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其实我是装的

作品:《绝代疯少

    唐月霞会选择她自己去开房,一个是顾虑到秦洛伊不好意思,另外一个就是想要给他们制造一点单独相处的机会。

    等她办理好之后,收到电话知道他们所在的包房,便没有着急过去,给他们年轻人多一点私下的沟通。秦洛伊在和杨凡定亲之后,她便开始留意,但今天才是头一次正式的接触到。这不到一个小时的相处,给唐月霞的印象还不错,感觉还是衬得上自家外甥的,所以若能培养一点感情便好,否则的话,还不如退了,免得以后麻烦。

    但她也没有故意的拖延太久,以免两个人尴尬没话题。

    当她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包房时,直接的推门进去,看到的一幕却让她目瞪口呆!

    杨凡竟然直接捧着秦洛伊的脸在接吻!

    这让唐月霞有点汗,还担心他们年轻人尴尬,没想到竟然已经搞到一起去了,现在年轻人真有效率啊!

    这会儿已经开门惊动了,想要再退出去就刻意了,她只是挥手让后面服务员等会儿再进来,自己轻轻把门掩上。

    秦洛伊以为杨凡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吻下来了!当被接触的刹那,她整个人想要把脑袋甩飞出去,可被杨凡的双手捧着,却被牢牢定位,根本甩不开,只能是被他给吻了一个结实。

    头无法甩开,她只能用双手去推这个非礼她的男人!

    可是他却仿佛山岳一般的沉稳,她的双手推过去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像是迎合的触碰一般,这让她差点要哭了出来!

    虽然注定要嫁给这个男人,也没有想着抓紧机会先跟别人拍拖,可好歹这也是女孩的初吻啊!起码应该在浪漫一点的环境,怎能在这样强迫的情况下屈辱的完成?

    在躲避无望,也无法推开之下,秦洛伊做出了最后的防备,两排贝齿已经做好准备,如果他要把舌头伸过来的话,就使劲的咬他一口!

    可惜杨凡也没有多少接吻的经验,这一次也是为了敲打教训她一下,并不是为她的美色诱惑,所以只是亲吻着她的嘴唇,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舌吻。

    开门的声音响起,杨凡比秦洛伊更早一分听到,被小姨看到这一幕,也让他很是尴尬,只能赶紧松开了。

    这对秦洛伊来说,不啻于救星,她感觉自己被放开之后,想要伸手抽这男人一个耳光,可惜杨凡人已经站起了并退开了两步,她若要动手,必须站起来追上去。

    “看到你们交流得这么好……小姨很高兴!”唐月霞看他们尴尬的不说话,忙笑着打破了冷场。她也是有点尴尬,早知道他们进展得那么快,就不那么快过来了。

    “对不起,我有事……不能留下来吃饭了!”秦洛伊站了起来,使劲擦了擦嘴唇,低头对唐月霞说了一下,便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了。

    唐月霞一愕,“什么情况?太不好意思?要不要追出去?”

    杨凡耸耸肩:“不用,她是生气了吧!她有点强势,有自己的主见,我觉得要敲打一下。我杨凡的婚事,不是她们玩来玩去的。”

    “所以你没经过她同意,就强吻了她?”唐月霞有点汗。

    “其实我通知她了,她没有说话就算是默认了吧?还仰起头一脸期待的样子,怪不得我。”

    唐月霞不禁好笑,估计秦洛伊肯定以为他只是说说,不敢真的行动,没想到杨凡却真的吻了。“没关系,她是你未婚妻,你这样也只是增加交流,而且就像你说的。你的婚期岂能让他们一再摆布?是该让他们秦家人知道主动权在谁手里!”

    “还没点菜。”

    唐月霞没有让杨凡去追秦洛伊,她走了反而是方便他们两个说一些秘密的话。把服务员叫进来点完菜之后,她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小凡,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凡在决定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怎么说。因为灵魂之说太过于玄乎,说出来只会更加让人觉得他神经不正常,所以对着最亲的小姨,他也只能撒个善意的谎言。

    “小姨,对不起瞒着你一些事情。其实……这几年我的精神并没有问题,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这话说出来,唐月霞不仅仅没有不高兴,反而是非常的惊喜!有点激动的抓着他的手追问:“你是说……你以前发疯的种种,都是你装出来的?”

    “没错,我自己很清楚我没事,那些医生的诊断也没有错,我确实没有问题,所以他们开的药我也几乎是没有吃过的。”

    唐月霞看他非常的认真,不是说谎安慰她,不用点儿非常的欣慰。“那就好、那就好!你妈要是知道你没事,肯定非常的高兴。”

    看她眼角有点泪花,杨凡忙递上一张纸巾。

    唐月霞擦了擦眼泪:“没事,我是高兴!你会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你这是为了迷惑……姓陆的那个贱人?”

    杨凡有点汗,但想想多年来也真的是有提防她,她也没有安着多少好心,倒也不冤。“没错!我一直以为我妈妈是被她害的,所以当我越来越大,也感觉到她的嫉恨,同住一起防不胜防,所以我先装疯,把自己藏在暗处观察她……”

    “你妈是生病不是她害的,但间接也是她害的!如果不是她迷惑了你爸,你妈也不会气出病了。”唐月霞说着目光一寒,“最近是不是姓陆的贱人要害你?”

    “你知道我时常去我妈那别墅住,我也不让其他人靠近。我就是想要看看她会不会找人来害我……”

    “你这样太冒险了!”唐月霞有点冷汗,想到外甥一个人经常这样冒险,要真的有人加害,在那里一个帮助的人都没有。

    “其实我一直有偷偷的练武!我谁也没有告诉,在那山间别墅,就是我的世界,一般人害不了我。”杨凡自信的安慰了一下小姨,“今年的中元节,我又一个人去了别墅。终于有人来害我了,是两个伪装成流窜犯的杀手,我把他们打跑了,但我想要看看到底幕后是谁,就主动的藏起来玩失踪。”

    唐月霞赶紧检查了一下杨凡的身体,确定他没有受伤才放心下来。“不行!你就算练武功作用也不大,我得给你安排一个厉害的保镖!”

    杨凡大汗,他可不想去哪里都被一个彪形大汉跟着,当即:“保镖就不用了,我现在很低调的藏起来,越是没人注意越安全。”

    “那你为什么会来燕城?不是陆洁那贱人?”

    杨凡把自己藏起来半个月之后,回到天河以两种身份试探了杨天赐和陆洁的情况都一一说了出来。

    唐月霞思索了起来:“那杨天赐不值一提,成不了多大气候。只是那个陆洁贱人……不断刺激你、换你的药,果然对你没安好心,不过谅她也不敢做出雇凶的事,她最多是想要把你弄去疗养院。”

    杨凡有点惊讶,没想到一直骂陆洁贱人的小姨会这么说。

    “我对事不对人。”看出他的疑惑,唐月霞摇摇头:“那贱人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杨泰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当年……”

    她轻叹了一声,“你妈和杨泰生也是家族联姻,双方是没什么感情的。杨泰生喜好的是陆洁……那贱人进入杨家之后,自然想要多霸占财产,但她不敢对你们娘俩下手,只能像猪一样多生。”

    “……”杨凡大汗。

    “她要敢真的有害你的心思,这些年我早弄死她了!”唐月霞冷哼之后,又问道:“你来燕城是查到什么线索了?”

    杨凡苦笑摇头:“没有,我是那天听到她和我爸的通话,才知道爷爷痔臁。然后想想很久没见他了,也没有见外公和你们了,就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