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他嘴巴太臭了

作品:《绝代疯少

    秦洛伊听后不由得呆了一下:“您是说……刚刚打过来的是……”

    唐月霞点点头:“你老公,或者说你未婚夫,也就是我外甥杨凡。☆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你还愿意开车送我过去吗?”

    “……”

    秦洛伊顿时乱了,她还没有做好跟杨凡见面的准备,尤其是跟着杨凡的长辈。但这个时候,以她的聪明也马上能想到这是唐月霞对她的考验,这将决定以后对她的看法。

    “愿意!”秦洛伊吸了一口气,整个瞬间的冷静了下来:“虽然不知道他最近出了什么事,但我也想要知道他安全!”

    唐月霞多看了她几眼,半晌才说道:“你愿意去,他却不知道是否愿意见到你。”

    秦洛伊脸色一白,心里一堵,即便以她如此好的条件,人家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却还有资格嫌弃她!

    这就是双方家族的差距!

    秦洛伊一阵悲哀,她恨不得自己不要出生在秦家,或者干脆不理会家族。那样就算没有任何的资源,她都能过得很好。她更对贪心不足的父亲绝望,如果不是时刻想着让秦家快速攀升,也是富甲一方的家族,何必非要去高攀那些大家族呢?

    唐月霞当然一下便从秦洛伊的表情看透了她的心思,知道她受到了一丝伤害,当即缓声说道:“洛伊,别误会,我的意思是……”

    她们两个本来就引人注目,刚刚她又是捶桌子接了电话就扔钱走人,已然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现在站在这里说话实在不太好。

    “边走边说吧!”

    她拉了一把秦洛伊,也不管她愿不愿意,走出了咖啡厅,才低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杨凡就算精神有问题,但却是偶尔发病,并不是全天候都如此!”

    秦洛伊的心情被拉了回来,当即若有所悟。“您是说……杨凡若是发病迷路,过后自己肯定早就回来了。这次会失踪那么久,要么是有人加害,要么是他自己藏起来不愿回家?”

    “也有可能是两者皆是!”唐月霞冷笑了一声:“有人想要害他,被他发现了,便把自己躲在暗中,那样不仅能让加害者疑神疑鬼、心虚不安,还能找机会报复!”

    秦洛伊有点汗,以这小姨的脾气,只怕她找着杨凡之后就会拉他开战!

    “那我们现在……”

    “他现在遇到一点小麻烦,为什么不找杨泰生,不找杨家的人,而是以新手机卡打给我,你懂了?”唐月霞乜斜了她一眼,淡然道:“在你答应的那一刻,你也就没有回头路了。如果你敢泄露他的消息……哼,我保证你会后悔认识唐月霞!”

    秦洛伊一阵苦笑,拂了一下秀发:“霞姨,您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是这样的人,刚才就不会跟您出来单独相处了。”

    唐月霞却是不置可否,直接的说:“我不了解你!你虽然拒绝了你父亲的退亲,并不等于你对杨凡有感情,你只是不想尝到再被家族为了利益卖一次而已!所以说,到现在我也不相信你。”

    “……”

    这话不好听,甚至是直接揭秦洛伊的伤疤,但她听完却是松了一口气,她本来就不是因为爱杨凡而坚持,直接的挑明反而大家都自然一点,而唐月霞这种有一说一的直性子,也让她非常的欣赏。

    “您说得对,我并不是对杨凡有感情,但我已经认定是他的未婚妻了,并做好了以后照顾他生活的准备,所以我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唐月霞淡淡一笑:“你现在就是想要走,也来不及了。其实我也不怕泄露什么,杨凡不仅仅是杨家人,更是我唐家人!杨泰生这混蛋不管他,我们可不会不管,无论他有什么事,我唐家会奉陪到底!”

