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够诚意了没有?

作品:《绝代疯少

    听完赵天紫的话,杨凡叹了一口气:“诚意啊!我的大小姐,你上次还没有领教过吗?钱是好东西,但我不是唯钱是图的人。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赵天紫一怔,她本能以为黄浩然是用高薪打动杨凡的,就像当日他们以50月薪来雇佣他一样。所以她觉得四倍的价钱已经很够意思,也显示出她非常有魄力了,教两个人和一个人没有什么区别,这起码也得百万起了吧。听了杨凡的话,她回想起上次给他钱,结果他转头给了家里的佣人……

    ‘哼!什么诚意,不过是男人的面子罢了!黄浩然肯定给足了你面子,满足了你的虚荣而已。’赵天紫暗暗冷哼了一声,然后思索着怎样才能给予他更大的面子,让他答应。

    很快她就暗暗叫苦,黄浩然的地位和社会经验都不是她能比的,想要给面子都超不过黄浩然,钱打动不了,面子给不了更多,还有什么能打动这个臭男人?

    男人?赵天紫依稀想到了一个关键点,除了好面子,男人更好色!而这一点,她则有黄浩然父子无法比拟的先天优势!

    ‘真的要牺牲?’赵天紫一阵抵触,再看杨凡慢条斯理喝水的样子,分明还是如之前那样的小看她,觉得她什么方面都不行。一想到这里,让她有点赌气。‘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魄力!便宜你这混蛋了!就当他是瞎子了……’

    “诚意是吧?”赵天紫在说出的时候,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关注到这里,对杨凡招了招手:“过来!”

    杨凡莫名其妙的探身过去。

    “再过来一点!”

    “干吗?”杨凡已经探身过去距离她很近了,不知道她搞什么鬼。靠这么近难道是要献吻来表达诚意?这让他忍不住把手里杯子里的水喝了一大口。

    赵天紫看他已经过来了,心一横,向他前倾身体,然后猛的把领口拉得大开!

    杨凡本以为她要献吻,没想到她却来了这么一个动作,顿时间只见两道白光闪耀过来,直接晃着他的眼睛!

    “好白好挺……”

    她的动作有点雷,不过诚意够震撼,让杨凡不禁脱口赞美了一句。但他忽略了嘴里刚刚喝了一口水,这还没来得及吞下呢!

    他没有被呛着,只是嘴里的一口水直接喷了出去!

    由于眼睛被两道白光吸引,直接让他的嘴唇角度也和眼睛成正比,霎时间便从赵天紫拉开的领口,喷了她一胸……洁白细嫩雪球沾满了水珠,更加显得诱人。

    “啊——!”

    赵天紫本来是豁出去牺牲几秒钟,被他看了是有心理准备的,可这厮竟然那么没有礼貌,直接喷了她一胸!这还是口水!

    她有点hold不住了,尖叫一声,当即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扬起玉掌往杨凡的脸上拍过去。

    杨凡也是大汗,这太煞风景了。一看她的动作,当即向后缩了一下,坐回了对面的位子。

    赵天紫一巴掌打空,再看餐厅内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来,不好继续起来攻击杨凡,而胸前一捂,让她非常的不舒服,当即冷哼了一声,双手捂着胸前就往洗手间小跑过去。

    “哎,应该拉开领口,等会儿擦干才没事。这样贴胸口捂着,岂不是把领口也弄湿了?”杨凡嘀咕了一声,思量着要不要先买单走人,等赵天紫回来,不会大发雷霆才怪。

    餐厅里面无论是客人还是服务员,听到赵天紫尖叫之后,又是面色不豫的捂着胸前往洗手间去了,目光都落向了杨凡。

    “竟然在公众场合伸出魔爪摸胸!”

    “太过分了,真应该把他的咸猪手砍了!”

    “面对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换我也会忍不住啊。”

    “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豆腐显然还没熟啊。”

    女的义愤填膺,男的羡慕嫉妒,他们的议论很小声,都是自己朋友间说说,没有真出来打抱不平的。但杨凡现在耳聪目明,都纷纷入耳,让他非常无语。

    我哪有咸猪手啊!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咱嘴也没上、手也没上,只是在对方邀请下参观了一下,简直是圣人了……呃,嘴没管住也算动口吧?起码也是君子行为啊!

    一个女服务员送来了赵天紫点的咖啡,这是放在杨凡对面,距离起码半米,她还一副警惕的神色,似乎怕杨凡会摸她臀腿,放下之后赶紧就离开了,让杨凡很鄙视她的专业态度。

    餐厅洗手间的洗手台是外面共用,随时可能有男客人出来,镜子也可能投射到后面让路过的服务员看到,这让她不便在洗手台前拉开衣领擦拭,只能是进去了洗手间里面。在里面没有镜子也没有水,只能是拉开衣领擦拭。

    而这时候她才想起刚刚离开得匆忙,根本没把包拿过来,湿纸巾、纸手帕都没!要重新回去拿的话,不仅仅很糗,更要被沾吸在衣服上了。无奈之下,她只能用餐厅洗手间的纸巾擦拭了一下。

    这感觉当然不会很好,哪怕擦拭干了,也还觉得沾在身上。刚刚捂着也沾了一点在衣服上,再贴回去更是不舒服。一想到杨凡这个男人的口水还在她胸前,赵天紫就浑身鸡皮疙瘩的寒噤,没多做停留,蹭蹭的就出去了。

    “你的咖啡来了。”杨凡看她回来,指了指桌上的咖啡,主动打招呼。

    赵天紫一看到咖啡,第一个念头就是拿起来泼杨凡一脸!让他也尝尝那难受的滋味。第二个念头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得喝一口在嘴里喷,才能以牙还牙!

    见她望了咖啡再望向他,杨凡马上猜到她的想法,淡淡一笑:“怎么?想要喷回我?我刚才真不是有意,是你的动作让我意外震惊了。如果你要喷的话,我绝不闪避。不过对你的印象就要加上一条了——有胸没有襟。”

    “你——”赵天紫从来就没像其他红会的人那样敬畏过杨凡,根本不会怕他,泼他喷他都不怕后果。但这会儿却被他的话拿得死死的,如果真的做了,岂不真说明她没胸襟?

    “哼!”赵天紫重重的哼了一声,把沙发当成杨凡报复似的使劲的坐了下来,然后端起咖啡杯,使劲的喝了几口,目光瞪着他。“小人之心!我会像你一样吗?心胸广阔着呢!”

    杨凡发现这赵天紫有点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这让他有点玩味的笑了,这样的人最受不了激将法啊。

    “够诚意了没有?”赵天紫憋着一口气,闷身问道,她的右手也捏紧了搅拌咖啡勺,要是他再找借口推辞,她不介意让他尝尝飞刀的滋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