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不会偷我东西吧?

作品:《绝代疯少

    听到他们的对话,冯晓晨忙摇晃着林诺澜的肩膀。★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诺澜姐,杨凡人家这么好心,我都很感动了,你就别赶人走啊。”

    林诺澜听到杨凡的话,也是心里一软,昨天和那经理通电话她就在旁边听着,虽然说是下周就让他上班,可没说会有食宿全包。而且新上班哪有那么快能拿到工资?最快也得下个月,他说一个星期就能搬走,也就是想要几天想办法啊!

    “我没有赶他走的意思,可是……你显然是大手大脚花钱惯了!空调、冰箱、洗衣机这些虽然能改善生活,但却不是必需品。吃和住,才是必需的!你要分清楚主次呀!”

    杨凡苦笑了一声,“还真是。当时觉得一叠钱很多,没想到连三台空调都买不下来,现在还有一千多余额。”

    装了两个卧室,竟然还想要连客厅也装上空调!林诺澜想要说他真的是败家子,出门工作不容易,在条件还没有优越的情况下,用得着那么讲究吗?

    “我说……杨凡就不用去找房子住了吧?他一来就为我们投资了那么多,就当是房租嘛。要不你跟我睡,把那房间给杨凡睡。现在有空调了,也不会热,我们挤挤。”冯晓晨在后面出主意。

    林诺澜反手拍了她臀部一下,“你怎么不把你那间让给他睡?”

    “行啊,我没问题。”

    “留下来以后就多一个人负担房费是吧?”

    冯晓晨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虽然没有山穷水尽,却真的捉襟见肘,见把房租分摊少一点还是乐意的。当然,前提还是跟杨凡一见如故,合得来。

    看她们竟然要让房间给他睡,杨凡忙说:“你们不用那么客气!我睡客厅就好了,只是一个星期……”

    林诺澜瞪了他一眼:“别提什么一个星期了,就当你跟我们合租了!你要搬走的话,那也得把你买的冰箱、空调、洗衣机也一并搬走。”

    她这么一说,杨凡就不好说什么了。他想说一个星期之后能拿到十万的话,无论是租房还是电器他都能搞定,但现在还没到手,这也不好向她们详说。而且林诺澜这话说得很干脆,如果他人不在这里了,她肯定不会要他买的这些东西。

    “我床大一点,你搬我这边睡吧!”

    见林诺澜答应了,也强势说服杨凡了,冯晓晨兴奋的晃动她的肩膀:“没问题!其实我要上夜班的话,就不会影响嘛。不过杨凡看起来没什么行李,我的东西不用搬了,我要拿什么就过去拿好了。小凡哥,你不会偷我的内衣裤亵玩吧?”

    “……”杨凡和林诺澜都满头黑线,这小家伙言语总是那样的奔放。

    “其实你偷着玩了我也不知道,只要别弄脏了……

    “冯晓晨!煮饭去!”林诺澜已经听不下去了,这简直是鼓励杨凡犯罪嘛!

    ……

    让杨凡有点惊讶,林诺澜竟然烧得一手好菜!

    她们晚餐买菜自己煮饭,不仅仅是省钱和干净卫生一点,她的手艺也是没得说。虽然调料食材的丰富程度无法跟餐厅酒楼比,做出来的菜也不是菜系标准,只是家常风味,但味道真的很不错。

    消除了怀疑误会,加上杨凡能把身上大部分的钱都为她们着想买东西,让一顿饭下来,她们两个更进一步的完全接纳了杨凡。虽然只是认识两天,但已经把他当作好朋友对待了。冯晓晨表示今晚上杨凡就睡她的床,她的电脑也随便他用。

    在冯晓晨去上班之后,林诺澜便为谁先洗澡的问题纠结了起来。

    昨晚是她先洗澡,接着就把衣服洗了。现在买回洗衣机了,也就省了手洗。但现在水电费也不便宜,节俭持家的林诺澜当然是觉得把大家的衣服一次性洗。可如果她先洗的话,她换下的衣服就要放在里面。万一杨凡向冯晓晨说的那样拿她内衣裤亵玩……

