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收买人心

作品:《绝代疯少

    有书友说封面丑,换了封面,欢迎讨论,不好再换,精通s的有才书友欢迎帮忙弄一个120x150大小非真人

    “来、来!请入座!别因为多了我这个陌生的老家伙就拘束了。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黄浩然客气的邀请杨凡入座。

    传统的方桌,上首叫主席、上席,对面则是客席、下席,两边则是陪席。现在他们吃饭是大圆桌,跟方桌不一样,客席、陪席没有那么明确。但上首主席位还是有的,在论资排辈的社会习俗里,只要是正经场合,那是最大领导、或辈分最高的人坐的。

    这会儿黄浩然邀请杨凡入座的,却是上首的主席位!

    其他人也都站起来了,之前入座他们谁都自觉的避开了主席。本来当然是黄浩然最有资格坐,而现在他是坐在了上席旁边的位子。

    于是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杨凡的身上,想要看他会不会那么的不识趣。

    杨凡看了黄浩然一眼,又环视了大家,二话不说,直接在上席坐下。

    马上有人想要说话,但见黄浩然淡然坐下,还抬手示意大家都坐下,也便没有人出声抗议。赵天紫和九毅在杨凡另外一边坐下来,这会儿他们也是感觉压力很大。这杨凡装得太过了啊!在其他人面前要尽量的装逼,这黄浩然面前来不得这一套啊!

    他们把求救的目光望向何斌,何斌这会儿也只有无奈,这杨凡已经有点超出他的控制。

    “你们有意见?”看大家入座之后安静下来,杨凡敲了敲桌子,没有一个人出声回应他。人家黄文旭还淡定的坐着呢,别人怎么会作出头鸟?

    杨凡冷冷的说道:“今天这宴席,不是你们请我吗?”

    九毅暗暗流汗,大哥啊!就算是请你的,你也要看形式啊。现在黄浩然在这里,明显压了所有人一头,在你和他之前,谁也更是倾向他。

    这会儿黄浩然笑着开口了,“对,这餐是文旭做东,宴请各位,尤其是杨凡。大家别因为我这个老家伙不请自来就拘束,像杨凡这样直接不是很好嘛!我们是干什么?我们是红会啊!可别来那么多虚文缛节。”

    他这么一说,马上其他人都附和了起来,气氛也热烈了起来,黄文旭则已经通知上菜了。

    竟然是黄文旭做东,那他会出来迎接也正常了。杨凡看了一下黄浩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以他这样的老江湖,肯定不会只是请客那么简单。

    有了黄浩然的开口,加上酒菜上来吃开之后,大家都更投入了许多,然后开始议论起了上次开会之后关于黄根资源方面交接的问题,有一些人互相有牵连的也有点小摩擦的对喷了起来。

    最后是何斌出来有条理的把所有的状况向杨凡“汇报”了一下,当然,现在听汇报的还有黄浩然。

    杨凡只是听着,并没有表态,这些不是他的东西,他也没有兴趣了解。

    “铁哥,你是前辈牛人,今天会驾临,甚至让黄文旭设着个宴,显然不会是为了看我这个人。有什么事就直接的说出来吧!”杨凡在喝了大家对他的一次敬酒之后,把酒杯放下,直接对着黄浩然说了起来。

    此言一出,让大家都安静下来。都觉得这小子要不是不太清楚人情世故,就是太过于倨傲了!就算知道黄浩然有事而来,也应该婉转的问,知道是前辈,哪有这么直接询问的?简直是质问了!

    黄浩然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既然杨凡小兄弟这么直接,我也不好推托了。我就直说吧!今天我会出来,除了见见杨凡,也是想要做个和事佬!”

    在他说话的时候,黄文旭已经出去了,在说的这里,直接的从外面领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断臂打着绷带的丁鹏,另外一个则是手上包扎着斩断过一根食指的黄根。

    看到这些老友们在这里跟杨凡推杯换盏,他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当晚的出头鸟丁鹏断了一条手臂,之后被打晕了,后面的一些事情也没有亲眼看到。黄根则是亲历了所有,也是受伤致残还损失了所有家业的人,他对杨凡的怨念无疑是最大的一个!

    看着他们两个,当日也曾经激昂的老黑,不由得暗暗庆幸,虽然被烟灰缸砸了一下,保镖也手上了,但好歹他自己没有大碍,还得了一笔好处。

    黄浩然招招手。

    黄根和丁鹏都赶紧走了过来,对他恭敬的叫了一声:“铁哥!”

    “杨凡啊,我今天向你讨个人情。老黄他有不对的地方,但已经受到了够严重的惩罚,丁鹏这也接受了惨痛的教训,我相信他们都会明白很多。我希望你能够放过他们!”

    在黄浩然说情的时候,黄文旭已经倒了两杯酒放在边上。黄根和丁鹏都义无反顾的端起了酒杯,然后对着杨凡说道:“杨先生!我们错了!您大人大量原谅我们。”随之一饮而尽。

    看着这一幕,其他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两个的下场,让他们看着也不舒服。而黄浩然竟然是为了他们两个说情才来见杨凡的,让他们都更是多了几分敬重。

    杨凡也端起了酒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然后在大家觉得气氛缓和一下,正要说几句场面话时,他冷然说道:“我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我现在不大记仇,有仇我当场就报了!丁鹏受到了他该有的惩罚,黄根也得到了他的后果,好处我没有拿一分,都是在桌各位商量着分了的。那恩怨就购销了,为什么还来说让我放过他们呢?难道我还会去追杀他们不成?哼!我要追杀会等到今天吗?”

    这话说出来,让气氛更冷了。包括一直保持微笑的黄浩然的脸都有点僵硬了,这不是疑问,这是在当面说他刻意收买人心!

    听到这话,丁鹏和黄根的反应各不相同。丁鹏虽然断臂了,但后来醒了之后知道黄根的下场,还是很庆幸,觉得那是不幸中的大幸。但这些天听着黄根各方面资源被瓜分的消息,他也无法淡定了,生怕杨凡会拿他第二个开刀祭旗。但现在听到说当晚打断他手臂就算是惩罚了,这才放心下来。

    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黄根,则是非常的怨恨,怨杨凡,也怨其他人!杨凡特意提到好处他没拿一分,都是其他人分了。虽然是杨凡拿他的生意做人情,但若其他人够意思的话,集体不动,或象征性分一点,他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这些天他们把他各方面的生意都瓜分空了,恨不得抄他的家,他能不恨吗?

    “我自罚一杯!我是小人之心了,杨凡小兄弟如此豁达之人,定然不会另外清算。”黄浩然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然后喝了一杯酒。

    杨凡擦了擦嘴:“还有事吗?没事就散了吧!你们跟我吃得不安乐,我也没胃口。”

    这宴席才过半,他就要散客了!这让大家都看向今天做东的黄文旭——主要还是看黄浩然的意思。

    黄浩然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笑着说:“散了吧!以后大家多聚聚。”

    有了他的发话,大家才起身各自告辞。很快包括黄根、丁鹏都出去了,其他人也在一一离开,看杨凡站起来,黄浩然说道:“我没有吃得不安乐,也想要结交一下年轻的朋友,不如我们再私下喝一回?”

    加更致谢书友成为本书长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