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应酬算计

作品:《绝代疯少

    到了8012房,杨凡没有敲门,直接的把门打开了,扑面而来的音乐声音,里面光线暗淡,但他还是迅速的扫视一眼,便看清楚了里面的状况。★手机看小说登录★

    里面有一男一女在对唱,还有一男二女在玩骰子,桌上放了很多的啤酒和小吃。

    突然的开门,让五个人都暂停了一下,目光全部看了过来。

    从后面探头过来的冯晓晨也看清楚了,再玩骰子的其中一个女的就是林诺澜。这让她有点尴尬,人家有五个人,而且明显另外两个都是带着女伴的,一点也不像是柳广尧说的那什么廖老板企图搞定林诺澜。这若是进去的话,说不定就把林诺澜正规的业务给破坏了!

    杨凡也是看清楚了里面的状况,一切正常,并没有见到林诺澜被欺负,或者只是一男一女的灌酒,所以他也保持了冷静。

    冯晓晨怕他破坏了林诺澜的业务,赶紧在后面拉了他的衣服一把,然后装作没有看到林诺澜的样子,大叫了起来:“走错了!不是这间啦……不好意思啊。走错房间了……”

    然后她把门关上,有点无奈的看着杨凡:“柳广尧的话也不能全信,看起来里面是很正常的业务应酬。她应该看到我们了,看看会不会出来,不出来我们再到下面等她好了。”

    杨凡却不这么认为,林诺澜一个漂亮女孩做业务,又不是刚入行的新人,肯定懂得保护自己,平时一点会充满了戒心的。如果今天只是单独和那个廖德海洽谈的话,她应该最多只是应酬吃饭,而不会陪着来唱歌,这应该就是人多有男有女才不好推辞。廖德海若是老手的话,也肯定不会单独相约,会故意让人作陪,但这其他一男二女可能就是特意配合他的托了。

    但至少暂时里面没有异常,不便撕破脸,便点了点头。

    刚刚一会儿的功夫,林诺澜也认出了他们两个,有点惊讶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廖总,刚刚是我朋友……没想到他们刚好也来这里,我出去打个招呼。”林诺澜向廖德海说了一声,便要起身。

    在她旁边的一个女孩忙伸手拉住了她,笑嘻嘻的说:“你朋友怎么没认出你来啊?林小姐不会是想要跑吧?那可不行,刚刚是我输得最多,喝了很多酒,你们赢了的可不能跑!”

    林诺澜礼貌的笑道:“怎么可能跑呢?真的是我朋友,何小姐,我打个招呼就回来了。”

    那何小姐还想要拉住她,旁边的大腹便便的廖德海已经笑着打圆场:“小何你就放心吧,小林不是这样的人,我先跟你玩着!小林你去跟朋友打招呼吧!”

    “不好意思。”林诺澜起身出来。

    廖德海瞄了一下林诺澜的背影,对那个何小姐使了一个眼色。何小姐有点迟疑,但看到他把脸色沉了下来,便勉为其难的动了动,看林诺澜拉开门出去,门一关上的刹那,赶紧手忙脚乱的把随身携带的小包打开,一边不时的张望门口,一边哆哆嗦嗦的从里面找出一个小试管,把里面的一些白色粉末倒入了林诺澜喝的啤酒罐开口。

    看她双手颤抖着倒完,还有一些留在开口瓶罐上,廖德海微微摇头,在她紧张的收起那空试管的时候,把他自己的啤酒罐拿起来,对着林诺澜的啤酒罐倒了一点,落在外面的白色粉末有些被冲入到了啤酒罐里面,有的落到外面来了。他再从容的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见门还关着,拿起啤酒罐晃动了几下。

    已经放好了试管的那个何小姐看着他的动作,有点紧张和后怕,但随着廖德海一个警告的眼神过来时,她又只能勉强堆起了笑容。

    ……

    “晓晨,杨凡。真的是你们呀?”林诺澜出来就看到他们两个在旁边的走廊站着,当即走了过来。“杨凡你回来了,这么巧你们也来这里玩?”

