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卷 南宫无殇

作品:《邪动凌霄

    南宫无殇不知是何缘故,一人北下,那日正巧行到枯叶山下,遇到几名占路劫道的散修,

    散修修炼万般不易,沒有强大的师门后台,平日里想要得到丹药除了去修真城中求购,但是散修到底家底单薄,平日里靠着历练能挣的几块灵石1,机缘好的遇到某些天材地宝,自然是好,但是大部分人却难有这么大的机缘,只有抢劫落单的修者,若能抢到修者的丹药便留为几用,抢到法宝就换成丹药,

    其实就算是正派弟子遇到你动心的法宝或者天材地宝,有时候也会抢劫过來,修真界弱肉强食,本就沒有什么道理好说的,

    再说南宫无殇遇到几名散修劫道,本也不惧,这样的散修平日里南宫无殇不知道打发了多少,

    但是这次却是遇到了硬茬,几人一交上手,南宫无殇修为高上这几个毛贼许多,几招就斩杀了一名散修,其余散修知道厉害,哪敢再战,撒腿就逃,

    南宫无殇心中愤恨,暗道你们几个有眼无珠的小贼着实可恶,竟然來惹姑奶奶我,今天定要剪除了你们这些修真界的蛀虫,

    谁知道这几个散修背后却有一名实力强悍的散修撑腰,此人便是在梁州雁山一带名气不小的青峰真人,这青峰真人在散修中名声不佳,只因这人虽然修为高深,但是颇为不要脸,只要他看上的东西就丝毫不避讳,直接上去抢夺,哪怕对方只是个小辈,

    这南宫无殇虽然也勉强算得上是年轻才俊,但是到底和这名扬雁山的青峰真人差距不小,一经交手,不由险象环生,

    南宫无殇知道不敌,但是那青峰真人步步紧逼,势要灭杀了南宫无殇才肯罢休,南宫无殇别逼的是逃跑无路,求生无门,

    勉力打了十几招,已经是香汗淋漓,身上更是数处受伤,眼见着就要香殒玉消,

    恰巧三妙下山历练,路径此处,眼见南宫无殇受伤颇重,顷刻就要死于非命,大喝一声就冲了过去,虽然沒有斩杀青峰道人,但是还是救下了南宫无殇,

    这南宫无殇早已是苦苦支撑,此时一看得救,精神松懈,身子一软就昏了过去,

    三妙说到这里,端起酒盏喝了一口道:“我看南宫姑娘身受重伤,须得赶紧用疗伤药止血,不然恐有性命之忧,作为一个身怀正义的大好青年,你们说说,怎么能不管南宫姑娘的死活呢,于是我就给南宫姑娘宽衣,敷上疗伤圣药,谁曾想那南宫无殇醒來之后,硬说是这次出门之前,有前辈高人和她说过,此番北上或有一劫,若是有人相救,那相救之人就是你今生的道侣,故而那南宫姑娘整日里缠着我,要和我成亲,真是……真是不可理喻,”

    “啊,”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目瞪口呆,一脸无语,

    三妙点头会意,总算能有人明白自己的苦衷了,于是道:“你们也对这南宫无殇无语了吧,所以说这好人难做呀……”

    “滚,”

    李青小、张玄辰和独孤剑还有张唤灵,甚至于连未成年的张小丽都一起啐道,

    “那可是云英未嫁的二八女子,你竟然帮人家宽衣解带,我……南宫姐姐怎么沒有杀了你这家伙,”张小丽牙齿紧咬,气道,

    “可是那也是情非得已啊,”三妙大感冤枉,苦着脸道,

    “那个,三妙啊,你当时除了帮南宫姑娘疗伤,就沒有做点别的事情,”李青小笑着凑上去低声问道,

    “别的事情?”三妙嘀咕了一句,随即马上明白过來,连连摆手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单纯这般如我,怎么会做别的什么事情,那岂不是趁人之危,禽兽不如,”

    “真的沒有,”李青小还是有些不信,

    “真的沒有,”

    “我不信,”李青小两眼一翻,

    三妙懒得和李青小解释,这家伙思想不单纯,说了也是白说,于是道:“去去去,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整天胡思乱想,你看玄辰、唤灵还有独孤剑……他们就能明白我当时的想法,”

    “是吗,”李青小耸了耸肩,转过头一个个的看了过來,

    张玄辰等一起摇头道:“我们……也不信,”

    “哐,”

