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法号三妙

作品:《邪动凌霄

    自此之后张玄辰除了每隔两三天之后看望夏紫音之外,就是专心修炼,

    也经常下山找李青小和独孤剑一起去城南的比试场切磋,因为独孤剑很少出手,所以多半都是张玄辰和李青小两人切磋,独孤剑在一边看着,

    有时候观看的人也会上來切磋一二,张玄辰也知道了这次参加天下会武的一些厉害人物,

    虽然各派精英弟子都有直接晋级的名额,但是还是有一些人会到海选比市场地來找人切磋修为的,

    聪明人不会瞧不起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人,因为修真界向來不缺乏奇迹,说不定某个默默无闻的散修就是个天才,

    太华山的弟子大概因为这次遇袭的事情,反而很少有人下山,就是平时活波爱动的郭旭董艳也不曾來,

    倒是天外的盛化风來过几次,虽不曾上台动手,却是静静的站在人群中观看,见到张玄辰时也只是点头示意,

    又过的十几天,荆州张家的张师兄妹终于也赶來了,张玄辰自然开心的介绍给李青小和独孤剑认识,

    张唤灵兄妹很是随和,很快就喝张玄辰两人打成一片,只有独孤剑言语冷淡,张唤灵还好,那张小丽到底是小女孩脾气,见独孤剑脾气古怪,更是懒得搭理,

    由于临近比试,城中客房的价格真是涨成了天价,不过修真中人大多阔绰,房子还是十分紧缺,张氏兄妹好不容易花重金在城东一家小客栈中找到了房子,

    张玄辰和张氏兄妹分别数月,十分欢喜,于是就搬到客栈一起住下,

    反而李青小一听张玄辰和张氏兄妹住到了一起,嚷嚷着张大哥不能厚此薄彼,也得给我留一间才好,独孤剑早就在群芳阁里待得厌烦,自然是毫不反对,

    很快到了九月初八,离天下会武开始只剩一天了,城中已是人满为患,千金难求一客房,

    这日中午张玄辰五人正在客栈大厅里吃饭,李青小举杯道:“來,张大哥,我再敬你一杯,愿张大哥能夺得这次会武的魁首,”

    张唤灵满饮一大碗酒,道:“青小你真是抬举我了,就我这浅薄的修为,哪能上的了台面,这几日我听说这次天下会武英才辈出,特别是天外山的掌门大弟子盛化风,据说修为早就已经五相元气了,道法更是精绝,还有天外山掌门之女沈念夕也是数百年难见的奇才,”

    “我也听说枯叶寺的静凡、静梦、静尘三位大师,也是此次夺冠的大热门呢,”张小丽见大家讨论的热闹,也凑过來说道,

    “还有蓬莱阁的东方兄妹,青州门的张无忌,流云派的孙玄,看來这次天下会务,真是聚集了所有年轻一辈的才俊,”张玄辰说着一个个名声在外的人物,不由热血沸腾,

    “我听闻散修中这次也出现不少惊才绝艳的人物,据说前两天在城南,有名叫南宫三笑的散修居然一招就打败了云天宫的大弟子杨柳青,据推测修为至少在五相元气,”李青小兴致勃勃的继续道:“还有城南擂台也出现了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此人名字不详,师承不详,居然和天外山大弟子盛化风过了不下百招,未分胜负,还有许多散修虽然名气不如这二位,却也是近來颇遭热议的话題,在我看來肯定还有许多高手不曾显露出來,只待这次天下会务一举成名天下知,”

    “你们又何必妄自菲薄,就你们几个的修为道法,也不一定就比这几位名声在外的大热门差,特别是荆州张兄,你的修为只是沒有施展出來,若是去城南擂台打上几场,只怕早已经是大热门了,”独孤剑难得的沒有冷言冷语,而是语气淡然的夸赞了几句,

    “独孤大哥这话说的对,那些人物哪能和我哥比,我哥那是沒有出手,要是出手的话,一个小拇指就把他们都打败了,”一听的独孤剑铁树开花的称赞张唤灵,张小丽不由对着个脾气古怪的家伙生了几分好感,

    “对,大好男儿逢此盛事,就当会当凌绝峰,一笑傲群雄,來咱们哥几个喝他一碗,”张唤灵满胸豪气,洒然道,

    “对,”

    “好,”

    张玄辰、李青小和独孤剑一起举杯,正要痛饮一杯,

    忽然客栈门外跑进來一名少年僧人,只见僧人不过十几岁,长得英俊非凡,

    这僧人正是枯叶寺后山的无相和尚,无相和尚走进客栈之后满脸焦急,不时回头观望,像是有什么人追他一样,

    估计是走投无路,只见无相和尚一咬牙,几步行到张玄辰这一桌,连连竖掌打躬道:“几位兄台,帮帮忙,待会若是有人來找小僧,还请帮忙遮掩则个,大恩……”无相和尚正说着,忽然听到门外有吆喝声,像老鼠见到猫一般,脸色一变先开桌布就钻到桌子底下,

    刚刚藏好,客栈大门处就跑进來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女子年不过二八,长相淡雅,亭亭玉立仿佛仙子一般,

