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我是疯子

作品:《绝代疯少

    在买房要倾尽所有外加贷款的高房价年代,能买大面积豪宅的肯定是有钱人,拥有一套独栋别墅,更是身份的象征。◇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而拥有一个庄园单独用来居住,则是一般有钱人也难以想象的奢侈!

    杨家的庄园便坐落在天河市郊区风光和风水都非常好的一片区域,就杨泰生一家人居住,打理庄园的花匠、厨师、佣人、司机、保镖等人数要远比自家人多。

    这会儿在后面池塘边上,有个年轻男子坐在鹅卵石地上看着水面发呆。水面的倒影之中,他的脸却是变化不定,时而愤怒,时而凶悍,时而迷茫,时而痛苦……

    “小凡,你在这里晒太阳啊。”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个端庄的中年美妇。

    坐在地上的杨凡,是杨泰生的次子,中年美妇的话,他却是置之不理,没有任何的回应。

    中年美妇也没有在意,依然柔声说道:“天气热,晒着辛苦。回屋里吧?”

    依然没有回应,她继续道:“对了,听说来了客人找你父亲,好像还有你的朋友,去看看吧?”

    在杨凡依然没回应之后,她再说了一句:“就当帮帮阿姨,去看看有几个客人,是否留下吃饭,我好安排厨房。好么?”

    她似乎说那么多,只是关心杨凡,以免他继续坐在这里晒太阳了,她过来这一会儿,已经晒得很难受了。

    “好。”杨凡终于答应了一声,站了起来,也不再看她,低着头就走了。

    望着杨凡的背影,中年美妇露出了一丝略带阴冷的笑意。

    除了中央的主建筑,在庄园里还有多栋小楼,分别给杨泰生的子女们住。刚刚那中年美妇便是杨泰生现在的妻子陆洁,让杨凡去的是在中央主建筑的客厅。杨凡并没有直接从前面进去,而是从后面悄无声息过去,站在了屏风后面。

    ‘看看几个客人?不就是秦家来人了么?哼!当我是疯子,还当我傻子么?’杨凡暗暗冷笑,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陆洁去找杨凡,时间是算好了的,这会儿客厅里面主宾坐好品茗,客套完毕正要商讨正事的时候。

    “泰生兄,小弟今天来……实在有点难以启齿啊。您是明白人,我这是带着小女给您赔罪来了!”客厅内就三个人,此刻说话的秦玉革,起身来了一个大大的鞠躬。

    杨泰生叹了一口气:“老秦啊,我还没糊涂,都明白。你也不用说赔罪,洛伊侄女不仅仅长得国色天香,更是天资聪颖。原本跟我家老二是天生一对,但这杨凡这几年落下怪病,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实在配不上洛伊侄女。想当初我们也是为了子弟们好,既然不合适,也不能害了孩子……”

    秦玉革捶胸顿足自责,甚至在脸上轻轻抽打了一下自己耳光:“我真的是对不住你,对不住杨凡啊!可是……唉,都是做父母的。最近杨凡可好?”

    见他姿态做足,却毫无回转之意,杨泰生不禁暗怒!秦家大不如杨家,这几年和杨家结亲,获得不少直接间接的利益,飞跃式的快速发展了几年。如今却做出过河拆桥,上门退婚的事情来了!

    但想想自己曾经引以自傲的儿子,这几年变成尽人皆知疯子了,他又意兴索然。“没什么对不住的,你们都来了,那就如你们的意思,这门亲事就退了吧!”

    “等一下!”就在秦玉革露出欢欣之色,准备再骂自己几句下台的时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一位年轻女子开口了:“杨伯父,父亲,长辈面前本无洛伊说话的份,但事关重大,尤其关系洛伊的人生,贸然开口还请见谅!”

    秦玉革皱起了眉头,低声斥道:“洛伊,这是我们秦家对不起杨家,对不起泰生兄,还不道歉?”

    “洛伊侄女有什么话,请直说无妨。”杨泰生语气冷淡,他没发怒,是因为儿子的事而绝望消沉,可不是好欺负的,今日之后秦家也别再想沾光杨家任何利益!

    秦洛伊起身对杨泰生鞠躬行礼,无视父亲的斥责,“这门亲事是五年前就定下来了,当初我没有反对,便是接受嫁给杨凡。他当初没事,是这几年出毛病的。我们怎么能以此退婚?”

    “你……”一路前来,秦玉革就跟女儿商量了,秦洛伊没有任何的表态,他觉得能解开联姻枷锁,女儿肯定是满心欢喜,没想到却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跳出来反对!

    在杨泰生这种老江湖看来,这不过是父女俩配合演戏,依然冷淡:“难得你有此心意,杨家很感谢。但杨凡的情况你应该也有耳闻,我们不会强人所难!”

    秦洛伊摇了摇头,望着秦玉革:“爸,若是反过来呢?要是定亲之后,我生病了、毁容了,杨家也会退婚吗?您会什么感受?要是……我妈生病了,您也会抛弃她吗?”

