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李青小独孤剑

作品:《邪动凌霄

    枯叶山脚下有座凡俗小城,名叫安阳城,

    原本安阳城只是豫州普通的一个偏僻小城,但是自从枯叶寺出现之后,随着枯叶寺在修真界中的名声水涨船高,这安阳城也开始名声在外,随着修真人士的聚集,此处也开始繁华起來,

    如今更是恰逢天下会务的盛事,九州之内各门各派中哪个修士不想在这修真界最为重大的盛事中一鸣惊人,再加上无数散修也都聚集过來,所以此时的安阳城比起平时更是热闹非凡,

    天已正午,安阳城南门进來两名修士,一名一身青衣,身背长剑,长得更是英俊潇洒,举手投足间更是气质卓越,却是前來参加会武的李青小,

    而李青小旁边那名红衣少年,却是冷俊无双,虽然貌似潘安,但是本身散发的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再加上一身红衣,更显得妖异,叫人不敢亲近,

    若张玄辰见到这红衣少年,只怕会惊呆,因为这就是在荆州斩杀黄石门门主夫人李天凤的独孤剑,

    这两人任谁一看也是天资不凡的修真之人,但是在这已经被修真人士人满为患的小城,丝毫沒有引起任何注意,实在是这几天來的惊才绝艳的修真天才太多了,令凡俗之人都看的麻木了,

    甚至于经常在安阳城大街之上,都经常有修真之人的摩擦产生,经常当街就打斗起來,

    不过修真之人个个都是不差钱的主,所有损坏的东西都高价赔偿,

    现在整个安阳城的居民,整天盼望着能有几个手段厉害的修真之人在自家商铺寻仇,打的那是越惨越好,

    两人信步走了进來,李青小忽然猥琐的笑了笑道:“那个……贱兄啊……”

    独孤剑英眉一皱,狠狠的怒瞪着李青小,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

    李青小连忙跳开,嬉笑道:“那个,口误,口误……呵呵……”

    “再敢这么称呼我,看我不宰了你,”独孤剑咬牙切齿的恨道,

    李青小一个哆嗦,点头如捣蒜道:“嗯嗯嗯嗯……再也不会了……那个……独孤兄啊,如今离天下会务还有一段时日,你看咱们是不是该先找个客栈住下啊,总不能露宿街头吧,你说是不,依我看……”

    独孤剑见李青小又卖关子冷冷道:“有屁就放,”

    “嘿嘿,嘿嘿,”李青小嘿嘿笑了两声,才道:“这安阳城,在下以前曾和老头子來过,都是住在一家……十分舒适的客栈之中,那个客栈呀,服务那个周到,真是叫人宾至如归呀,想想都叫人欲罢不能……”说着李青小更是陶醉的如痴如醉,

    独孤剑厌恶的看了看李青小猥琐的表情,实在是受不了,连忙截断道:“废话少说,就住在那把,”

    “好好,我就知道贱兄是最……”李青小连忙奉承道,

    “你……找死……”独孤剑手中紫芒一闪,一道紫芒激射而出,

    李青小说话都沒有经过大脑,脱口而出,哪里想到独孤剑会突然动手,待得发现,耳边一小束发丝已经应声段落,吓得李青小一个寒颤,

    “杀人了……”李青小大叫一声,哪敢停留,撒腿就跑,

    独孤剑反而给李青小的一声鬼叫吓了一跳,

    倒是旁边的几间商铺立刻有人对两人招手吆喝起來,

    “少侠,來我店里打吧,敝小店宽敞明亮,空气新鲜……”

    “少侠,别听刘狐狸的,他那店里都是些劣质商品,还是來我店里打吧,这里都是各大名窑的精品瓷器,包你打的痛快,满意,”

    “來我店里打吧,本店有无数名贵的古玩名帖,即高档又不失文雅,包你快感连连,还可以给你打八折优惠,”

    “我去,王掌柜,你太不要脸了吧,哼,你打八折,难道我不会吗,少侠,來我店里,可以给你七折,还送会员卡……”

    独孤剑不由愕然,终于受不了聒噪,快步追了过去,

    李青小带着独孤剑转來转去,后怕道:“我说独孤兄,你下次动手的时候能不能先打个招呼,要不是我修为高深,刚刚就英年早逝了,”

    “不长记性,死了活该,”独孤剑不耐烦道:“废话少说,你说的客栈到了沒有,你可是转了好几条街了,”

