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袭病房

作品:《绝代疯少

    林诺澜和冯晓晨明天要上班,在陪了杨凡一阵之后,晚上便先回去了,留下凤舞在守着照顾他。《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

    杨凡则是有点无奈,他想着要脱身离开去干掉杨睿,但一个伤势还没有稳固,再一个也实在不便。凤舞也是不可能给他作伪证的,还是另外找机会。

    时间渐晚,杨凡躺在病床上,凤舞在旁边陪床休息,她还是很用功,尤其是在见识了杨凡和破阵的交手,这会儿在医院也坚持练功了一阵才睡觉。

    看他受伤了,后来她们几个买晚饭的时候,又给他带了很多补汤,又是躺着消耗水分不多,接近半夜的时候,杨凡被一泡尿憋醒了。

    醒来看了一下旁边的陪床上面和衣而睡的凤舞,她练功到很晚,应该是刚刚沉睡不久。

    他自己小心伤处起床到病房内的洗手间解决了一下问题,但在一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那是一种让他寒毛竖起的感觉!

    他迅速张望了一下,立即发现在病房里面多了一个人!

    他起来上厕所没有开灯,只是就着外面走廊路灯透进来的光亮,所以病房里面还是比较昏暗的。这会儿却有个人站在了黑暗的角落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是谁?”杨凡目光盯着那个黑影,他起来就没开灯,目光已经适应了昏暗,依稀看清楚那是一个中年人。这当然不可能是病人走错了房间,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

    就目前来说,最可能来这里的人就是下午两方人了。那个杀手受伤逃离,并没有完成任务,极有可能再次行动,但他不可能知道杨凡受伤住院;破阵虽然废了一身功力,但人并没有问题,单独来报仇可能不敢,但若还有其他同门在。就有可能赶来报复了。

    趁你病要你命!

    杨凡现在受伤了,就算没有了内力的破阵赶来。想要应付都有点费力。而现在看起来,这个人能在他上厕所的那会儿时间,让他没有觉察就进来了,实力也不会弱。

    “如果我现在把她手脚打断。你会什么感觉?”

    那人说话的声音有点瓮声瓮气。他现在站立的地方就在陪床附近,说这话的目标自然是床上的凤舞。

    杨凡没有说话,已经确定这是破军、破阵的同门。

    那个人进来无声无息,但现在他们两个都说话了,凤舞也是非常警觉的,即便刚刚沉睡不久,也是霍然惊醒了。

    发现在边上还站着一个陌生人,正和在外面方向的杨凡对峙着,让她吃了一惊,也暗暗自责竟然这么没有警觉。让人进来了都不知道。来者不善!

    见识过下午的比武,凤舞知道她的实力还差很多。若是贸然动手只会添乱,所以还是保持不动,等着看他们的用意。

    “怕了?”那人冷笑了一声:“你现在受了重伤,根本阻止不了我,我要把你打伤很容易。但我觉得还是先把她的手脚打断会比较有意思一点!”

    杨凡摇了摇头:“你不敢!”

    “你再说一次!”那人似乎被激怒了。

    “你不敢!”杨凡再次说道:“破军输在我的手里,是他技不如人;破阵还算磊落,即便最后还是靠诡计才伤了我,但我还是放了他一马,没有打断他的手脚。我不知道你是他们的师兄弟还是长辈。但你开口以其他人威胁,已经落了下乘。比他们还不如。要敢真的动手,就更是丢尽你们门派的脸了!”

    既然是隐世门派出来的,肯定会为门派荣耀骄傲,他现在就是扣上这么一个帽子。

    “笑话!破军输了,就是技不如人,你输了就是靠诡计?你一样输不起!你这叫放了他一马?你废了破阵的一身功力,比杀了他更严重!”那人怒斥了起来。

    “是吗?我一直觉得这样比杀人好点,还有命就还有希望,至少也能做个普通人,如果命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杨凡淡淡回应:“不过你如果觉得废你功力不如杀了你,我或许会愿意帮你的忙!”

