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台

作品:《绝代疯少

    和凤舞被无视掉一样,杨凡同样无视了封平三人,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只是一个照面,甚至还没有靠近,他便已经觉察出来了,这个中年人是比破军更厉害的功夫高手!

    在他的身上,也有一份危险的气息,但和之前那杀手的杀机戾气的危险气息不同,这是一份高手震怒之下的危险。

    凤舞不露痕迹的站在了杨凡的身侧,如果对方四个人会一拥而上的话,她准备至少替杨凡分担掉两个,以当晚的情形来看,这不是什么问题。现在她没有拿武器,对方也不能光天化日的拿砍刀出来。

    那个中年男人没有任何的表情,目光深邃的盯着杨凡看,似乎想要把这个年轻人看透,但却怎么也无法看清楚,他甚至觉得杨凡并没有多么的强大,可破军的话,让他并没有丝毫的轻视。

    封平等三人则是充满了怀疑和惊惧!杨凡那天追砍过来,差点把司机头砍下来的疯狂劲儿,让让他们心有余悸。后来又得知实力非常变态的破军竟然是被杨凡打倒的,而且是打残了!这简直颠覆了他们的印象,现在看着他们一路追踪的目标,已经没有上前的勇气了。

    他们这模样太怪了,在药店门口对峙着,让想要进药店的顾客都不敢从他们中间走了,那一个氛围就让人觉得有压力。

    中年男人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杨凡略微转头看来过去,见他指着的是附近一个楼道口,他再看了一下中年人。

    中年人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自己往那边走过去,他行走的路线没有靠近杨凡,也没有对封平他们吩咐什么。

    看到这模样他们几个赶紧跟上了,当晚凤舞一个女孩子已经把他们打退,现在还有一个能把破军打残的人,他们当然不敢停留。事实上若不是这个人对孟天权施压了,他们本来已经被召唤退出华安的。

    看着他们走进入了楼道里面,凤舞看了一下杨凡,低声说道:“他这是在对你用激将法!我知道你很厉害很自信,但这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可能在里面安排了几十个人,你能接住一把刀,但能接住九把刀吗?几十把刀呢?别去了!”

    杨凡看了她一下,摇了摇头。

    这个中年人并没有说什么挑衅刺激的话,也没有当场翻脸,即便有愤怒报复之心,但收敛得很好。他刚刚只是抬手示意了一个方向,以此邀请杨凡上去。那是将杨凡视为同级别对手的尊敬,他也相信杨凡会答应,所以自己先带路。

    杨凡虽然把破军打残了,但通过交手便能看出,破军真的已经是当代的高手了。这个比破军更厉害的中年人,也是高手,会把他也当高手来看,已是高规格了。

    “别这么意气用事啊!就我们两个上去……要不我叫帮手来?”凤舞跟着后面低声劝说。“再要不让他们下来,要比武可以,但换一个第三方地点,不能在他们的地盘上。”

    “你再聒噪,就在下面等着吧!”杨凡回了她一句,人已经到了楼道口。

    走进去里面,他们四个已经进入了电梯,但还开着门等着杨凡。

    既然劝说没用,凤舞也只能跟着他一起进去了。她嘴唇不动,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再提醒了一句:“他们肯定没安好心,可能等我们进去就动手,你最好小心点。”

    杨凡不由好笑,直接拉着她的手,加快脚步步入了电梯里面。

    刚才在街上,两伙人就形成了一个对峙状态。杨凡和中年人的气场,已经让人感觉压抑。现在进入了电梯的狭小空间里面,那种压抑被包裹挤压,就显得更加的紧迫起来。

    封平已经按下了关门键,和杨凡相距不到一米,让他们三个都紧张得呼吸急促了几分。

    杨凡拉着凤舞进来,是和他们面对面,在电梯开始关门之后,他把凤舞转了过来,让她在他前面,他自己也背对着他们。

    这是回应中年人的磊落!刚才那中年人当先背对他往前走,现在杨凡也直接背对他们四个,他相信这个中年人不会在电梯里偷袭,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不怕偷袭,却不能让凤舞被偷袭了,所以拉她到前面。

    中途电梯门也有在楼层停靠,但外面的人看他们里面气氛诡异,不敢进来,推说是准备下的。最后电梯到达了顶层,杨凡当先和凤舞走了出去。

    “那个……上天台!”封平顶着压力说了一句,然后当先往前走,带着走楼梯上最后一段。

    大家陆续上了楼顶天台,这是附近楼群中比较高的一栋,其他人看不到这上面,再远一点的又看不清楚。天台上也很空阔,没有堆放什么杂物。确实是一个交手比武的好地方。

    “你们几个可以走了!”中年人冷淡的吩咐了一句。

    全程陪着上来的封平三人如蒙大赦,在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赶紧开门便退走了下去。

    凤舞已经看出杨凡要自己动手,她更担心其他三人会去搞什么诡计,便对杨凡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到门口看着……”

    然后便退到了上天台的楼梯口,她在那里既可以看到天台上的动静,也能注意到楼梯间的动静,如果那三个人是去拿武器、带人冲上来,她可以第一时间通知杨凡,也能把门关上。

    没有了人,整个天台显得很安静,只是依稀有风声。

    杨凡直接问道:“你是破军师门的人?就是你在医院扬言要打断我全部手脚给破军报仇?怎么称呼?”

    中年人对于杨凡知道他在医院的话没有意外,能找来这里的人,会知道医院发生的情况也很正常。

    “你可以叫我破阵。你这是承认破军的手脚是你打断的?你还废了他的功力!”中年人破阵紧盯着杨凡。

    “是的。”

    “他被你打倒,是他学艺不精。但为什么要对败了的人下狠手?”破阵沉声问道。

    “首先他为虎作伥,他们要我的命,我没有杀他已经很够意思的了。第二,他用他的师门来威胁我,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胁我!”

    破阵沉默了下来,破军在孟天权手下做打手历练的事他也清楚,虽然未必直接杀人了,但确实做的不是好事。但第二点他不能接受!

    “你伤了我们的人,就算他学艺不精,我们自然会有其他人来挑战,这是我们维护尊严,不是威胁。换作你也一样!我今天把你手脚全部打断,你的师门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破阵这话多少有点试探,和破军的猜测一样,如果杨凡不是一个强大的隐世门派,不会年纪轻轻便实力强大。他想要弄清楚来历,如果真的是不能得罪的门派,那这打残报复的话只能是说说。若没有过于强大的后台,今天就不仅仅要报仇,还要立威!

    杨凡摇了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按规矩来,我可以给你报仇的机会。你若也敢威胁我,后果会和破军一样!”

    破阵动了真火!这年轻人太嚣张了,竟然还没有动手就说他不是对手,还说要和破军下场一样!

    “你这话已经是威胁我了!”

    [bookid=50779,bookna=《梦想成真》][bookid=50779,bookna=《梦想成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