    一时间,客栈里的人的目光不由都落在了这少女身上,

    “无相,无相,”女子喊了几声,见沒有回应,打量了一番后,问道:“不知道诸位可曾见过一个长相英俊的和尚來过,那和尚大概这么高……不对,不对……”粉红少女用手比划着,似乎又觉得不对,于是又将手稍稍的往下放了一点:“恩,大概这么高,”

    张玄辰正要接话,只见角落中走出一名二十几岁的邪恶青年,手中拿着一支叫不上名的旁门法宝,想來应该是來参加天下会武的修者,只见他面露邪笑,眼光猥琐的不住打量粉红少女的身材,嘿嘿笑道:“和尚倒是未曾见过,不过英俊少侠倒是有,姑娘,在下刘泽有礼了,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滚,姑奶奶今天沒有闲工夫,”红衣女子一手一甩,啪的一声,一巴掌将那刘泽打飞出去,

    虽然这一巴掌打的突然,但是能把一名修者打飞出去,要说是弱女子,鬼才信呢,

    张玄辰几人不由目瞪口呆,难怪那小和尚要躲,肯定是小和尚贪图这少女美色不成,才被人家追杀至此,张玄辰不由暗自想到,

    倒是张小丽刚刚看的那刘泽不像好人,这粉红色衣服少女打的着实解恨,不由抚掌赞道:“姐姐好本事,打得好,”

    那粉红色衣服的少女这才看到这一桌,见张小丽清丽可爱,旁边几人更是气质超群,定是不凡,有心结交,但是心中有事,只得莞尔道:“妹妹长得好生讨人喜欢,今日姐姐有事,改日遇到再和妹妹结交,对了,不知道几位兄台,可曾……”

    张玄辰等人一起抢道:“不曾……不曾……”

    张小丽正要说出实话,却见坐在对面的李青小暗打颜色,张玄辰更是偷偷的掐了张小丽一下,张小丽不明所以只好干笑两声,摇头道:“嘿嘿……不曾……不曾……”

    粉红衣服的少女见几人有些古怪,但是也來不及多想,拱手道了声谢,赶忙又追了出去,

    待得走得远了,那桌子底下的无相,这才爬将出來,长长的舒了口气,道:“适才几位兄台的救命之恩,小僧无相在此多谢了,”

    “原來是无相大师,却不知道你怎么惹得这美女了,难道你见色起意……”张玄辰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疑惑问道,

    “此事说來话长,”无相打眼看了一圈众位,只见在做几位都是青年才俊,必不是无名之辈,既然下山历练,当结交天下才俊才是,于是挨着独孤剑坐下,估计是被追的久了,口渴难耐,端起桌上张玄辰的一碗酒仰头就喝,

    “大师,那是……”

    几人正要劝阻说那是酒,却是已经來不及了,

    沒想到无相喝完之后,不由眼睛一亮咂巴着嘴,赞道:“三十年陈酿的女儿红,”

    众人不由愕然,无相不理众人兀自又倒了一碗,一饮而尽,这才道:“好酒好酒,”

    李青小回过神來,赞道:“妙,妙,妙,想到无相大师竟是如此洒脱不羁的妙人儿,在下李青小,今天算是认下大师这个朋友了,來大师,咱俩干一碗,”

    李青小自有在江湖中打滚,传承着风流才子李白的放荡不羁,今日里难道遇到一个同样离经叛道的知己,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好,”

    看不出这无相和尚长得斯文俊俏,却也是极为豪爽之人,转身就喝李青小干了一大碗,

    张玄辰见这无相豪爽随和,倒是叫人容易相处,不由玩笑道:“无相大师虽是和尚,但却是个妙人,刚刚青小连赞大师三个妙字,我看大师不若就叫三妙和尚吧,反而更为贴切,”

    “玄辰所言真是一语中的,这三妙的法号真真是为大师量身定做的,哈哈,”张唤灵眼神一亮,抚掌赞同道,

    无相听罢,连念了几声“三妙”,觉得颇有意味,于是笑道:“好好,好名字,以后我就叫三妙和尚了,有道是人生苦短日,难得缘分起,你我才相聚,今日三妙我说不得也要厚着脸皮赖上你们几位朋友了,”

    “哈哈……”

    众人不由被这言语不俗的三妙给逗乐了,几人言语相投,很快便熟悉起來,直呼姓名,

    一番言语之后才知道这三妙原來是枯叶寺的僧人,

    “原來三妙你是枯叶寺的高徒,早就听说枯叶寺的佛法精湛,今日一见三妙你,这才知道此言不虚,”李青小听说三妙竟是枯叶寺的高徒,不由赞赏道,

    “哪有,哪有,小僧只是个后山的弟子,不成器的,不成器的,这次奉师命趁着天下会武的机会下山历练,其实是抱着长长见识的心思來的,呵呵,”三妙连忙摆手谦虚道,

    “对了,三妙你怎么惹到那个粉红衣服的女子的,难不成……嘿嘿……”李青小眼睛连眨,一脸坏笑道,

    三妙无语的看了李青小一眼,郁闷到:“去你的,出家人四大皆空,小僧我怎么会有这等念头,你却是冤枉我了,不过要说起此事还要从我下山之时说起……”

    原來那粉红色衣服的少女名叫南宫无殇,也是一小修真家族的弟子,此次正逢天下会务的盛事,南宫家自然也是召集家族精英才俊北下会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