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〇五章 赏月思亲

作品:《绝代疯少

    “奸商!就不会弄大点的池子吗?”林诺澜嘟哝了一句,她和冯晓晨没关系,和杨凡的脚纠缠到一起就不大好,是以把双腿屈膝抱在胸前。〓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杨凡也学她那样把脚缩起:“要不我再去另外开一个池子?”

    “行了,那不更便宜奸商?”冯晓晨是不客气的岔开双脚:“再说你另外一个池子,聊天不方便,我们还害怕呢!”

    林诺澜也马上点头:“是啊,我也就抱怨他们一下,不用再开了。”

    冯晓晨又笑嘻嘻的说:“看你们拘谨的样子,碰一下又不会怀孕!看脚!”

    她说着一脚踢了一下杨凡的脚,一脚踢了一下林诺澜的脚。

    她活泼的性格,立即让气氛活跃了起来。杨凡和林诺澜消散了尴尬,自然的松开了脚。

    “看我不泼你水!”林诺澜立即用手指洒水她的身上。

    看着两个玉人在水中嬉戏,波光闪耀。这里没有那么灯火通明,却更添了几分情调。

    笑闹了一阵,他们三个人都是随意的漂浮在暖洋洋的池水中,头搭在池边,望着天上的星空,不管脚是不是搅和到一起去了。

    这里即便是郊外,但在大城市边上,空气质量还是不太行,虽然比城市里面好一点,但也看不到漫天繁星,只能看到比较亮的一些星星。不过今天是中秋夜,那一轮晚起的明月还是能够看到的。

    月是故乡明。

    每逢佳节倍思亲。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本来大家是开玩笑的说附庸风雅赏月一下,但随着安静下来,望着天空中的明月,都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故乡”想到了“亲人”。

    他们的老家都不是在这里,杨凡是刚来不过一个月,林诺澜老家在偏远山区,冯晓晨也是在这念书然后实习工作。

    “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看过月亮了。”林诺澜轻声惋叹,“小的时候……我常常和奶奶在外面看月亮。不是为了赏月,是在外面乘凉,可以少用一点电。那时候老喜欢数星星……我们那能看清的星星太多了,根本数不完,每次数个几百颗,要么是脖子累了,要么是眼睛花了,要么就记不住了……”

    听到林诺澜说她小时候的事情,虽然没有详述,但冯晓晨也能听出一点别的,没有嬉闹,而是安静的听着。

    杨凡知道她的事情,她在六岁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剩下和奶奶相依为命,再早之前应该也没有多少记忆,说的就是六岁之后的童年记忆吧。不过他能听出来,诺澜并不是在忆苦思甜,她应该是在怀念,怀念那虽然清苦却还有亲人——至少还有奶奶相伴的日子。

    林诺澜快速的眨了眨眼睛,依稀有闪亮的物体在其中。然后她笑着问道:“你们呢?有过赏月的记忆吗?晓晨估计就是和男生花前月下过吧?杨凡不像是会赏月的人!”

    看着她忍去了泪水,以话题掩饰了思念,杨凡心中一阵触动。这么好的姑娘,不因该孤单!她还是有亲人的,她母亲只是跟人走了而不是死了,她父亲也只是失踪而已。凤舞不是私家侦探么?让她帮忙,再找找她的同行朋友帮忙,或许能把二十年前的人找出来也不一定。

    只是……这样只有血源、没有记忆和情感的父母,找到对诺澜真的好吗?双方、三方还能接受吗?会不会平添伤悲?

    “切!现在的男生哪还有什么花前月下的浪漫了呀!都巴不得直接带女生上旅馆‘花钱曰下’。”冯晓晨撇嘴道。

    杨凡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我小时候,也看过不少月亮。是和我母亲……我记得的,总是幽静的环境,妈妈给我讲故事,嫦娥奔月、后羿射日、女娲造人、共工触山……这上古四大神话,就是小时候听的,一直记忆深刻。”

    她们平时并没有探听过杨凡的私事,今天听到他讲述自己,也都吸引了注意力。深深渴望亲人的林诺澜,忍不住提醒道:“那你放假怎么不回家呢?你和家里的关系上次不是已经理顺了吗?而且再怎么样,你也应该打个电话给你妈呀。”

    她指了指旁边防水袋里面的手机,鼓励杨凡现在就打。“打吧!她肯定在等待着你的电话。”

    杨凡勉强笑了笑:“我妈妈已经去世了,在我小的时候。”

    “抱歉……”林诺澜有点惊讶,这是她从没想过的。

    “没事,已经好久了。只是……还是常常会想她。”杨凡想想诺澜说的也有道理,妈妈是不在了,但等会儿还是给父亲、小姨他们打个电话吧。

    眼看气氛低沉下去,冯晓晨开始扮演傻大姐的角色,叫嚷了起来:“哎呀!瞧瞧你们,一个小清新,一个文艺范,这又不是上选秀节目,还要比煽情么?呔!想当年,我可还是地主家的放牛娃!”

    两人都被她的话给逗得莞尔。

    “糟了!”冯晓晨继续一惊一乍。

    “又怎么了?”

    “我们还没吃月饼呢!”

    “……”

    ……

    赏月,倾谈,泡温泉。

    这些都是让人舒适的事情,三两好友一起泡着温泉,聊着天赏月,更是不亦快哉!

    时间过得很快,期间林诺澜和冯晓晨的手机都陆续收到节日祝福的短信,这些都是群发的,她们都早早发过了,也没有理会。也有一些同事之类的邀请她们一起聚餐、唱歌之类的过节,那都是比较早的时候。

    杨凡还在用林诺澜的那个手机,但留的人不多,同样的信息没收到几天。但最后,却是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的是“老邹”,想起那个邹校长,杨凡忙做不知情的把手机给林诺澜。

    除了中秋祝福,诺澜也想要问一下资助的一些问题,便没在池子里接,而是披了浴巾走出去了接听。

    “男的?”冯晓晨滑了一下,靠近杨凡身边,好奇的问道。

    “是吧!”

    “不好当我们的面接,会不会是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冯晓晨小声八卦了起来:“话说,你对诺澜姐难道没意思吗?勇敢一点啊!就没见你有啥动静。”

    “……”杨凡一阵无语,伸手指弹了她后脑一下:“小屁孩你懂什么!瞎掺和。”

    冯晓晨鄙视道:“我小屁孩?你才是毛都没有长齐呢!”然后又撇了水中一下,悄声揶揄道:“长起来没有?”

    “……”杨凡干咳了一下:“越来越过分啊!”

    “过分什么!”冯晓晨本来有一丝尴尬,看他尴尬,她就兴致勃来。“我是护士,关心一下病人的后续情况而已!”

    杨凡看着她,因为坐过来他旁边,从上望下去的角度,泳衣间的波涛看得更加的分明,让他不自觉调侃了一句:“长出一点,像胡子一样扎手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

    “去你的!”冯晓晨被他将军一下之后,微微脸红,然后做出凶狠的样子:“下次不是刮光,把你拔光!”

    两人正低声开玩笑,忽然听到林诺澜的一声惊呼!虽然不是很大声,但一听就不对劲,两个人当即站了起来。……冲会员点击榜,下午14点还有更新。

    感谢“中国球迷、司菱寺、股票操盘手、锺傲天、塞族小鱼儿、星空的物语、米瑟兰迪尔、升仙斋、锺神秀”等兄弟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