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干掉杨睿?】

作品:《绝代疯少

    孟天权并没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就是靠着一个人能够约柬着几十个手下,自然有其过人之处的。 免 费小说当初会接下杨凡的生意,除了认识杨睿,能收获不菲佣金之外,也是分析过情况,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富家少爷独居深山别墅,被流窜犯劫杀,是解释得通、也不容易留下线索的。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破军是主动来投靠他的人,要求不多,不贪钱、干活积极主动,实力更是超凡,他亲自见过破军把六七个人打得落花流水。有了破军之后,孟天权就好像有了一个杀手锏。但他深知破军总有一天会离开他的,因为破军所求太异常了!

    好色者,可以用美色捆绑:贪财者,可以用金钱诱惑。有弱点的人才好控制,几乎是为帮他忙而降临的破军,时候到了也必然会消失。孟天权一直有这自觉,但没想到破军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当听说有人竟然能把破军打断手脚,他就知道这次招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也明白史东、李骤不是监守自盗了,而可能已遭不测!他当时就把封平他们召回,但破军醒后的一个电话,让他不得不把三人留在华安供破军驱使,对于破军没有怪他无义也是暗暗庆幸。

    可一周过去,孟天权得到很多的反馈,知道破军来了一个似乎更厉害的师兄要为他报仇,也把破军接走了,本来还有点希冀,没想到最终还是败了。而这一次,他也得到了确认,出手的极有可能就是杨凡本人!

    在通知了杨睿之后,孟天权无法心安,他觉着这一次可能会是他灭顶之灾了。而他不能一个人跑路也不甘放弃那么多人。所以在考虑了半个小时之后,当即下了紧急撤离的命令,让所有人更换联络方式,全部退往西部某个小城。

    杨睿今天的心情是大起大落,开始是接到消息说已经完成任务把目标干掉了。结果没多久的时间,又听到了杨凡再次让孟天权损兵折将的消息。

    他的手机卡已经销毁,又取了一张新卡,拨打了那个杀手的手机,却是手机无法接通!这让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等再打孟天权电话想要问清楚一点的时候,发现孟天权的电话已经关机!

    两边的状况都不对,杨睿开始无法平静了。如果杨凡不仅仅没有被干掉还有能人在身边,那孟天权的人和杀手会不会被逼供出来呢?

    虽然最终未必能追溯到他这里,但他已经开始担惊受怕了。

    冷静!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现在什么地方最危险?

    在冷静分析之下,杨睿觉得三叔杨泰生家会是最危险的地方,杨凡回去就会撞见他,但他敢出现那里,却正好证明他问心无愧反而最安全了。而且在天河,还有一个杨天赐可以用来盅惑背黑锅……

    当赵天紫赶到医院时,杨凡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和上次一样,给他开了特护病房里面只有凤舞守着。

    “竟然还有人能伤了你?”赵天紫忍不住掀开被子看了一下他包扎好的伤口。那次黄根是偷袭,要不然那么多打手也伤不了他。

    杨凡淡淡一笑:“这正好给你们上了一颗,永远别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只有天外有天没有天下无敌!、,

    这一点她们两个都是印象深刻,曾经她们对于自己的身手都很自信,打败一两个男的是毫无问题,不说无敌,起码觉得实力不错。但在遇到杨凡之后,才明白差距之远!

    “其实他是为了救我”凤舞有点内疚的苦笑“要不然的话是可以不用受伤的。”

    赵天紫目光一寒:“是什么人?”

    认识以来她就从没对杨凡敬畏过,几番接触下来尤其是这次在一起生活了一周,更是亲近了许多有点亦师亦友的感觉。

    她这次与红会利益、与拉拢杨凡无关,只是想要帮他报仇。

    “这个不用你操心了,伤了我的人,只会更加不好过。”杨凡冲她点点头:“这次谢谢你,医药费不用报销了,我自己会付。”

    “…”赵天紫白眼,她只是担心他而赶过来,哪是特意来付账的?

