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作品:《绝代疯少

    杨泰生这话问出来,陆洁顿时停止了哀声,小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我相信你吗?你是怎么回答我的?”杨泰生的语气更冷了几分。◢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陆洁刚才惊慌之下,只想要让杨泰生相信她是真的撞鬼了而不是噩梦,现在听着这意思,杨泰生是联想到了另外一方面!

    “杨泰生!这就是你对我的相信?你觉得他被人害死的冤魂不散跟我有关?”陆洁有点簌簌发抖。

    “你要我相信你,相信你了,你又无法解释为什么。让我该相信什么?”杨泰生有点颓丧,最近他真的有点焦头烂额了,儿子失踪没有音讯,老子又痔臁,这家里还有种种的问题刺激他。

    此刻,静躺在床底下的杨凡也在等着,等着陆洁承认她的罪行。按照他原先的计划,如果真是陆洁做的,也不是亲自,而是有人穿针引线,她在心虚害怕之后,应该会打电话确认一下杨凡是不是死了,但没想到她只是打给父亲。

    “呵……呵呵……”陆洁忽然呆呆的傻笑了起来,“杨泰生,始终你还是会这样看我么?想当年我刚认识你的时候,知道你的家庭背景吗?我是那种为了钱被你包养的女人吗?我是心甘情愿跟着你!哪怕后来知道了你的身份,知道你有老婆、知道你不可能会离婚,我还是甘心跟着你,也没有任何的要求!但有了天赐就不一样,我可以不在乎,可我不能不为我的儿子考虑!

    后来还有了天庆和雨婷,我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小孩能怎么办?除了依靠你我能怎么办?后来终于进了杨家,算是给了办个名分,可你很清楚,我们娘四个都是低人一等!在杨家永远是二等人!无论是唐月丹还是杨凡,我都要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去讨好他们!正式场合永远是你带着他们去参加,有带上我们的场合,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说我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就是在家里,下人们看我们的眼光都不一样。

    这种滋味,杨董事长你知道吗?”

    听到陆洁的惨笑,杨泰生沉默了一会儿,“这是二十年累积怨气的爆发吗?”

    “怨气?我敢有怨气吗?我见到谁都要保持小心、陪着不是!我讨好着唐月丹、杨凡,你们会说我高调、张扬和虚伪,黄鼠狼给鸡拜年!我夹着尾巴做人,又说我隐忍、故作姿态。我要怎么做?你看到我的难处吗?”

    听着她的抱怨,杨泰生叹了一口气:“你想多了,我是怎么对你的,怎么对孩子的,你很清楚。我一直是一视同仁……”

    “哼!你真的是一视同仁?可事实呢?你觉得对唐月丹和杨凡内疚,你一直是更偏向他们!你对杨凡的栽培如何?对天赐又如何?秦家当年会跟许婚杨凡,而不是天赐,你不觉得好笑吗?就是一个外人也看得出将来杨凡必然远比天赐他们要受到你的重视!如果不是杨凡这几年疯了,你凭良心说天赐会更多一点机会吗?

    可即便这样,还会有人觉得你出偏向我们!我就算了,会跟你在一起脸皮就厚了,可孩子们成长过程中,一直受到别人的鄙视!这些你杨泰生考虑过了吗?”

    陆洁悲怆的吸了一下鼻子,“这些就不说了!谁让我没有一个好出生呢?既然跟你在一起,就必然会被视为贪慕杨家的钱财。我就说一句,你是不是真的怀疑杨凡的失踪是我找人加害的?”

    “……”杨泰生沉默了下来,上次他已经问过,得到的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结果,但这一次陆洁的语气无疑沉重了许多。

    “我知道!很多觉得唐月丹的死都跟我脱不了干系,可能是我害的!可是杨泰生你自己凭良心说,是不是当年家里所有的下人都是偏向她们的?她的饮食、药物我都根本无法插手得到,我除了慰问一下,我还能做到什么?哼!我要真的做了什么,唐家人也不会放过我!”

    这一番话让床底下的杨凡浑身一震,他小的时候一直是这样想的。现在想来也是先入为主,细想之下,确实当年包括厨师、下人等都是她母亲早年安排的人。直到后来陆洁当家了,有一些流动之后,才是她招的人。还有他母亲这边的亲戚,因为杨泰生跟陆洁的关系,是不大愿来往。但若真的有问题,他年纪小不知道,唐家的人肯定不会罢休。

    这说明还是如他后来知道的那样,她母亲的病是和长期住在那个别墅脱不了关系。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觉得唐月丹是你害的?没有人会这样觉得,你自己别想太多了。”杨凡的事,杨泰生还不敢确定,但这当年的事却是可以直接的相信。

    “杨凡的疯病所有中西名医都束手无策,但我知道还是有一些人觉得是我搞的鬼,查不出原因也会觉得是我扎小人诅咒的。”

    “胡说……”

    “那就都说了吧!”陆洁情绪激动之下,这会儿恐惧心已经退却了很多:“杨凡!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可能我过不了今晚上……”

    “陆洁,你说什么呢?”杨泰生心往下沉,刚才他一直觉得陆洁又在胡闹,但现在听出她的精神状态真的有问题,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说话,相信屋里面有鬼,还说什么过不了今晚……“你开电脑,我跟你视频!”

    陆洁这会儿却没有再管他说什么了,仿佛已经豁出去了,虽然还是拿着手机,但更像是在对亮光下看不见的杨凡对话。

    “没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嫉恨你!嫉恨你比天赐更优秀、得到更多的机会,嫉恨你得到所有人的赞扬,天赐他们只能成为你的陪衬!你的发疯,我是比所有人都要开心!”

    听到陆洁说出这样的话,杨泰生的脸色有点难看,这是他知道却一直当没有的事,现在挑破无疑给他填堵,更让他觉得不对劲的是陆洁怎么会这样说出来!他现在已经有点焦头烂额,可不想后院再起火,万一陆洁也疯了……

    “我看起来很关心你,其实巴不得把你送出家去,把你送到国外的疗养院去,那这个家才是属于我的家!医生给你开的药,又有几次被我换成了维生素。是的!我不想你好,我不想你恢复正常,你的发疯,才能让你父亲对天赐、天庆他们更多一点重视和机会!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命!以杨家的家业,在最好的疗养院养你一辈子也不是什么问题。我何必泛着让杨家震怒、让唐家报复的风险?我只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而已!正因为自私,我才不会做出这可能会让我们万劫不复的事来!

    你要索命就来吧!反正你已经索命了两个,但你别去搞天赐、天庆和雨婷他们!他们是你的兄弟!”

    陆洁连续说了很多话,声音有点嘶哑了,她说完就等着冤魂出现。

    杨泰生听得又是愤怒又是痛心,如果她没有把药物换成维生素,或许杨凡的病就会减轻吧?但今晚上听她说出这么多的隐私,他也是很无奈,罪魁祸首还是他呀!这个自私的女人,也是他自己选择的、他爱的女人。或许真的把杨凡送去专业的疗养院治疗才是最好的选择……

    “陆洁,别多想了,你一定是做梦了。杨凡……”杨泰生的声音有点哽咽,对于这个生死未卜的疯儿子充满了担心。“他从小就是一个好孩子……无论在哪里……别想什么索命的事了。我让雨婷过去陪你一晚,我明早就回去!”

    感谢“小白文不是神马、股票操盘手、月舞凝霜”等兄弟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