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阴气冲天

作品:《绝代疯少

    坐在车上的秦玉革很想要给女儿一个耳光,但有舍不得。〓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只能苦口婆心的劝说道:“洛伊啊,身位父亲,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嫁给一个疯子呢?而且听说那杨凡是越来越疯,根本就没有转好的迹象。所以豁出这张老脸,哪怕得罪杨家,我也要给你退了这门亲事!可你……唉!”

    秦洛伊一脸的冰霜,冷笑了一声:“当然不能看我嫁给疯子,估计还给我找了一个更好的吧?当初为了巴结杨家,投资潜力股,我才十五岁就给我定亲了!现在杨家的少年天才变成了杨疯子,以后不能给你、给秦家带来更大的利益,就把我赎身另卖?”

    “你说什么?”秦玉革脸色变了变,厉声喝道。

    “哼!我是你们的骨肉,你们对我有养育之恩。既然身为秦家子女必须要为家族利益牺牲,那我不反抗,但我已经卖过一次了,不想被赎身再卖!您想给我卖出个三姓家奴的名声么?你们不要脸,我还……”

    一再被女儿当面说卖女儿、不要脸,秦玉革脸皮再厚也受不了,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打在了秦洛伊粉妆玉琢的俏脸上!

    秦洛伊嘴角被打得裂开出血,脸上也是红印,但她却惨然冷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这是我的命,我还就嫁这个疯子!”

    ……

    杨泰生来到了池塘边,在杨凡的身边坐了下来。

    “没事吧?”

    对于儿子这个病,杨泰生、甚至整个杨家都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国内外、中西医的名家都看过,却都没有办法。大脑精神方面的病,医学开拓还是有限的,没有治本的办法。治标的药物只能是镇静一类效果,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把疯子变成傻子。

    杨凡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因为恨我,才积压了心病?”杨泰生被刚才秦洛伊对秦玉革的质问触动了。

    唐月丹的早早病逝,多少也有陆洁为他生了三个子女,并住在一起的原因吧!没有哪个女人能真的不在乎,也没有谁不会被人背后议论。而他很清楚妻子的去世对儿子的影响有多大!

    杨凡摇了摇头。

    他的病这几年越来越严重,发作越来越多,也没有明显规律,没发作的时候,人还是很清醒的。

    转头看了一下父亲,见他目光有点痴呆的望着池塘,杨凡暗叹了一声,他的问题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不想也不能跟别人说,说出来只会觉得他更疯!所以这会儿清醒着,也不能跟父亲多解释什么。

    “我想去看妈。”

    杨泰生回过神来,想了一下,苦笑道:“是啊,又要到七月十五了。”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我让人送你过去。”杨泰生也习惯了,直接答应。

    ……

    不想见到陆洁的嘴脸,唐月丹在陆洁搬入庄园之后,便自己买了一套山间别墅,常常带着杨凡单独住到山间别墅去。后来她生病了,陆洁趁机各种刺激,让她更是一直住在山间别墅,眼不见为净。去世后也是埋在别墅后面,别墅是留给了杨凡,她的遗愿是想要这样看着儿子……

    她去世的时候正好是七月十五,每年这个时候,杨凡都会去别墅住几天“陪母亲”。还小的时候被杨泰生限制,平时不让去,随着渐渐长大,他想要去别墅住,也就交待一下。而杨泰生自己太忙,也多少于心有愧,极少陪同前往。

    那套别墅是母亲留给他的礼物,也是母亲安息的地方,杨凡近几年都不愿意别人去打扰,不要佣人,都自己收拾,司机也就送他过去和接他离开,期间都是他一个人住在别墅。

    今年的中元,又是杨凡一个人独守在别墅。

    在司机送过来之后,他趁着精神正常收拾了一下房子,把母亲坟前坟上的杂草落叶清扫了一下。

    阴历的七月十五,是传统祭祖的中元节,相传这是鬼门关大开,鬼魂上来收取祭品的日子,又叫鬼节。不仅在中国,在古印度佛教传统里,七月十五也是做法事超度逝者的盂兰盆节,也叫孝亲节。

    杨凡并没有带着纸钱之类来烧,他只是单纯的坐在坟前陪着母亲。活人的祭品并非真能到达亡魂那里,只是寄托了一种怀念。他人已经在这里,就没必要走那形式。

    鬼门关会不会大开,他不清楚,但有一点他已经确认了,那就是阴历七月十五这一天晚上的几个时辰,真的是全年阴气最盛的一段时间!