    现场气氛有点冷场,见这里有凤舞照顾,赵天紫呆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

    “要不要通知诺澜她们?”凤舞轻声问了一句,虽然杨凡解释过与她无关,那是破阵的策略,即便没有她在现场,也会用其他的方式来分心偷袭,但她还是有点自责。

    杨凡想了一下:“行吧!反正就算不说明天晓晨上班也会知道,告诉她们一声,免得她们担心。”说完他又加了一句“我先睡一觉,你去给我弄点排骨汤什么的来吧,等我醒来喝。”

    “好。”现在能吩咐她做点事情,让凤舞的心情好一点。

    其实杨凡只是要把她打发走,趁着在林诺澜她们来之前的空隙,好好的吸收消化从破阵那里吸收来的功力,那会对他的伤口复原也有好处。

    林诺澜她们来了之后,见杨凡还在睡觉,在外面没有进来打扰他。

    问及怎么会受伤,凤舞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让她们两个多少有点怨念,以为是凤舞诱骗杨凡去找她的仇家。这让她暗暗苦笑,但也没有辩解。

    等杨凡醒来了,她们三个赶紧进来。

    看到杨凡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林诺澜自觉得一阵心疼,她是见过杨凡“打架”知道他有多厉害的。能被人刺伤,对方肯定不简单。

    “你怎么不知道注意身体呢?那么逞强!是不是放假闲腻了?”

    听着林诺澜的抱怨,杨凡莞尔:“没那么夸张,只是一点小意外。”

    凤舞把打包来的排骨汤放在了桌上,然后先借口出去了。

    杨凡刚才不是睡觉,是在默默运功,也不知道她们三个在外面说什么了。看这气氛似乎有点怪,正纳闷呢。心直口快的冯晓晨就没有婉转,直接的压低声音问了出来。

    “1小凡哥!是不是她带你去找她的仇家了?这人真过分!你救过她还不肯说真名,就看出她很有心计!我们好心收留她,这才安分了几天?白吃白喝白玩,还跟着白学功夫,现在还想要利用你!”

    看她小脸气愤的样子,杨凡先是错愕,竟而哑然失笑。

    “你们是不是误会凤舞了?这不关她的事。”

    “这还维护起来了!看人漂亮,一个媚眼就主动帮忙了吧?称们这些男人啊!”林诺澜失望摇头。她本来对凤舞的印象也还可以,还拿杨凡打趣过,到若凤舞真的是这样的人,她是想着马上赶走!

    看她们两个都不高兴的样子,杨凡知道那是关心他的缘故,这让他很感激,但她们跟凤舞不熟,有一些情况也不知道,这让他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

    “我说认真的!”杨凡认真的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算起来是我的仇家。晓晨,记得你中午聊电话同事说的事吗?有个手脚断了被接走的……”

    冯晓晨一愣,然后吃惊的看着他:“你是说!”

    杨凡点头:“那就是被我打断的,现在是人家的师兄来报仇了。

    若不是我们一直在度假村,他还可能早就找到我了,今天我是去解决这段恩怨的。”

    “你、你们”冯晓晨不知道说什么,然后紧张的掀开被子摸他的腿:“你有没有被打……”

    “没有。就这受伤了。”杨凡指了指伤处,给她们看了看。

    林诺澜和冯晓晨看着都很心疼,虽然看不到伤口,但这算是伤及要害了,可比手脚之类严重多了。

    “真的跟凤舞没关系?“林诺澜低声问了一句,她是热情的人,刚才因为这个而给凤舞脸色看,若是误会了,她准备向凤舞道歉。

    杨凡看了一下门口,叹道:“好吧!我跟你们透露她的身份吧,其实她是我爸找来保护我的。那天我会和她一起,是有仇家和她都一起找到了我公司外面。最后发生了一些事情,包括那个想要伤害我被我伤了,凤舞不算救了我,但也是帮了我。我是不想她跟着保护,也不需要她保护,所以瞎说让她离开。结果你们把她带回去了,想着她一份工作也不容易,我就没赶她走。”

    “…”林诺澜和冯晓晨面面相觑,看杨凡不像是瞎说,而他更多的内情不便打听,便赶紧说道:“我们误会她了,这跟她道个歉去!”

    看她们出去了,杨凡摇摇头,自己拿起排骨汤喝了起来。他的思绪则是蔓延了起来:破阵虽然伤了他,但本并无杀他之意:那个杀手没有碰到他,却是为杀他而来!

    杨睿!

    他本来想要留着慢慢来解决,现在看来不是隐患,而是明显的心腹矢患了。不把他除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妖蛾子!

    这事不能假手于人,必须他亲自动手。但要找个机会,不能直接上门轰杀了……

    伤处的疼痛提醒了他,养伤就是一个很好的不在场理由。他断定杨睿只是个人私密布局,不可能是伯父的授意,那样即便干掉杨睿也不会跟他联系到一起。而他人在华安养伤,却能出现在燕城把杨睿杀了,即便联想到也无法证明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