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密林精修

作品:《邪动凌霄

    “贵派弟子张玄辰和唐亦慧的事情是你们门内之事,我等也不便过问,只是那夏紫音來历不明,又和魔头萧逸同时出现,十分可疑,须得等到掌门师兄到來,才可抉择,只是那张玄辰和此女关系匪浅,所以还得秦师兄应承才好,”胡长军义正言辞道,

    “本该如此,”既然來历不明,秦旭自然赞同,随即朗声道:“着张玄辰进來,”

    张玄辰走进客房正中,发现所有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感觉气氛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这几位天外山的老头和秦师伯说了些什么,心里一阵沒底,低声道:“秦师伯,”

    “玄辰,天外山的几位师兄说,那个叫夏紫音的姑娘來历不明,只怕和妖人萧逸有几分干系,你可知道这夏紫音的底细,”秦旭目光凌厉,紧紧盯着张玄辰问道,

    “这个……”张玄辰心里一惊,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不成,身上不由一阵冷汗,强作镇定道:“弟子虽然不知道紫音的身世,但是……”

    “如此,天外山几位师兄的意思是让这夏紫音暂时和天外山住在一起,待得查明之后,再做抉择,”秦旭不耐烦的截道,

    张玄辰连忙跪下,道:“弟子受紫音爷爷的救命大恩,答应要好好照顾与她……”

    王长老冷哼一声,愤道:“难道我天外山就不能照顾她了吗,”

    胡长军也用不用质疑的语气道:“张师侄放心,此女在我天外山这若是受了伤害,我天外山必定给你一个交代便是,”

    “晚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晚辈……”

    “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玄辰,你……退下吧,”秦旭眉头一皱,大声道,

    “这……”张玄辰被秦旭这一喝,心中一惊猛地抬头,见秦旭面色有些难看,只得低声道:“是,”

    张玄辰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房门的,看到院子里的师兄弟还有天外山的弟子,忽然他看待人群之中那紧紧抓住唐亦慧手臂,显然有些害怕的夏紫音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涩,

    郭旭见张玄辰脸色苍白,关心的上前道:“沒事吧,张师弟,”

    张玄辰苦涩一笑道:“多谢师兄关心,沒事,”

    夏紫音一见张玄辰走过來,上前就抓住张玄辰道:“玄辰哥哥,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怎么会,”张玄辰尽量压抑心中的愧疚道:“紫音,你和这几位哥哥姐姐住一段时间可好,我最近有点事情,怕照顾不好你,”

    夏紫音回过头看了看天外山的弟子,特别是看到沈念夕冷冷的表情时,眼泪在眼里直打转,委屈道:“玄辰哥哥,紫音很乖的,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别不管我了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一路上天外山的弟子除了盛化风对自己和夏紫音态度稍好以外,其余皆是沒有好脸色,特别是沈念夕更是冷言冷语,别说夏紫音惧怕此女,便是张玄辰也对此女避而远之,

    看着楚楚可怜的夏紫音,张玄辰愧疚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唐亦慧因为张玄辰的缘故,和夏紫音相处融洽,见夏紫音哭泣,就跑过來,问道:“张师兄,怎么了,”

    不带张玄辰说话,夏紫音已经哭泣起來,指着天外山弟子道:“唐姐姐,玄辰哥哥不要我了,要把我交给那些坏人,”

    天外山弟子顿时无语,沈念夕更是气的眼睛都要喷出火來,

    唐亦慧转头看了看张玄辰,张玄辰苦涩道:“我也是迫不得已,是秦师伯……”

    唐亦慧冰雪聪明,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缘故,便笑道:“紫音不怕,姐姐也要过去陪你的,而且张师兄住的也不远,可以经常來看你的呀,”

    哄了好长时间总算哄得夏紫音点头同意,张玄辰和唐亦慧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斜月如钩悬于半空,

    张玄辰独自一人步行出小院,初秋的夜色有些浓浓的寒意,

    好在修真之人体魄强健,倒也不怎么在意,

    按照枯叶寺的安排,张玄辰和郭旭住一间客房,原本以郭旭的性子,应该早早就带着张玄辰出去溜达了,

    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居然一反常态,用起功來,在房间里努力修炼起來,美其名曰要努力修炼,争取在这次会武中为师门争光,

    张玄辰不由愕然,只好独自一人出來,倒不是张玄辰不想修炼,只是张玄辰修炼的法门并非本门心法,而是从萧逸处得來的太玄道,

    在郭旭面前修炼,只怕会被看出端倪,故而才借机出來寻一处隐秘之地修炼,

    行不多时,见客房之后一片树林,人迹罕见,很是幽静,便行至深处,

    张玄辰盘腿座下,开始修炼起太玄道佛门心法,同时内视,

    只见丹田处的金、青两处元田,比之在荆州张家并未有什么太明显的变化,只是当自己运行太玄道中佛门心法之时,明悟产生的元气,全部通过筋脉转入到金色元田之中,未有一丝流进青色原田,而金色元田竟如活物一般,不住呼吸着转化的元气,