    这可不是老实不老实的问题,男人都有色心。再说,人不可貌相,言语豪放的冯晓晨可以很纯洁,呆头呆脑的杨凡,也可能会yd邪恶。

    可她上了一天的班,跑业务也常常要出门,下班后还去买菜,刚才还炒菜。除了一身汗,实在想要早一点洗澡……磨蹭了一阵,才霍然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衣服裤子什么的可以和杨凡的一起洗,内衣裤就先手洗嘛,那不太麻烦,也不会浪费多少水。

    在林诺澜进去洗澡的时候,杨凡开门仔细看了一下冯晓晨的房间,刚才装空调的时候没细看。在他看来,无论是房间还是床都不大,里面东西也不是很多。当然,床肯定要比沙发大。只是……这房间布置得很少女梦幻系,让他觉得睡冯晓晨的床,还不如沙发会自然一点。

    这时候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是何斌的手机号码。两天都没有电话进来,看来林诺澜的私人电话真的不多,大多是她另外一个手机,杨凡也安心暂用她的手机。

    “是杨凡吧?”

    “什么事?”听到是何斌的声音,杨凡直接问。

    “下午说的事……”何斌迟疑了一下,然后直接说道:“就是现在要找你开会!”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钱还没拿到呢!

    杨凡没有推脱:“时间,地点。”

    何斌看他这么爽快,马上告诉了他时间和地址,让他赶紧过去。

    挂了电话看了一下时间,不熟悉环境不确定过去需要多久,杨凡自得赶紧出门,无法等林诺澜洗完澡出来。

    话说里面刚刚抹上沐浴露的林诺澜,突然听到敲门声,不由得吃了一惊,本能的护住重点部位,一时间也忘记刚才有没有锁住门了,毕竟平时就她们两个,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习惯还是很难改变的。

    “你别进来!”

    “我不进去,我是跟你说一下,我有事出去一趟,可能要晚一点回来。”

    听到杨凡的话,林诺澜哑然失笑,这真的是不习惯啊,只是听到敲门就乱想了,人家正正经经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随便闯进来呢?

    “知道了,你人生堤旎熟的,自己小心一点。晚一点回来……你从我包里拿我的钥匙和居住证带上,回来自己上来。”

    她没有问杨凡去哪里、干什么,只是听说要晚一点,便让他自己带上钥匙。除了钥匙,进楼门禁需要刷租户居住证或身份证确认资料,她懒得等电话给他开门。

    “好的。”杨凡有点感激。

    让他自己拿钥匙,有坏心的话,完全可以趁机配上一套,做坏事就方便了,而居住证也等于把她的信息全部透露了。林诺澜能这样说,是对他完全的信任!

    ……

    离开小区,杨凡小跑到一个车流更多的地方,等到出租车,直接前往何斌说的地方。

    原以为那个地址就是赵迒那个私家花园,车到的时候,才发现是一栋商厦。

    向司机确认了一下就是这里之后,杨凡让他往前再开了两百米,付钱后看着车走了,再自己折返到目的地。这红会是一个组织,他必须要小心一点,否则他们跟上出租车,抓了司机追问,就能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上车,追查他的下落范围就大大缩小了。

    商厦门前灯光敞亮,没有什么人,杨凡一直走到入口,正准备打电话时,看到有两个黑衣服大汉。一见到他,那两个人马上迎了上来。

    “您是……杨先生?”

    下午没有细看,杨凡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赵迒家见到的人。想起何斌的说态度要强势一点,怎么说也是赵迒指定的暂替者!

    他当即皱眉乜斜了一眼:“何斌呢?就让你们等我?”

    两个大汉确认了是杨凡,在不清楚来头的情况下,只能恭敬回答:“何先生在上面等您,请跟我们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