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怕你吃醋

作品:《绝代疯少

    如果只是自然的年老,在家中修养,用可靠的医护人员照看,身体状况的信息是可以封锁得很好。☆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但若病得厉害,须在最好的医院专家会诊,信息就难免会扩散,即便范围不会大,普通公众接触不到,可一定圈子范围内有心人都会知道。

    杨守正病入膏肓的事,连在外地的杨天赐等三代子弟都所知不详,但有一些级别的领导会知道,医院也有很多势力安插的人手,像方家、唐家、董家之类跟杨家有竞争关系或姻亲关系的大家族,也会在第一时间收到风。

    很多方方面面的人都在权衡着杨守正故去之后对杨家的态度,却没想到传来一个让所有人都为之错愕的信息,杨守正竟然奇迹好转,甚至很快就会康复健朗!

    那家医院不是一般的人名医院,是党政军现、退役领导专门的医院,包括很多首长生病都是在这医院看。若非如此,大家简直要怀疑是不是杨家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事实上杨家根本没有此心,是完全难以置信坚持效果,担心杨守正是出现了回光返照状况,才又紧急送院治疗的。

    在杨家意外之喜的同时,其他很多人都在重新衡量对杨家的态度。都是一些老狐狸,在杨守正没有故去之前,即便有别的想法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所以现在风向变了,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影响,包括竞争激烈的方家也是很淡定的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但有一些人沉不住气,那便是同样有着竞争关系的董家!

    董世成在一次宴会上见到秦洛伊之后,便惊为天人难以自拔,经过调查,了解她不过是中等家族秦家的子女,便觉得十拿九稳,唯一不稳的是她曾经在几年前许配给杨家的杨凡。

    董世成可不是草包,也不是色起来什么都不顾的纨绔。他会授意秦玉革去杨家退亲,便是综合考虑过、并得到长辈默许的。除了秦洛伊是他看上的、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不错的美女之外,便是有借此压杨家一个头的意思!

    杨凡虽然是疯子,但到底还是杨家的子弟,而秦洛伊更是在他发疯前就定亲了的。结果到头来被人退亲了,还嫁到了董家,这虽然不会有多少实际的伤害,却在当面、背后的扫了杨家的气势和面子。

    但董家长辈是建立在杨守正将要亡故的基础上,若是杨守正依然健康硬朗,这事情就不好这么做了。

    董世成当然是最直接的郁闷者,昨天在宴会上被唐月霞强势泼酒,今天又得知杨守正的消息,让他施压秦玉革染指秦洛伊的计划只能暂缓进行。

    各方面关注的焦点都是大同小异,唯独有一个人同样非常的惊异,却关注到了完全不同的点——唐月霞!

    除了她女儿傅依菡自己发现之外,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杨凡的事,包括她丈夫,她更是唯一一个知道杨凡昨晚上要潜入杨家探望杨守正的人。

    杨守正病重多日,杨凡来也颇有见最后一面的意味,可为什么他探望之后就好了呢?院方专家的分析没有任何的结果,中医药也不是第一次服用,这次的药效经过中医药专家分析也不可能有那么神奇的作用。

    这会跟杨凡有关吗?

    因为姐姐早故的关系,唐月霞一直对杨凡就寄予厚望,他的出色也是让她觉得骄傲的。这次又得知他竟然并没有发疯,几年来都是装的,目的就是让别人忽视,让人敬而远之的不敢靠近。而他竟然谁都不知道的练就了功夫,这一切都让她希望是因为杨凡的关系。或许他借着疯病的原因研究过中医,又是不世出的天才吧!

    ……

    在燕城因为杨凡昨晚的出手而沸腾纷呈的时候,杨凡却出渐渐的平静下来。回到华安之后,他已经决定下来了,中秋节不回去了。这次回家的探寻,让他了解了家里更多的状况,回去也没有什么团圆的味道,便继续隐藏起来,等着适当的时机再返回去!

    晚上杨凡和林诺澜、冯晓晨还有柳广尧一起吃的晚饭。

    柳广尧来吃饭前,已经听说了廖德海被打得惨不忍睹入院的消息!这消息传播到他那里就只有这么一点,具体什么原因、被什么人打的,传消息的人也不清楚。但他却是背后冷汗,结合今天的情况来看,估计极有可能是这个叫杨凡的人打的!

    他可是听说廖德海认识道上的人,能把廖德海打得惨不忍睹,居然也没有被袭击,这就说明了很多的问题,要么这个杨凡非常厉害,要么他有比廖德海更强大的关系!而连廖德海都得罪不起的柳广尧,更加得罪不起这样的人。

    这让他彻底的放下了对林诺澜的心思,而且还决定跟她搞好业务上的关系,没事别得知了这样的人。吃晚饭他也是抢着买单,然后没有趁热打铁的询问她们住在哪里,自觉的自己先走了。

    回到租房,林诺澜把买的一些水果放入冰箱,冯晓晨则是对杨凡叫唤了起来。

    “小凡哥!我们这才刚刚适应了你住这里,你又一跑就是一个星期,让我们又不习惯了。老实交待!其实你不是回家,而是保护你的美女老板出差去了,是不是?”

    杨凡有点汗:“你的想象力真丰富。”

    “保护?美女老板?什么情况?”林诺澜听到他们的对话,走过来好奇的问道。

    杨凡和冯晓晨同时无语了一下,然后冯晓晨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诺澜姐,那个……其实杨凡这人会功夫,他除了在那优利上班之外,还找了一份兼职,老板是一个美女,也不用他天天上班,有需要的时候才找他……不是那种需要啦,是有需要他保护的时候。”

    “……”她不解释还好,这解释让林诺澜更无语。杨凡毕竟是她带来的,现在却有秘密跟冯晓晨分享,而不跟她说,让她心里多少有点泛酸的味道。“哦,是这样啊,懂了……”

    她说“懂了”,是冯晓晨的话,解释了她下午看到杨凡很能打现象,能被有钱人雇为保镖的,必须得有两下子啊。

    可她怕冯晓晨担心,回来也没把这事详细的描述。所以冯晓晨并不知道那么多,一听她只是简单的说一句“懂了”,配上那有点不自然的语气和表情,想象力丰富的小丫头当即联想到另外的方面。

    “诺澜姐——”冯晓晨抱住了她的手臂,撒娇的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会知道这事,不是因为杨凡跟我比跟你更亲,而是他那次受伤了,他的美女老板送他去医院,正好在我们医院,我那时候上夜班,那美女老板能量很大,除了安排特护病房,还有领导来电关照,我是特别去照顾服务的,所以就知道了。但你知道杨凡在优利上班的事,这兼职有风险,怕你担心,所以才没跟你说的。”

    可怜兮兮的说完,她又马上嘻嘻笑道:“当然,他那么快又认识了一个美女老板,我这也是怕你紧张吃醋嘛。”

    “你才吃醋呢!”林诺澜有点赧然,只怪自己多想了,然后又关切的对杨凡说道:“你受的伤怎么样了?给我看看!”

    接着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