    秦洛伊听着她这声音很轻,却很有分量的话,不由得一阵感动。杨凡的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据说平时唐家也和杨泰生家没什么来往,却没想到对杨凡的关心不比任何人低!哪怕这一番话只是唐月霞个人,而不能代表整个唐家,也是难得可贵了。

    “霞姨,我替他谢谢您。他要是知道您这么维护他,一定非常感激。”

    听着她由衷的话,唐月霞却笑了起来:“秦丫头,你以什么立场替他谢我啊?等他把你睡了再说吧!”

    “……”秦洛伊有点尴尬,这个问题她还是一直在回避着的,她能决定嫁给杨凡并照顾他,这是一回事。但要身体被他睡了,还是有难度。

    “他当然知道,要不怎么有事不找杨家人,而找我呢?”唐月霞对她眨了一下眼睛。

    杨凡是打过杨泰生电话的,之后想打其他堂哥的电话却不记得了,这才打她的电话。当然,她的电话能和父亲电话一样铭记在心,本身就说明这个小姨在杨凡心里有多重。

    “我……我去开车。”

    唐月霞没有客气,她正需要时间抓紧联系一下人。

    ……

    “怎么样?你的家人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那个警察对着杨凡问道。

    杨凡点点头:“一会儿就过来了,但钱一次可拿不来。”

    楚心葵很是着急,觉得杨凡即便家里有钱也不能这样被讹去一百多万,那岂不是恶人得到善报,善人反而遭殃了?

    警察理解的点点头,一百多万,有这钱的家庭也不会闲置在银行被通胀,其他投资都不能说取就取,至少还有个过程,或者先借钱也需要时间。

    “那不是问题,我看你态度好,也很配合,只要把这调解协议书签了,我会做好受害者一方的思想工作,给你时间慢慢筹钱。不过……刚才已经把伤者送到医院了,经过初步诊断,已经有了一个结果,你可以听听。”

    警察说完,把可能是小偷老大的那个嚣张男人叫了进来。

    “我朋友已经在医院初步确诊了,要动几次手术!刚才我预估住院医疗费10万远远不够,起码要三十万才能出院!还有,你把他手上的筋脉扎断了,不仅仅手掌废了,整条手臂都废了,现在还在诊察,最终会不会影响到脑神经还难说!等于半条命被你弄去了,100万够什么?我也不跟你说那么多了,你准备200万吧!”

    听到男人的话,楚心葵忍不住怒道:“你讲不讲道理?什么脑神经什么半条命?我就是学中医!是不是拿了200万你还想要拿300万?”

    男人使劲一拍桌子:“你算什么东西?中你娘的医!你懂什么狗屁中医?科学你懂不懂?现代医疗设备你懂不懂?科学说的还没有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的准?你个贱货,不骂不舒服是吧?”

    楚心葵被他气得发抖,不仅仅是因为他骂的,更因为她侮辱她引以为傲的传统医学!

    这时候杨凡站了起来,在男人和警察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把抓住了男人脖子,然后向上一下捏开了他的嘴巴!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起身前已经拿在手里、去了笔帽的一只大头油性笔塞入了他的嘴巴里面!

    那种油性笔的气味本来就非常大,靠近鼻子浓一点闻着更是让人作呕,这会儿杨凡直接把打开的笔头塞入了他嘴里,顶在了舌头上面,那难受劲就别提了。

    “你干什么?”警察总算反应过来,忙大喝着来拉杨凡。

    “他嘴巴太臭了,我让他以毒攻毒一下。”

    杨凡一松手,那男人顾不上发怒,蹲着干呕了起来。

    “你竟然敢在警局里面袭击……”

    杨凡淡淡一笑:“警察同志,看好了,我可没伤人。最多算是恶作剧吧?恶作剧上法庭也不过赔偿几百块钱。可他辱骂我朋友,您可是看到了,上法庭的时候得来作证!”

    警察脸色有点不自然,对那人说道:“去洗手间喝点水漱漱口就好了!”然后对杨凡说道:“算了,算了,这些都是小事,你把个先签了!”

    杨凡接过来看了一下这调解协议书,上面赫然写的达成赔偿的总数就已经填的是200万了!

    加更致谢书友晋升本书堂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