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僧人无相

作品:《邪动凌霄

    黄昏时分,年轻僧人哼着不知名的曲子沿着山道返程,

    回到木屋,将单子放下之后,

    老僧顿时两眼放光,猛地扑了过來,熟练地将筐子里的面粉什么的拿出來,将最下面的一大坛酒拎了出來,

    “前辈,面粉怎么能放在地上……啊,还有盐,别扔洒了……”年轻僧人顿时无语,

    老僧哪管其他,打开那坛高粱酒,鼻子狠狠的在坛口嗅了一嗅,陶醉道:“可馋死和尚我了,哈哈,”

    “前辈,我也馋死了,”年轻和尚眼巴巴的看着老僧手中的坛子可怜兮兮道,

    晚饭十分丰盛,只见饭桌上竟然有一只烤鸭,

    老僧和年轻僧人一口肉,一口酒的吃的是畅快淋漓,

    年轻僧人狠狠的咬了一口鸭腿,道:“前辈,你是不知道啊,这次前來参加会武的人,都快把安阳城给撑爆了,”

    老僧端到嘴边的酒忽然顿住,喃喃道:“又是一届天下会武了啊……无相,你跟随我也有十几年了吧,”

    “承蒙前辈收留,却是十一年了,”无相语气之中充满了对老僧的感激之情,

    当年无相被父母所弃,被负责种菜枯叶寺僧人捡到,老僧一眼就看上了无相,不仅养育成人,还传授道法,

    沒有人知道,只有无相知道这老僧竟然是个高人,对于道的了解精深无比,

    虽然至今无相都不知道老僧的法号,但是丝毫不影响无相对他的敬意,

    “才十一年,你的修行竟有如此的境地,着实不错了,只是良玉千磨,别人教授的永远是别人的,一切缘法都需自己去历练感悟,借着这次天下会武,你便下山历练去吧,若无要事,便不必再回了,”老僧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

    无相虽有些不舍,却还是到:“是,前辈,”

    饭后,无相出门道山中修炼去了,只有老僧一人在木屋门口劈柴,

    山道上静凡跟着一位年迈的僧人径直而來,这年迈的僧人却是静凡的师父,同时也是枯叶寺的主持清隆神僧,

    两人一直走到老僧的面前,老僧却是理也不理,继续砍柴,

    清隆大师竖掌行了一礼道:“师叔,清隆打搅了,”

    枯叶寺的主持居然喊一个劈柴种菜的人师叔,这还了得,若是给人知道,只怕会惊得下巴掉了一地吧,

    但是静凡却毫无诧异之色,显然早知此事,

    老僧抬起头看了看两人,目光不由落在了静凡身上,暗叹一声好资质,然后默默的继续劈柴,随口道:“不知道主持神僧來找我这个老不死的,有何贵干,”

    任谁都听得出,这语气之中的冷淡,看來两人关系并不融洽,

    “师叔严重了,这次天下会武在即,各门各派都磨刀立马,着精英弟子前來参加,清隆想我枯叶寺乃正派支柱之一,更是东道主,自然不能落后,所以聚集精英弟子为寺争光,只是这精英弟子的名额怎么凑都少了一个,突然想起师叔身边的无相师侄來,呵呵,师叔,你看是不是叫无相……”清隆神僧恭声言道,

    许久不见老僧言语,清隆神僧只得再次开口道:“师叔,多谢磨练对于年轻人來说确是有益的,”

    “清隆,别婆婆妈妈的了,老和尚我已经让无相下山去了,名额就不必了,既然历练就让他从海选赛打过去吧,”见清隆神僧萝莉啰唆,老僧这才开口,

    “师叔明见,不知道……无相师侄是不是以枯叶寺的名义……”

    “年轻人有自己的主张,我也不便过问,随他心意吧,”老僧似是想起什么事情來,淡淡道,

    “这……”

    离开木屋之后,

    静凡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师父,这老僧到底是谁啊,徒儿怎么记不起有哪位师叔祖……”

    “他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时候到了我会和你说的,你只需记得无论什么时候,不得冒犯于他,说起來他也是为师极为敬仰的人,”清隆神僧仔细的叮嘱静凡,

    “为何他对师父十分冷淡……”

