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心寒!

作品:《绝代疯少

    年底两天了,在双倍月票,还有月票的兄弟望帮忙支持一下风凌的《傲世九重天》!他正和猫大争全年第一,两位的书都好看,咱们加风凌几票能让战况激烈一点啊。老赖多谢了

    杨睿这话让杨凡心里一震,他们?为什么他会这么说?他们是谁?

    在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杨睿站了起来,走到门前听了一下,确定没有人上楼过来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床边坐下,然后拨打了一个号码。

    “是我。”杨睿的声音放得很低,还故意把嗓音变化了一点。“你们把那疯子给干掉了?”

    “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失踪了!包括我们安排去的两个人都失踪了。”

    从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没开免提很细微,若不是房内很安静,即便就在床底下杨凡也难以听清楚。

    “确定是两个人?”杨睿再问了一句。

    对方显然不耐烦了:“你当时说的非常容易,还说别弄太大动静,结果到头来我们的两个人跟着一起失踪了!杨泰生差点把现场一带的山头翻过来都没有一点收获,现在还在风头上,我们脑子有问题才会上门杨家公司勒索!我已经查过了,下面没有任何人假冒我的名义到联泰国际勒索余款。”

    杨睿沉吟道:“我当初会找你们,自然是百分百相信你。但现在事情有点蹊跷,杨天赐说昨晚有人以绑架了杨凡的名义索要50万,刚刚又说昨晚他妈噩梦到杨凡的冤魂,说被两个人害死了。你觉得……”

    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你放心!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如果真的是那两个王八蛋监守自盗的企图把目标当摇钱树,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要是目标已经撕票成亡魂了,揪出他们两个之后,我会让他们消失。如果他们索钱被杨泰生那边抓了,我会第一时间想办法灭口,不仅仅是你,我也怕拖累!”

    “好,我等你的消息。任何人都要做好本分,见利后便想僭越的人,必须给予血的教训!”

    那人能听出杨睿这是一语双关,提醒他们也拿好佣金的本分,若想要勒索他、或连累他,会受到血的教训!他哼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杨凡是间歇性发疯,不疯的时候可不是笨蛋,这两个人混蛋想要贪钱,只会害了更多的人!”

    杨睿嘟哝了一句,用手机发着信息,杨凡怎么竖起耳朵也无法听到信息内容,只能猜测他是不是另外再找人了,刚刚听到的内容已经足够他震撼了。

    杨睿在发完了信息之后,便又开门出去了。大概是先接到杨天赐的电话,不方便在人前接听,特意回到房里打回去的。

    还藏身在床底下的杨凡整个人后脊发凉,不是地板砖的冰凉,而是没想到这个以前关系也不错的堂哥竟然背后对他捅刀子!

    杨天赐刚开始是私生子的身份,杨凡小的时候是和堂哥们更熟,后来搬入杨家庄园,但双方都有心结,自然关系不会太好。杨雨婷和杨天庆是因为年纪比他还小,一起长大,一起看着他们长大,关系才好一点。

    所以就杨睿和杨天赐两个来说,杨凡是更亲近杨睿他们而不是杨天赐。现在却发现这位堂哥竟然幕后找人弄死他,这感受比发现是杨天赐更难接受!

    略一思索,也不难猜测杨睿的用意。

    杨睿并非杨家年轻一代最出色的,有杨家背景肯定不会低,但得不到最大资源的栽培,成就也是有限。而他本人是对一步步慢慢高升的从政之路没有太大的兴趣,商场的巨额资产更让他心动,而杨泰生正是杨家二代在商场上建树最大的。

    杨泰生光儿子就有三个,给侄子们的扶持怎么也比不上亲儿子的大!以前杨凡的发疯,就让他见到了一缕曙光,少了这个强劲的顺位继承人。时至今日他弄出这件事来,目的不是杨凡,而是杨泰生和杨天赐!杨凡出事最大获益的就是杨天赐,自然也会最大嫌疑。

    只要杨泰生和杨天赐反目了,无论杨凡是死是活,其他杨家子弟的机会都大了。而杨守正一旦去世,杨家很多的资源分配也会重新的调整,对年轻一辈的栽培也会有所变化。提前准备、做足功夫的杨睿,自然会想方设法得到杨泰生的信任和重视,争取成为接班人培养。只要稳固了,失宠的杨天赐、还没长大的杨天庆都不足道了。

    事实上,杨睿这段时间会回来这里住,就是因为杨守正的情况让杨泰生回来燕城,他要表现出比其他人孝顺,并间接的观察和打听杨泰生的现状。让他满意的是,家人谈及这件事时,杨泰生虽然没有说出什么,但从表情看,对杨凡失踪,已然怀疑杨天赐和陆洁母子!

    所以在这关键时刻,他不允许掉链子,和杨天赐的通话特意到没人的卧室来讲,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设计的杨凡,这会儿会在他的房间里面……

    ……

    杨凡再无心思去看望奶奶、大伯等人,他怕在老宅多待一会儿会直接暴起把杨睿杀了!

    背叛!

    这是背叛的滋味!

    这事的主谋若是陆洁和杨天赐,对他的刺激都不会那么大,那是早就预估过的,但堂哥杨睿是从来没想过的。小时候还一起玩,哪怕读书之后见面逐渐少了,每次相见感情还是不错,包括杨睿在内的其他堂哥,都会私下问他杨天赐有没有欺负他之类的,那一份维护让杨凡一向很温暖,把他们当作比自家兄弟,杨天赐则是外人。

    没想到在爷爷痔臁之际,杨睿却是想方设法的谋害、离间!

    现在杨凡只是失踪,杨泰生还没有崩溃,对陆洁、杨天赐没有也不愿严重怀疑,若杨凡当时是被杀了,效果可能就不一样了。就算杨睿不会让人抛出更进一步的线索误导,也必然对陆洁绝望失信,杨天赐也会流放到海外分部、子公司之类,那时候杨睿趁虚而入,以干练姿态协助叔父,在联泰国际站稳脚的话,杨雨婷、杨天庆就更不是对手了,杨泰生这一脉基业就基本旁落他手了!

    离开杨家大宅,杨凡的心冷了几分,这严重打击了他对人的信任,也让他心态难以平静!联泰国际是他父亲几十年打拼下来的,即便他有能力养活自己或攀创高峰,凭什么要让其他人霸占基业?别说杨睿,就是杨天赐也得分好主次。

    ‘暗中搞鬼是吧?我就看看还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心思!到时候一并清算!’

    由此想法之后,杨凡回到客房,也没有做休息,暂时也不去见外公了。带上小姨给他买的衣服,直接的离开了酒店,奔赴火车站,再次买了午夜的火车票,直接赶回华安市去。

    他需要一段时间的冷静,对杨睿这种阴险又虚伪人的最好报复,不是杀了他,而是要看着他演戏,在他自以为在火热高潮时给他一座冰山,当众的揭露和羞辱他!

    同时他也需要在暗中分析和把握好所有的形势,现在已经证明,即便是同家族的自家人也未必可靠,陆洁和杨天赐这样的真小人是在明处,还有多少像杨睿这样的伪君子在暗处?

    友情推荐一本爽文新书[bookid=2438479,bookna=《猎色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