是值得庆幸了,想來韩掌门吉人天相,必定安然,”

    郭旭听到余下弟子全部身死之时,不由一怔,那张师弟……想及此不由暗暗叹息,

    秦旭一脸担忧之色,道:“希望如此吧,多谢静凡大师前來通知,在下感激不尽,”

    “秦长老可气了,同时修真正派,贵派此番遭遇妖人埋伏,却是令人难过,”静凡大师竖掌回道,

    待得送走静凡大师,房间里只剩下秦旭师徒,郭旭上前道:“师父,我们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弟子也说沒有找到掌门师伯,想來掌门应该沒有生命之危,”

    “但愿吧……”秦旭负手立于门前,目光落在远方某处,忧色道:“只是这次遇袭,我们逃走之时,前來追杀我们的人只有少数,不难看出对方意在韩师兄,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师父……”郭旭低声唤了句,欲言又止,

    “嗯,有什么事情?”秦旭微微皱眉,

    “回师父,这次遇袭事情,不知道师父为何……为何将消息压下,并沒有让人传信息给门派,眼下朝阳峰弟子已经开始偷偷揣测师父,”

    “哦,”秦旭面上担忧之色更重了一些,片刻之后,秦旭慢慢说道:“你待会传我意思,让一名朝阳峰的弟子回太华吧,就将消息传回门派,就说北上会武弟子遇袭,损失数名弟子和两位长老,掌门……受了些伤,”

    郭旭愕然……

    太华山,朝阳峰,入夜,

    一道亮光在山峰之间穿梭,落在朝阳峰大殿之前,守山弟子抱着昏迷不醒的肖敏,喊道:“快快去请谢师兄和诸位长老,”

    片刻之后,朝阳殿灯火通透,丹药师王全一仔细查探一番之后,给肖敏服下几颗丹药,

    谢江和韩柳静连忙询问道:“王师叔,肖敏师妹如何,”

    “肖师侄并无大碍,虽有些内伤,但是却是有些日子了,已经恢复了不少,此番昏过去,只是因为力竭所致,”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肖敏此次是随掌门一行前去参加会武的,如今会武还沒有开始,骤然回來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史彪上前一步紧张道:“王师弟,那肖师侄什么时候能清醒过來,”

    “这个……”王全一踌躇片刻道:“我也不确定,少则一日,多则数日,”

    谢江“哦”了一声,道:“既然师妹一时半会不能清醒,那么大家就各自回去可好,肖师妹就交给韩师妹照顾,一切等师妹清醒在行商议,”

    众位长老都点头赞同,

    众人散去,韩柳静将韩柳静带回房间,

    凌晨之时,朝阳殿谢江召集众长老齐聚,甚至连落雁峰的所有长老尽皆召集,

    青木道长疑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要召集所有长老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