    “说起來也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叔祖对不起他,师叔又是性情中人……哎……记得师父圆寂的时候,曾说,有事不决可以來问师叔,你这次参加会武,对无相需好好结交,暗中照拂,”清隆神僧说完信步走去,

    “是,师父,”静凡点点头,不由再次看了看那木屋,只是木屋在夜色之中已经有些模糊,看不清楚,正如神秘老僧一般,

    安阳城的大街上,张玄辰兴奋的寻找着,

    这群芳阁到底在什么地方呀,张玄辰疑惑起來,

    就在刚刚,张玄辰收到一封书信,原來是李青小托人给自己的,说已经到了安阳城,现下住在安阳城中的群芳阁,

    张玄辰一见信件,自然是兴奋的不得了,立马就跑下山來,但是一找才知道,这安阳城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

    在城中找一家客栈,还真是叫人有大海捞针的感觉,

    张玄辰是沒有办法了,见前面走來一三十余岁的女子,只好询问起來,“大婶……”

    “滚,我会不会说话呀,不会别说,叫谁大婶呢,我可还是云英未嫁的黄花大姑娘呢,”那女子一听,顿时怒气满面,瞪眼道,

    “这……”张玄辰愕然,

    “怎么……不服……”那女子冷眉一挑,伸手拔出剑來,竟是一修真之士,却不知道是何门派,

    “啊,沒有沒有……对不起,对不起……是在下眼拙了,姑娘你貌美如花……”张玄辰连忙道歉,

    “恩,算你有眼力见,说吧,什么事情,是不是看上老娘的美貌了,想打老娘的主意,”那女子挽着秀发,得意道,

    “女侠,这个真不敢有,”张玄辰一阵恶寒,大婶,你说这话的时候好歹照下镜子好吧,

    “算你识相,哼,要知道我邙山派一枝花可不是谁都配得上的,想当初张师弟……”女子得意道,

    邙山派,

    不是张九同拜师的门派吗,

    张玄辰有心想打听一下,但是看面前这女子好像不太好说话,连忙打断:“女侠,在下就是想问个路,”

    “问吧,问吧,”被张玄辰打断说话,女子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请问女侠可知道,群芳阁在什么地方,”

    女子眼神异样的看了张玄辰一眼,道:“又是一个臭男人,滚,杀你都嫌脏,”

    “这……”

    莫名其妙的呗骂了一通,张玄辰真实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站在群芳阁的门口,张玄辰一脸纠结,总算知道那女子为什么骂他了,

    “少侠,你來了,走进去喝两杯吧,”

    群芳阁门口两名浓妆艳抹的女子正在热情拉客,见张玄辰过來,连忙忸捏着迎了上來,

    张玄辰被两个女子身上的香气一熏,老脸一红,连退两步,喝道:“停,我是來找人的,”

    “哎呀,吓死人家了,”粉衣女子,也就是那日拉李青小的千荷,夸张的拍了拍丰满的 酥胸道,

    “那个男人來这里不是找人的呀,”另一名女子一副我懂你的神情,笑道:“快说说到底是哪位姐妹的生意,”

    “这……我……”张玄辰一阵郁闷,气道:“我是來找男人的……”

    “啊……”

    这下轮到两女子愕然了,找男人,沒听说最近还开放了这个服务呀,

    “玄辰,”就在这时,忽然听得里面有人招呼道:“都到了门口了,你怎么不进來,害我好等,还以为你今天不來了呢,”

    原來是李青小见张玄辰好久沒有來,等的着急了,正想出去转转呢,谁曾想恰巧在门口碰到这一幕,

    “原來是李公子的朋友呀,我倒是找谁的呢,呵呵,”千荷调笑道,

    “呵呵,千荷妹妹你们忙吧,我还要和我这兄弟喝酒呢,”李青小笑道,

    “青小,”张玄辰两眼一翻道:“看你住的好地方,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嘿嘿,不说这个了,走,进去喝酒去,待会给你介绍个朋友,”李青小拉着自行车就往里走,

    “朋友……”张玄辰不由疑惑,

    雅间里,李青小叫人上了酒菜,

    张玄辰不由疑惑道:“青小,你说的朋友呢,”

    “哦,马上就到,我已经让人去叫了,來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