    杨凡摇摇头,冯晓晨忙说道:“巧什么呀!我们是怕你出事,特意来找你的。”

    “出事?”

    “你记得那个柳广尧吧?”冯晓晨赶紧把经过说了一遍:“……就是这样,他现在人还在下面,那个老板还跟他通过电话,让他来见证把你搞定呢!”

    林诺澜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大概是这里比较封闭,我的手机信号不好。不过……廖德海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今天他就没制造单独和我一起的机会,不仅仅有其他人在,还带了女伴一起……”

    她思索了一下,又低声道:“不过他前一会儿是接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接着又出去了。就是打给柳广尧?”

    “不管了,我们快走吧?”冯晓晨拉着她说道。

    林诺澜微微摇头苦笑:“如果廖德海只是跟柳广尧他们开玩笑吹嘘呢?我这单生意还没有谈妥,现在走的话,一定会让他们很扫兴,那今天就白应酬了。做业务是有各种困难,但相信他们还不敢做非法的事情,我会控制好不多喝酒的。”

    杨凡皱起了眉头:“要不换一个工作?或者放弃一点业绩,那些需要过多应酬的就算了。安全才是第一,如果对方在你酒里面下了安眠药之类,等到出事之后就迟了。”

    林诺澜叹了一口气,哪有那么容易啊,这个放弃那个放弃,到时候就把自己的业绩走上绝路了。相比起那些主动请客招待的业务人员,她已经算是比较被动的了。

    “那我们跟你一起吧!”冯晓晨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们进去和你一起应酬一下,然后借口有朋友过生日就一起走了。”

    “好!”林诺澜想了一下便爽快答应,他们是她的朋友,是为了她的安全特意赶过来的,杨凡更可能是刚刚才回来。和朋友一笔,就算丢了这笔生意也无所谓了。

    ……

    廖德海已经抓住了最好的机会下药了,就等着她回来把酒喝了。

    在他的招呼下,刚刚唱完歌的两个人也过来了。为了保险起见,不用玩骰子,直接大家一起干杯让她把酒喝完。

    当看到林诺澜开门进来,他已经堆起了笑容,但看到后面杨凡和冯晓晨也一起过来,笑容便凝固了。

    “廖总,我有朋友过生日,本来我准备晚上去的,没想到他们下午就开始了,刚巧也在这里。我这出去就被他们逮着了……”林诺澜礼貌的笑着,“我再来陪大家喝一个!”

    听到这话,廖德海一阵不爽,这可是煮熟的鸭子飞了!他心有不甘的说:“既然都在这里就方便了,让你朋友先过去。我们继续玩,晚上你再过去不就行了?”

    然后他一下逐客令的目光看向很不识趣的杨凡和冯晓晨。就算她朋友也在这里,只要喝了药昏睡过去了,带走了就没问题了。就算她坚持住了,至少先上下揩油占点便宜也算是没白设计一趟。

    可惜杨凡和冯晓晨好像没看到,还是站在旁边。而林诺澜自己已经去拿了一罐啤酒,刚刚杨凡的话,让她不敢再拿刚才剩下的啤酒,宁可多喝一点开罐新的。

    “林小姐,这是你的!”那个女的忙把下了药的啤酒罐递了过去。

    “没事,我来一罐满的,先干为敬!”林诺澜没有去接,直接开启了啤酒,然后仰头喝了起来。

    那女的忙看了廖德海一下,廖德海只能无奈的鼓了鼓掌,都这样了,只能装大方了。“小林真的豪爽!我们也来干了!”

    他们几个也都拿一起举起啤酒罐。

    喝完之后,林诺澜便借口告辞出去。

    看着他们离开,廖德海还是不甘心,当即起身从后面跟了出去。他准备看清楚他们在哪个包间,等他们生日聚会喝多了之后,他再来个以逸待劳!不用下药的还安全一点。

    下新书榜了,这周没机会出现首页,恳请投个推荐票支持一下,多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