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 好看么?

作品:《绝代疯少

    林诺澜很理智的在售票厅门口等着杨凡,没有贸然出去寻找。★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看到他提着盒饭回来,打趣了一句。

    “这是他们的地盘,竟然没撞见被堵,你也算是运气不错!”

    “运气不好!”杨凡摇头,“我撞见他们了,他们也真的要打我,不过全部被我打趴下了。虽然未必能让他们改过自新,但应该不敢那么嚣张了吧。”

    他的实话实说,让林诺澜‘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看得出你这人很想要学人幽默,不过可惜先天有缺陷,表情太呆板了!不是那么好骗的……记住,贫嘴的时候要眉飞色舞;吹牛的时候要表情夸张!”

    “……”杨凡无语,我什么时候吹牛了?我怎么表情呆板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表情落在林诺澜眼中,又是呆头呆脑的表现。她伸出玉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玉指潇洒的打了一个响指,“走啦!进去再说。”

    进去候车室,杨凡让她吃饭,又去车站的小卖部给她买了矿泉水过来,考虑到之前擦拭头上啤酒用完了她的纸巾,又给买了两包。

    “谢了哈。”

    “不用。”

    “你还挺细心的吧!”林诺澜看着纸巾,然后又开玩笑的说:“不过男人太细心了,你不怕别人觉得你很娘吗?”

    杨凡无语,指了指头顶。

    “哈哈,是哦,很娘的男生也很理智,做不出这动作来的,这有点二!”

    “……”杨凡懒得看她了,转而打量起这不大的县城候车室来,他以前从来没有出现在这种地方。大包小包的等车旅客,车站的广播,检票口“xx方向要发车了”的人工催促,都让他觉得很新奇。

    “别生气嘛!虽然有点二,但我还蛮喜欢的,挺有男子气概。”林诺澜吃饭之余笑着安慰他。

    “去华安市要多久?”杨凡不会计较那些。

    “很快,一个多小时。”

    杨凡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华安市的旅店一般多少钱?”

    “旅店多少钱?”林诺澜瞪大了眼睛。

    杨凡掏出了所有的现金,他的钱是处理两个杀手身上钱包时留下的,也是他们的零钱,并没有多少。除了用掉的,现在就剩下几百块了。他以前要去哪里,杨泰生都会让助理全程安排妥帖,即便需要他自己用钱的,也是刷卡居多。并不清楚酒店行情,但几百块五星级酒店是住不起的,只能考虑小旅馆。

    “你就这点钱?”林诺澜又问了一句。

    “是啊。”

    谁会在车站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大咧咧的点钱?一直觉得他有点呆的林诺澜,更是相信他的老实,觉得他又是犯了缺乏生活经验的毛病。

    “那几个人真的走眼了,还以为你是大肥羊,要知道就这点钱,还真懒得出手啊!”林诺澜摇头叹道,然后低声说:“收起来吧!别这点钱都让人偷光你了。”

    “你不是说这点钱他们懒得出手吗?”杨凡把钱收了起来。

    林诺澜白了他一眼:“骗子小偷也有很多,出动几个人弄你这点钱,就亏了。但一个小偷就不介意收下你这点小钱!旅馆……要求不高的话应该不贵吧。”

    “哦。”杨凡没有再说话,略微有点茫然的张望着候车室内。

    不想回去,那就该自己挣钱生活了!出生在杨家,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有人做好,也让他在很多方面缺少锻炼,这也算是历练的开始了。华安市?既然走到这里,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他心中有傲骨,陆洁二十多年来巴望算计着的家业、家族的重视,在杨凡看来不过如此!他完全相信他能双手创造世界!

    林诺澜好奇的看着这个安静的男子,他的呆其实只是比较老实单纯吧!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要离家出走呢?他这样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又只有几百块钱傍身,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能生活一个星期都不错吧?

    “看我干什么?要发车了,还不快吃完?”杨凡在想着事情,却没有完全的出神,听到车站广播后,淡淡的提醒了一句。

    林诺澜被他发现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但她脸不红气不喘的笑道:“看你长得帅呗!来,帅锅锅,给姐笑一个!”