    三妙终于禁不住打击,白眼一翻以首叩桌,

    九九重阳,秋高气爽,在世俗间是登高望远,祭祀祖先的节日,

    但是今年的重阳,在修真界却是有着不一样的含义,因为就在今天,修真界三十年一届的修真盛事拉开了序幕,

    对于那些年轻一辈的修者來说,天下会武是个崭露头角的平台,

    安阳城南小枯叶寺门口的广场上人山人海,

    广场北方边缘正中处,数排座位上早已经坐满了各大派的重要人物,

    能坐在那里的至少是二流门派的精英长老,大部分都是一门执掌,

    其中最为出名的,自然是三大修真巨派的几位大人物:枯叶寺的清隆神僧,清善神僧,蓬莱阁的掌门东方旭和其夫人林英,天外山此次居然不是掌门前來,所以天外山的代表是胡长军长老,其余就是一些二流门派的掌门或者长老,

    几声钟鸣响彻云霄,清隆神僧起身对着广场之上众修者说了一通开场词,然后宣布比试开始,

    海选赛事要举行将近半个月,主要是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所以都來凑个热闹,估计两天之后,就鲜有什么大派长老來看了,

    随着清隆神僧的一声令下,第一批上台的十名擂主走上擂台,只见有僧有俗,有男有女,

    根据规则,每个人只能上台一次,被打下來,就算淘汰,只有连胜二十人,才算晋级,条件十分苛刻,当然要是擂主能守住擂台半个时辰,而沒有人敢挑战也算晋级,

    擂主站定,想要挑战的人只要到负责登记的僧人哪里登记要挑战谁,就可以上台挑战,

    张玄辰几人挤在一座擂台下面,台上站着一名雄壮的散修汉子,使得一个巨锤,很是威武,

    这散修名叫彭铁牛,天生神力,一个机会得高人传授练气法门,更是如虎添翼,上台一个多时辰已经连胜十三场,

    只要在胜七场就能晋级,七场而已,彭铁牛面带得意的拱手笑道:“不知道哪位道友肯上來赐教,”

    “彭道友好神力,某家來和你比划比划,”

    只见台下身形一闪,一个身着黑衣的粗狂汉子跃上擂台,拱手道:“在下巨剑门章君,还请彭道友多多赐教,”

    巨剑门是一个三流的修真门派,是分不到晋级名额的,这巨剑门的弟子却都是走巨剑路线,这章君身上也背着一柄黝黑的巨大阔剑,看着至少也有数百斤,

    “好,请赐教,”

    彭铁牛一声大吼,抡起锤子就砸了过去,

    这两人都是走力量型的,每次都是硬碰硬,毫无花巧可言,打的轰轰烈烈,但是两人修为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两个大家伙打來打去,真沒有什么看点,”张小丽噘嘴抱怨起來,

    “哈哈,小丽说的太对了,这样打多沒有意思,”李青小也笑道,

    “确实不好看,那彭铁牛看着占尽了优势,但是这巨剑门的小子在力量上运用的不他不知道好了多少,所以不用看都知道这彭铁牛必败,”张玄辰也摇头无奈道,

    果不其然,一刻钟后章君一剑将彭铁牛砸下了擂台,

    反正比试时间长的很,几人也不急着上台,

    “还是张大哥好,不用比试,就能直接晋级,”张小丽一脸羡慕的看着张玄辰,

    “扯,谁说我不用比试,在门内这名额可是十分珍贵的好不,门内大比的时候,我也是不知道打败多少对手才得到的,”张玄辰一脸郁闷,

    几人有转到另一座擂台之下,这个擂台上一个身着蓬莱阁弟子服的青年正在台上恢复元气,看來刚刚那一战消耗不少,

    片刻之后那青年站起身子,一脸倨傲道:“在下蓬莱阁弟子张志和,不知道还有谁敢上來和我打,”

    原來由于名额有限,就算是蓬莱阁这样的大门派也难免不够用,有些修为高深天资过人的弟子,就只得参加这海选赛了來晋级,

    灵石1:是天地灵气十分浓厚之地,经过万年自然形成的一种石头,石头中蕴含浓厚的天地灵气,可以直接吸收十分珍贵,也是修真界中的流通货币之一,用之可以购买丹药,功法,法宝等任何东西,比灵石更高一级的是灵晶,同样大的灵晶蕴含的灵气是同样大的灵石的千倍,加上灵晶蕴含的灵气质量更为纯净浓缩,是为更加珍贵,1晶石=10000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