    而元气每每在筋脉中运行一周天,除却被筋脉吸收的极少一部分之外,大部分都被金色元田所吸收掉,虽然看着金色元田沒有什么变化,但是张玄辰能隐隐的感觉到,每次金色元田的呼吸之后,元田都会变的厚重一些,

    很快金色元田吸收变的缓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张玄辰停下,开始修炼起太玄道中玄之又玄的道门心法,只见一丝丝天地灵气,开始渗入,沿着经脉运行,和刚刚佛门心法的运行路径全然不同,

    佛门心法运行的路线,主要是一些主要筋脉,而且运行的缓慢厚实,温和而有力,

    但是道门心法却是通过几条主要筋脉将天地灵气输送至丹田,然后由丹田或元田转化为可为本身吸收的元气,

    在沒有形成元田之前,只能靠丹田转化,但是丹田转化的速度十分缓慢,直到丹田中形成元田,元田是丹田进化而成的产物,所以元田的转化和吸收已经存储是丹田的无数倍,

    所以四相元气是一个划时代的质的飞跃,不仅代表着实力数倍增,更是象征修炼的门槛,

    张玄辰发现,道门心法在将天地灵气转化之后,元田和几条主要筋脉虽然也吸收了一些,但是还是有很多元气却径直沿着路径运行到一些细小微末的经脉,并且努力刺激开拓这些筋脉,

    结合明玉诀,张玄辰发现这道家的修真法门的级别高低,便是取决于元气刺激、开拓的是哪些筋脉,以及方法,

    道家心法竟然是挖掘人体一些奇经八脉的潜力,使修行者更为擅长某单独领域,或力大无穷,或迅如闪电,

    道家元气运行,行如流水,时而自然而然,时而偏激放荡,甚至将一些细小筋脉刺激开拓的微微作痛,难怪师长们一直叮嘱要循序渐进,不可冒进,看來急于求成,肯定会伤及筋脉,欲速却不达,

    一个时辰之后,青色原田也达到了极限停止了吸收,

    再施展了幻剑诀,已经能幻化出近三十道剑芒,

    水之道义也能施展出二十三层浪的境界,寒霜剑气的威力也提升不少,

    以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四相元气圆满,自己也能击败,哪怕遇到五相元气的对手,自己也能抗衡一二吧,

    见天色已经不早,张玄辰这才起身回房,踏着清幽的小径,迎着微冷的寒风,

    想到这些天的经历遭遇,也是不由叹息,

    对了,萧前辈送给我的两本书,

    张玄辰伸手从怀里掏出两本古册,一本书册封面上写着“大无相经”,看着像一本经书,张玄辰借着月光翻开,一看才知道竟是萧逸修炼的门派法决,

    心中一惊,赶紧阖上,要知道这门派法决可都是十分机密的,根本不许私自传授,一旦被门派发现,一定会清理门户,所以各门各派都收徒严谨,严禁弟子泄露法决,并且不准门下弟子修习别派心法,一旦发现必然杀之,

    这修炼法门萧前辈肯定不是送给我的,难道是让我归还给萧前辈的师门往生寺,

    张玄辰小心的将大无相经放回怀里,这才将目光落在第二本书上,封面上用行书写了丹药随笔四个字,却是一本手札,看來是萧逸自己撰写的,里面尽是一些炼丹的法门,

    张玄辰根本沒有接触过丹药自然是看的一阵头大,只得阖上,这本书对自己无用,还是以后将此书归还给夏紫月吧,

    最后张玄辰从怀里摸出萧逸送给自己的法宝佛镜,

    佛镜直径约五寸,内里如镜,只是周圈有十八罗汉环绕,样式古朴,暗含祥瑞之气,

    张玄辰炼化之后,暗暗注入道家元气,只见镜面泛出淡淡金色,再换成佛门心法注入,只见佛镜顿时金光耀眼,但是幻化的“卍”字却只是在佛镜中间的那块镜面上显现,虽然看着不凡,却沒有什么声势和威力,

    太弱了,张玄辰失望的摇了摇头,沒有驱使的法门,看來只能施展出法宝的几分威力啊,

    原來每样法宝都有最为适合的驱使之法,也只有最适合的驱使之法,才能更为顺心的驱使法宝,也才能更大极限的施展法宝的威力,

    就像张玄辰的奔雷剑一样,张玄辰虽然经过长期的摸索磨合,能施展出奔雷剑的大部分威力,但是却只是偶尔碰巧才能将奔雷剑本身独带的雷电特效施展出來,可见法宝的驱使之法,除非得到前任主人的传承,否则只怕要很长时间才能摸索出來,

    急也急不來,张玄辰苦笑着摇了摇头,反正这法宝暂时还是不用为好,免得惹出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