    “啊,呵呵,就到就到……前面转个弯就是……”李青小狡黠一笑,急走两步到一个十字路口,然后……左转……

    “好面熟啊这里……这条街刚刚好像來过……”独孤剑看着两边的商铺,眉头微皱,猛地惊醒,怒道:“李青小,你耍我,”

    独孤剑正要发怒,李青小突然鬼叫一声,“到了,”

    “你……”独孤剑脸色铁青,双眼要喷出火一般的盯着李青小,

    只见李青小走到一家十分豪华的店铺门前,哪家店铺实在是太豪华了,

    店铺匾额上“群芳阁”三个大字,更是金光闪闪,门口几名打扮道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女子,更是媚声道:“少侠,來嘛……”

    “客观进來喝一杯嘛……”

    两名女子见到李青小,更是眼睛一亮,双双扑了过來,一人挽住李青小的一边手臂,就往里面拉,

    “少侠一看就是气质卓越,千荷真是爱杀你了,”粉衣女子嗲声道,

    “哦,原來你叫千荷呀,真是个妙人儿,”李青小伸手捏起粉衣女子的下巴,点头赞道,

    “李青小,你……这就是你说的客栈……这分明是青楼,”独孤剑终于爆发出來,喝道,

    李青小这才回过头道:“独孤兄,人不风流枉少年,大好青春,不可虚度呀,哈哈,这里可是男人的天堂啊,你该不会沒有进过青楼吧,”

    “李公子说的真真是在理呢……”另一名女子嘻嘻笑道,

    “你……”独孤剑顿时无语,

    “千荷,还不赶紧去招呼下我独孤兄弟,”李青小眼神示意道,

    千荷会意,立马扭着纤腰走了过去,嗲声道:“独孤少侠,进去喝两杯嘛,奴家会好好服侍你的……”

    独孤剑“哼”了一声,冷冷道:“我不需要,你还是去好哈服侍你的李公子去吧,”

    李青小耸了耸肩,无奈道:“她既然不懂风情,千荷姑娘不用理他,咱们且进去饮酒,哈哈,”

    “就是,就是,”

    两名女子,挽着李青小往里走去,快走进门时,李青小嘴角挂起意思坏笑,忽然回头,看着兀自站在那里生气的独孤剑蔑视道:“堂堂一个大男人,连青楼不敢进,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哈哈……”

    顿时旁边的青楼女子一起嘲笑起來,

    “李青小,你……你……你说谁不敢进去,”独孤剑猛地一喝,咬牙切齿,身上衣衫无风自动,

    “君子动口不动手,”李青小一惊,连忙劝道,这个少根筋的家伙可别一怒把这群芳阁给拆了,

    只见独孤剑虎虎生风的走到李青小身边,一把抓住李青小的肩膀,怒视着李青小道:“咱们就住这里,”

    说完撇下李青小,径直走了进去,只留下在那里目瞪口呆,一脸诧异的李青小,

    枯叶寺后山,山道蜿蜒,

    人烟稀少,山道边三间破旧的木屋,屋边有十几块山地,约有数亩,种植着菠菜,萝卜等蔬菜,

    后山是枯叶寺的产业,自有门下弟子负责此处,

    这十几块山地就是这三间木屋的主人负责,只见木屋外,一胡须雪白的老僧,正在劈柴,

    老僧看着应该有七八十岁了,但是精神矍铄,劈开有力,而且很是熟练,

    旁边的山地中一年轻僧人正在砍柴,这年轻僧人看着不过十五六岁年龄,面白俊朗,倒是个英俊的和尚,却不知道为何遁入空门,

    片刻之后,年轻僧人挑着两筐白菜返回到木屋门口,道:“前辈,我这就把白菜送去寺中,不知道前辈可有什么交代,”

    老僧头也不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年轻僧人躬身行了一礼之后,挑起两单白菜沿着山道而去,

    走了百米左右,忽然耳边传來一道十分清晰的声音,:“小家伙等等,屋里酒好像沒有了,待会顺便下山买些回來,记得只要张记的高粱酒,”

    “酒鬼,”年轻僧人嘀咕了一句,随即嘿嘿笑了两声,:“幸亏我把最后那点酒提前装在了葫芦里,哈哈,”

    年轻僧人不由得意,伸手抓起葫芦,仰头就喝,

    “噗,”

    “怎么是水,”随即年轻僧人气急败坏的看着远处的木屋骂道:“老家伙,又偷喝了我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