    “这不一样!”秦玉革实在被这不孝女给气到了,脱口道:“杨凡不是身体有病,是脑子有病……对不起,泰生兄,我没别的意思。”他反应过来,赶忙道歉,然后压低声音道:“这是还没有结婚!有什么回去再说!”

    杨泰生这次却是怔怔的没有说话。

    秦洛伊决然道:“对我来说是一样的!如果只是世交朋友,自然不相干;但要我的丈夫生病了,我不会离婚抛弃!早已经定亲,杨凡便是我的未婚夫,我不会同意退亲的!”

    她的声音不大,却震撼了所有人。秦玉革气得只想要给她一个耳光,但在杨家面前又不能做得太明显。杨泰生也回过神来了,重新打量秦洛伊。

    屏风后面的杨凡皱眉纳闷,这个秦洛伊脑子也有问题?我都是疯子了,还跟我干吗?还是为了杨家的关系吧!可秦玉革不是吃素的,既然会来退亲,肯定是另攀上了高枝!

    僵持冷场,身位主人的杨泰生只好开口:“既然洛伊对我家杨凡有情有义,就暂且不论吧!你们还年轻,不急着结婚,或许过个一年半载杨凡的情况就好了。”

    ‘好个屁呀!以杨家的资源,几年都没能医好,还听说最近越来越疯,还能变好就怪了!’可这话秦玉革不能当杨泰生的面说出来,只能暗恨女儿有这决定都不跟他商量,又后悔当年没有选择杨泰生的长子杨天赐,也只怪当初杨凡表现远比杨天赐出色。

    “那是肯定的,杨凡这孩子吉人天相一定没事的。泰生兄,我今天也没脸留下来,这就告辞,改天再找你喝几盅赔罪!”秦玉革很光棍直接的提出告辞。

    这样尴尬的场面,杨泰生也没留他们,送他们出去外面。

    屏风后面的杨凡也是默默的离开了,秦家会退亲,他早就能猜到,也听说了秦家近期会来,所以刚才陆洁故意唆使他来,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层,但没想到秦洛伊会反对。

    五年前定亲时两人都还在读书,后来他的精神开始出问题,和秦洛伊也就没多少见面交流,当然不信她是重情重义。

    ‘难道秦玉革给她找的下家竟然比个疯子还不堪?’杨凡暗暗自嘲了一下。

    望着杨凡出来又回去池塘边发呆,陆洁心思也活跃了起来。‘竟然没有大闹发疯?不过被退亲羞辱,还亲耳听到,也会是很大的刺激,有可能更疯更傻!只要再等他发作,就一定坚持让泰生把他送去精神病院!留一段时间,吃多点药更混乱了,再送去国外精神病院疗养别回来,那才省心了……’

    她现在是这庄园的女主人,却非杨泰生的原配。杨泰生明媒正娶的妻子是杨凡的母亲唐月丹,陆洁原是杨在外面的情人小三,但当年唐月丹一直没有生小孩,陆洁却抢先生了一个儿子杨天赐。母凭子贵,别说杨泰生,就是整个杨家也默许接纳了她,但也只是在外面好吃好住的养着。

    她本以为靠着儿子终究有机会扶正,没想到唐月丹生了杨凡,杨天赐即便是长子,却只是私生子的身份!

    在扶正无望,威胁大增的情况下,陆洁当初是想尽办法稳住杨泰生,而她也真能生,先后又为杨家添了一子一女!

    大家族最重视人丁兴旺,为杨家育有三位后代,陆洁的身份得到杨家长辈的认可。加上唐月丹在杨凡出生之后,就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儿子身上,和杨泰生也冷淡,也不去计较他们的事,陆洁母子四人便搬入了庄园一起生活。数年后唐月丹因病去世,杨泰生才正式续弦的娶了陆洁。

    可地位稳定了,陆洁却还是不安心!杨凡自小被唐月丹教育得很好,童年丧母后更是奋发图强,学习各种技能知识都非常用功,天赋有好,少年时代便各方面都远胜杨天赐,长大后必然受到杨家重点栽培。她担心三个子女,别说成为杨家下一代翘楚,估计到头来连杨泰生一脉的产业都继承不了多少。

    没想到老天再一次帮她了!在杨凡开始崭露头角,有少年天才之称后不久,便出现了精神问题,开始发疯!

    这无疑是最好的机会,若能把杨凡赶走,送去精神病院,环境和资源都受到极大约束,此消彼长,杨天赐再争气点,或许就能进入杨家重点栽培范围了,再不济将来也能把杨泰生的家业继承到手!

    所以像今天这样,假借关心刺激疯子杨凡的事,陆洁不是第一次,更不会是最后一次。甚至杨凡这几年的药,有一些都被她多次偷偷调换。就差没有亲自下毒了!那也不是她好心,是难以做到无声无息,怕被发现牵连得不偿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