    “……”杨凡无奈,看她已经整理好在擦嘴了,帮她把饭盒拿去扔了。

    看着那还陌生的背影,面带着微笑的林诺澜心里却有点奇怪的感觉,因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她身边的异性不乏有讨好她的,但很奇怪的,杨凡明显不是讨好她的,只是那么自然的就做了那些,可从他的动作来看,又似乎挺生疏。让她对他更是好奇了几分……

    ……

    上车之后,两个人坐在一起。林诺澜小声问道:“你家庭条件是不是很好?”

    “还行吧。”杨凡简单应付了一下:“就因为我的鞋子、包看起来挺高档?”

    林诺澜摇头,又继续猜测道:“你是独生子女吧?看你没有什么生活经验,肯定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的。”

    杨凡不想多提这方面的,但也没有撒谎:“我妈就生了我一个,自然比较疼我。”

    “家庭条件好,又只是一个独苗,肯定对你很好。但你现在出来了,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以后都需要自己面对社会了。你的态度要改,对人要客气一点;各种生活细节也要多留意,比方说你发现钱不多了,会想要规划一下,这就是好的。”林诺澜不谦虚的指点了起来。

    杨凡点点头,“就是要对你客气点吧?谢谢。”

    “孺子可教!”林诺澜笑道:“看,说句谢谢也不是那么难的嘛!我是心胸宽广,不会计较什么,可其他人就难说了。我们做业务的深知礼多人不怪的道理!”

    杨凡正侧身看着她说话,听她这么说,目光落在了她的胸前。衬衫扣子之间是有一段段空隙的,正常站着没什么,但坐着就可能因拱起而露出空隙,他现在正好坐在能扣上去的一边,这一留意,发现露出一缕春光,不仅能看到高耸内的胸罩颜色,还依稀看到一抹雪白。

    “嗯,不仅心胸宽广,还很崇高……”

    林诺澜没发现他的目光聚焦之处,有点小得意的说:“那是!像今天这样的事,也就遇到崇高的我,别人才懒得多管闲事呢。对了,你是不是因为家里反对你找的女朋友才跑出来的?”

    “……”

    衬衫的缝隙有限,那半寸春光需要一眼不眨的仔细盯着,杨凡一下没来得及回答她。林诺澜也看着他说话,顿时就看到了他的目光所在!

    “好看么?”

    “……”偷瞄人刑炜被发现,让杨凡微微脸红,忙摇了摇头:“不好看……”

    “啧啧,偷看还嫌不好看,你敢再无耻点么?”林诺澜冷笑。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很好看……也不是,我是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发现怎么说都不恰当,杨凡干脆沉默下来,人也冷静了下来。

    “哼,那要不要我解开扣子给你看?”

    “好啊,你敢解我就敢看。”杨凡坦然面对她讽刺的目光。

    轮到林诺澜有点无语了,他这态度倒让她不好说下去了。

    “为什么会觉得是因为女朋友呢?”

    林诺澜已经拉了拉衣服,又用手抚平了前襟,确保不会走光了,也没回到了这个话题。“哼,你们这年纪的除了搞对象被反对之外,还能有什么事情会离家出走?”

    “……”杨凡哑然失笑:“什么叫我们这年纪,你很大么?”刚刚目测貌似真的很大……这让他又加了一句:“我说年纪。”

    加的一句欲盖弥彰,让林诺澜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而是拿出耳机听音乐。

    杨凡也没有再搭讪,目光落在车窗外。

    林诺澜在外面跑车马劳顿,加上吃饱了午饭,也有点犯困,听着音乐就睡着了。

    一路无话到了华安市,林诺澜带着杨凡走出车站。

    “我要回公司,你自己想想要去哪里、做什么吧。小旅馆的话,这车站附近就有很多,一般都是在外面明码标价,条件可能不太好,但也不会太贵。不过你自己要小心安全,贵重物品随身携带着。”林诺澜指了指那边很多家旅馆,叮嘱了几句。萍水相逢,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杨凡点点头:“我会的,谢谢。”

    林诺澜准备走,但又犹豫了一下:“把你手机给我吧,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打电话给我。”

    杨凡拍了拍口袋:“没带呢。”

    “电话都不带,你这娃出走的也太绝了吧?”林诺澜有点无语。

    杨凡笑笑:“没事,没什么需要。”

    “等你钱被人偷了、花光了,你就会知道有没有需要!”林诺澜抢白了一句,然后又望了他一眼,微微蹙眉的犹豫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