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〇九章 烫手

作品:《绝代疯少

    由于杨凡没有细说,这一晚上的事情,让大家对他的身份感觉更加的神秘了许多。★手机看小说登录★

    假期终于过去了,玩久了他们也觉得没有意思。不过赵天紫、九毅和凤舞三个这不到一周的闭关,已经获益匪浅,对于离开这个别墅,都有点恋恋不舍。这让林诺澜和冯晓晨都很诧异,难道练武功真的有那么吸引?他们都是武痴不成?

    这种东西当然是当面指点才最有效果,赵天紫已经知道凤舞的情况,她很是羡慕,甚至想过也跟着过去杨凡那里睡客厅,那样就能随时见面指点了。但她终究不像凤舞有个贴身保镖的身份,杨凡未必会收留他,而且她也还有事情要处理。赵迒不在,赵家、红会的事情都需要她掌舵。

    无奈之下,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向杨凡请示,得到了有疑问可以打电话问他的允许。

    九毅还是很灵活的一个人,怕杨凡反感,安排车只是送他们到市区,然后让他们自己找车回家。

    住了几天度假村的别墅,天天吃喝玩乐,但不知怎的,回到这二居室的小窝,林诺澜和冯晓晨都有如鱼得水的感觉,还是觉得这里住得更舒服。她们或许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杨凡却也是这样的感觉!在度假村只是住酒店的感觉,在这里才有家一般的温馨——甚至比他在天河的杨家偌大庄园的家更加温馨!

    只有凤舞有点小郁闷,回来她是要住客厅,没有那么多的隐私了。但她是保镖,杨凡是雇主,现在还可以说是半个师父。对林诺澜她们说的也是落难身份,不便跟杨凡争取换到卧室睡。

    大家修整一下,便要准备明天的上班了。

    凤舞在去度假之前,已经在附近买了一点临时穿的衣物,现在回来之后,就从物业保安那里签收了一个包裹,是她当日确定住在这里之后让人寄过来的,除了衣服等私人物品外,还有更多武器、工具!

    等凤舞带回包裹的时候,林诺澜也买菜回来了。在外面吃了那么多天,现在回来,还是她准备煮饭。

    “小凡哥!给你个机会,你去给诺澜姐打下手吧!哈哈……”冯晓晨正打电话,和她假期值班的同事聊天。

    杨凡耸耸肩,感觉这也是挺有意思的,便准备走向厨房。这时候,他听到冯晓晨专注打电话的话,让他停下了脚步。

    “什么?手脚都有骨头粉碎性伤残了,竟然直接从医院被接走?太凶残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手术治疗费用肯定不低,没钱不给动手术,躺着住院多一天就多一天的费用……被人打伤的?病人的朋友还在病房直接表示要打残报仇?我晕!真的什么事、什么人都有啊!”

    冯晓晨做护士时间还不长,这样的事情还是首次听说,不免啧啧称奇。但杨凡马上联想到了破军!

    既然把他送往了华安的医院,为什么又会在住院期间接走呢?接他的人是孟天权的人,还是破军师门的人?

    若是孟天权的人,这打残报复,应该就是说说安抚破军的狠话;若是破军师门的人,则是有实力强于破军的人来了!

    杨凡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战意,他这些天也有突破,真希望遇到高手较量一番!

    凤舞身为侦探,观察分析能力自不必说,在收拾包裹的她,一听到这话,便也和破军联系起来。她不知道破军的事,也没有看到他们的交手,但现今安定的社会大环境,不至于常常有把人打断手脚的事情发生吧?她有点为那两个同行默哀,希望杨凡知道他们私家侦探只是打晕而没有打残。

    她的目光瞟向了杨凡,但杨凡却恰到好处的进入了厨房,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冯晓晨的话……

    ……

    “你来给我打下手?”林诺澜莞尔,“看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样子,行吗?”