    “妈,我曾经以为她下毒下药害了您……我那时候还小,没有力量,没有证据,我只能拼命努力忍着,等我成长。在那些年,我每次来看您,都是白天,然后爸会把我带走。直到我长大了,从前几年开始,我不让他们谁来,也能在这里陪您到晚上……一年又一年,我才发觉了事实的真相……”

    杨凡躺在母亲坟墓旁边的浓密草丛里,望着天上的星星,仿佛跟母亲聊天一样自言自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风水很好,但却阴气太盛,其实适合的是阴宅,而不是阳宅。当年经常来这里住,让您和我的身体都变差。七月十五更是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节……阳气旺盛的城市会冲得非常淡,而这里却是阴上加阴,很容易吸聚刚刚离体的灵魂……您是不是除了阴气太盛导致的生病,还有受到其他灵魂附体的冲击?”

    杨凡苦笑了一声:“您儿子大概从小沾染阴气,或者出生的时日也是属阴的关系。这几年在这里陪您的日子,我已经受到了多个灵魂的附体冲击……他们都想要吞并我的灵魂,拥有我的身体,可我是您唯一的儿子,还没有为您报仇,我不能死!每次都让我扛住了……只是别的灵魂还在我的身体里,有时候我也无法控制,便做出惊世骇俗之举,说出莫名其妙的话,每次冲击抵抗时,也就成了我发疯的发病……”

    “没有医生会相信,也没有人能帮得了我。几年下来,到去年我基本证明了是在这里受到灵魂附体冲击的。在别人看来我越来越疯了,说话语气反差大,思维混乱,不过是因为我体内来自不同地方的灵魂更多了……在和它们对抗的过程中,我感觉我的灵魂也获得了成长,变得更加的强大……可是我也无法降服融合它们……”

    也正因为如此,医生开的药他都没吃,所以陆洁偷偷调换对他没有影响。

    “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只能继续冒险,今晚再守着这里,看看在这阴气最盛的时间,会不会有融合它们的机缘。”

    没有人回答他,旁边只是一座孤坟而已。杨凡不是心中默想,而是自言自语的跟“母亲”说出来,也不免有给自己打气助威的味道。

    根据杨凡自己的非专业推断,酉时5-7点过后,便进入晚上,阴气最盛,经过戌7-9点、亥9-11点两个时辰,到子时11-1点则开始阴尽阳生,午夜12点是阴气最旺盛的巅峰!所以天黑之后,他就在这里等着,有母亲的坟陪着,也给他心理上的安慰和力量,他做好了对抗所有灵魂的准备!

    斗转星移,不知道过了多久。

    杨凡自己感受不到阴气,但他能感受到他体内的灵魂们开始蠢蠢欲动,全部都变得更加的强势起来!

    在附体他身上的灵魂里面,有两个最为强大。其中一个是异世界沙场战死的强者,那强烈的铁血杀伐意念,几乎直接把所有灵魂都磨灭!所幸的是,当时还有一个未来世界走火入魔而死的武道宗师灵魂几乎是同时附体,为了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武道宗师的灵魂对抗上了异世强者。

    他们都想要吞并灭杀了对方,争斗间却是互相消耗,而连杨凡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们消耗的灵魂力量,却是滋养着他这个本体主人的灵魂。前几年他就是这样对抗中强大起来的,他们两个互斗间,也让他渔翁得利,而没有被其中一个夺舍成功,其他更弱小的灵魂也得以没被磨灭。

    现在这一刻,他发现所有灵魂都变强了,这两个最强的更是几乎疯狂起来,达到他无法控制的堤旖!

    ‘来了么?现在阴气最盛么?这是你们的机缘,也是我的机缘!想要搞死老子?看老子不先搞死你们!’杨凡咬牙切齿,默默呐喊着!人非常的难受,整个灵魂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出现了异变,他躺着的草丛,竟然有规律的迅速变动了起来!那些本来就长得很长的草,开始疯狂的暴长了了起来,更诡异是,颜色也变化了起来,时而墨绿、时而妖红、甚至晶莹剔透……而且它们铺天盖地的往杨凡的身上裹了过来,似乎想要把他吞没一般!

    ‘操!连草都想要来搞我?’看着这些诡异怪草的行为,杨凡暴喝一声,脑海里继续对抗所有的灵魂,双手却大把大把的把草往嘴巴里塞,他的人更是像饿极了的牲口一样,疯狂嚼吞着这些草!

    疯狂的杨凡,也不管这是不是大毒草,是不是成精的草妖,和那些穿越附体的灵魂一样,都是要夺舍他的敌人!

    扯烂!

    咬碎!

    吞吃!

    杨凡把几年来对抗这些灵魂无法实质性做到的积怨,都爆发了出来。他吃的不是草,是那些让他痛苦痛恨的灵魂敌人!

    若是有人看到杨凡黑夜中在坟地旁疯狂吃草的画面,肯定都会觉得这是一个疯子!哪怕是亲生父亲杨泰生,也会觉得儿子这是病得更重了。

    而此刻,只有一座母亲的孤坟陪着疯狂的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