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是不是跟你们有关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并没有打车走远,只是找了一个地方吃饭而已。 免 费小说

    点完菜之后,没有了外人,冯晓晨也没有再没心没肺,而是有点担心的望着杨凡。“小凡哥,今天真的谢谢你,要不然我就麻烦了。可是你这样,会不会……”

    杨凡摇摇头:“放心,他们不会报警,也不敢找人报复我。但报复你就不一定了,所以我刚才警告你别过去那边了。”

    “嗯……可是你……”冯晓晨比划了一下,两样放光:“你怎么那么厉害?你练过功夫?”

    杨凡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用另外一个问题来应对:“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能兼职做人家的保镖?”

    “对哦!”冯晓晨一拍脑袋,“我都忘记了!那次你被割伤j……咳,咳……就是一个美女送你来医院的。你当时说她是你的老板,可后来你天天上班,都没见你再跟她工作了呀。”对于那个冷艳美女赵天紫,她还是印象深刻的。

    “所以说是兼职,有需要的时候才找我,平时另外有人保护她。”

    “噢——,原来‘有需要的时候才找你’呀……懂了!”冯晓晨故意的歧义了一下。

    “你呢?”杨凡没去解释什么,“想去买手机?要不等会儿陪你去别的地方买?”

    冯晓晨马上摇头,然后又点点头:“不是我买,是我看你用诺澜姐的手机。想着你有一点钱都贴补到帮我们了,我帮你买个手机也是应该的。但去看了一下,我又不想买太低端的,他们就趁着推销我新出的一款什么旗舰机皇。可那价格我买不起,根本就没做预备。他们很热情,说跟我介绍、可以先了解一下,等降价再买也可以。就这样被他们忽悠着……”

    杨凡惊讶之余,又是心中一暖,没想到冯晓晨竟然是想要给他买个手机!哪怕没有钱买多高档的,光这分心就很值钱了。

    “谢谢。”

    “说什么谢谢呀!你给我们装空调、洗衣机的时候,我也没有跟你客气呀。”

    “好,那就不跟你客气。刚才那钱你别再说给我了,这一顿你请就好了。”

    “那……好吧!”

    ……

    在杨凡吃饭的此刻,至少有三拨人是吃不下饭的。

    那个店长已经把订书钉拔出来了,自然是痛的死去活来,这件事他马上向老板汇报了。细节当然会有所变化,就说是有个贼偷了东西被抓现形还仗着身手了得对他们施暴,最终把手机拿走,还以拉坏了一个包为由索要了近万现金离去。

    除了跟老板的说词不一样,他也把杨凡扔出来的那个手机自己藏起来了,反正罪名扣在杨凡和冯晓晨头上,他私藏还能弥补一点损失。当然,他也勒令看到了现场的那个女店员不许说出去,否则让她一个人承担包的赔偿损失。包是她拉扯烂的,现金也是她拿的,那女店员哪敢乱说?店长怎样吩咐她就怎样答应。

    在一个私人会所的秘密包间里面,也有人吃不下饭。

    “老黄,那个杨凡的来历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之前从来没在赵家出现过,当日赵迒和赵天紫出去金光山散步,没有其他人陪同,后来发病,就是那个杨凡背着他回去的。这就是他第一次出现,何斌赵天紫他们也不是那么相信他,据说送他离开的时候,九毅本想安排人跟踪的,但看那小子很精明怕生事端才放弃。”

    “哼!这个混蛋害得我一无所有,我不会放过他的!你们也别得意,他能撸了我来下马威,随便也能撸了你们!这么一个来路不正的,或许赵迒自己都没想到,你们要不帮我弄死他,用不了多久红会就会是他一手遮天,然后一个个把你们分化击破!”

    “看你说的,咱们老哥们,那会得意呢?这不还好吃好喝供着你啊,我们还没拿你什么利益呢。”

    “话说要不是我们护着,老黄你可能被人弄了。墙倒众人推,这次瓜分了你地盘的人,谁能心安?只有把你弄死才能心安!”

    “我知道你们哥俩够意思,我就是憋屈!我那一刀就算没把他阉割,应该也伤得不轻吧?真的没有消息?”

    “打听之后能确认的就是赵天紫把他送去医院了,但当晚就走了,之后再没有就医记录。”

    “娘的!再见到他老子要剁他的头!”

    杨家庄园,杨泰生也是吃不下饭!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维持一段时间了,别墅附近山区完全地毯式搜索了几遍,基本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在跟其他家族通气之后,虽然不乏有人看笑话,但均表示从没动杨家子弟的心思。秦玉革更是亲自上门找了他,拉开衣服要他挖心脏,以此来证明他与杨凡的失踪无关。

    杨天庆、杨雨婷吃完饭离开了,杨泰生还只是喝了一点汤。杨天赐也吃完饭了,但还在恭敬的向父亲汇报一些东西,这些天他是比任何时候表现都好。

    “泰生,你该吃点东西。你最近吃不好、睡不好,身体怎么吃得消呢?”陆洁贤惠的劝说着,又给他盛汤,把没吃的米饭换了热的。

    杨泰生根本没心思听杨天赐在说什么,喝了一口汤之后,起身说道:“你们到我书房来一下!”

    看着他说完就走了,杨天赐忙向陆洁望过去。

    陆洁在杨泰生走开之后,压低声音道:“现在就是你表现的时候!那死疯子多失踪一天,对我们就多一天有利。你爸精神不好,你的机会就更多!”

    “我知道了,妈。”

    “等会儿注意点,要是给你重任,要表现出郑重,别喜形于色,那样就轻佻不堪重任了!要是挑你的毛病,你也要附和他。他现在容易发脾气,你越是忍耐,回头他越会觉得愧疚,给你的机会就更多!”陆洁在面授机宜之后,用湿毛巾擦手后,跟杨天赐一起前往书房。

    书房里的杨泰生已经点上一根烟,看他们进来,让杨天赐把门关好。

    “泰生,怎么又抽上烟了?这对你肺不好。”陆洁一脸痛心的过去,但并没有让他把烟放下,而是温柔的给他揉捏头部。

    杨泰生叹了一口气:“是不是跟你们有关。”

    “什么?”陆洁继续揉捏他的头部:“什么东西有关啊?”

    “爸,你指的是……?”杨天赐也小声问道。

    “小凡的失踪,是不是跟你们有关。”杨泰生问出这句话,费了很大的力气。这是他憋了十多天一直不愿想、不愿承认,但最终还是嫌疑最大,在一天天没有音讯之下,他终于问出来了。--晚上8点还有更新

    加更致谢书友升为护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