    “这又没什么难的。”

    她忽然张望了一下门口,然后凑近一点小声道:“以前也没有见你这么勤快,是不是想要在人家凤舞姑娘面前表现一下?”

    “……”杨凡无语。

    “哪跟哪啊!这不放假闲得慌了嘛……”

    杨凡见林诺澜对他的解释似笑非笑,似乎不大相信的样子,便干脆说道:“要表现也是向你表现啊!”

    “得了吧!你都来一个多月了,咋现在才想到向我表现呢?”林诺澜一边拾掇准备菜,一边调侃了起来,也安排一些菜让杨凡洗。

    二居室的厨房自然也大不到哪里去,两个人在厨房是没有问题,但都在灶台洗菜盆前,就必须是并肩挤在一起了。

    “嘿嘿,这不以前没有看过你的身体嘛。”

    “杨凡!你说什么呢?”林诺澜微微一窘,娇叱了一声。

    “我是说以前没有看过你穿泳装的模样,没有和你一起泡澡。没想到我们诺澜人长得漂亮,身材更是火辣呀!”

    “……”林诺澜无言:“早知道你会这样,昨天就坚持不去泡温泉了!”

    “我没怎样吧?”

    “我发现你也挺色的!亏我以前还觉得你挺老实的。”林诺澜低声嘟哝了一句。

    杨凡由衷叹道:“对你,我已经是最老实的了……”

    细数下来,还真是如此。

    冯晓晨:因为他刚回来说要装空调,让她怀疑做梦的揉他脸,他顺手一推,摸到了她的刑炜。还因为在医院的时候,首次“备皮”奉献给了他。赵天紫当时也看到了他大旗竖立,冯晓晨给他清理杂草的场面。凤舞不必说了,在摩托车上就吃了点豆腐了,当晚回来更是被她压到床上去了。就是秦洛伊第一次见面,都把她给吻了。

    林诺澜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弦外之音,小声说道:“你准备怎么处理凤舞?”

    “把她处理了?”

    “说正经的!她这样暂住在我们这里没问题,时间长了呢?她家里人不担心吗?你看她把东西快递过来,似乎准备在这里长住啊。”

    杨凡点点头:“没错,她留在这里白吃白住怎么行?让她自己找个地方住去。”

    林诺澜白眼:“不是白吃白住的问题,是在这长住客厅不太方便。”

    “诶?”杨凡反应过来了:“你怎么问起我来了,好像人是你们带回来的吧?我当时就让她走人的呀!”

    “……”林诺澜一时语塞,倒是忘记了,当晚是看她一个人没地方去,又说有人追杀,便让她住进来的。“唉……算了吧!她愿意住就让她住下去吧。人家落难了,你也别提什么白吃白住了。只是你要注意一点,别趁机偷看人家什么的!”

    “我是那样的人吗?除非她自己给我看!”

    “……”

    林诺澜懒得理她,把锅烧热了,倒了油下去。准备先炒切好的菜,还有菜让杨凡继续洗。

    当油温高升,开始冒烟的时候,她把拍扁切丝的姜蒜放入去爆锅,结果可能是沾染到了水珠,水入高温油锅,立即噼里啪啦的炸跳了起来。

    “啊……”林诺澜收手不及,手上被溅到了油花,高温瞬间把她细嫩的手背灼痛了。

    人在旁边的杨凡没有多想,一看这情况,便把她拉后一点,然后拿起手,用嘴含住了溅到油花的地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只是好像记得电视里有这样止痛的,下意识就做出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

    听到油锅噼里啪啦的声音,又听到林诺澜的惊呼,外面客厅里面的冯晓晨和凤舞都赶紧跑了过来。到底门口一看,却见林诺澜目瞪口呆,而杨凡则吻着她的手背!

    “咳……我什么都没看到……”冯晓晨当即忍着笑飘走了,凤舞也有样学样的离开。

    “你干吗?”林诺澜忙抽开手,窘迫的小声问道。

    “被油烫伤这不是可以止痛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