    “你现在还有资格说这大话吗?”那人嘲讽的看着杨凡。

    他除了腰上有伤之外,两个手掌也被飞刀割出伤痕,包扎着纱布,刚刚上厕所都只能靠手指头活动。无法很好的握拳,等于去了拳头的威慑力,而无论拳脚,都要靠腰来发力,腰间重伤,实在让他实力大打折扣。

    这一点连凤舞知道,她很是焦急,当即在床上一按,两条腿立即往那个人的身上踢了过去,嘴里大叫了起来:“你快走!”

    凤舞的实力在那个人的面前实在不堪一击,他也像那日杨凡抓住破军的脚一样,也是抓住了凤舞的脚,然后将她扔了出去,摔在了墙上!

    他显然是听破军说了过程,就准备用同样的方式来虐打凤舞,当即抬脚过去,准备把凤舞的腿脚也踩断!杨凡已经伤了他们两个人,他也要让杨凡的人受伤!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杨凡竟然转头就往门口跑了!

    “次奥!”那人不由得喝骂了起来,这他吗太没有骨气了吧?看着身边的女人受伤竟然还敢跑走?这还是男人吗?这还是一个武者的风格吗?

    他要报仇的目标是杨凡,虐打凤舞的目的也是想要刺激杨凡,见杨凡似乎不在乎这个女人的生死,他也不敢停留,万一让杨凡藏起来了,他要再搜刮出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杨凡开门出来便迅速的跑向了楼梯间方向,他这次是低估了破阵叫人增援的速度。以他现在的实力,自保都会比较麻烦,再要护着凤舞就会两个人都很惨。倒不如干脆的把敌人引开!

    电梯是来不及了,等电梯的时间就可能让那人追上,所以他只能是跑!

    那个人的速度很快,虽然迟了一步,但要追赶受伤的杨凡,还不是难事,这才刚到楼梯处,便见杨凡捂着腰部喘气着。

    “啧啧……已经到这程度了,还敢跟我大言不惭?”那人一脸的不屑,他是在听到破阵的汇报之后,当即坐飞机赶过来的,知道杨凡被破阵的飞刀所伤要害,这会儿也没有多怀疑。

    “你想要怎样?”

    “你说呢?”那人狞笑一声,过来抓住了杨凡的脖子:“跟我回去一趟!我要你跪在他们面前忏悔!如果你家长辈不来领人,你就给我等着残废手脚、废除功力吧!”

    显然,和破阵一样,这人也觉得杨凡的表现不像是现在世俗练功夫的人。主要是能把人内功废除的方法实在太逆天了!他检查过破军的身体,刚到也检查过破阵的身体,都是一样的,除了内力被废除干净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损伤。

    这种事情他也能做到,但那是通过绝对力量暴力破坏丹田气海,那在散去一身功力修为的同时,也会让人受内伤,没有一个两个月时间修养,是难以恢复的。能做到马上变成一个普通人,手法实在厉害!

    能有如此手法的人,必然也是出自隐世名门之后。所以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他尚且不能下杀手,这让“长辈”来领人,就是要杨凡招供出师门。

    “就凭你?”杨凡嗤笑了一声,似乎不大服气的样子。

    “嘿嘿,这就由不得你了!”

    那人冷笑之下,当即出手把杨凡打晕了过去,然后挟持着杨凡便快速的下楼离开。

    凤舞被砸在墙上,再摔落地上,虽然没有像破军那样受伤之后砸过去的,但也是一阵的疼痛,等她好不容易挣扎爬起来追出去,外面哪还有两人的影子?

    ……

    杨凡这次是故意的示弱,故意让他追上,故意让他抓住,也是故意让他打晕。

    他虽然已经抓紧时间吸纳融合了破阵那里吸收来的内功,让他功力大进,但腰间重伤也是不争的事实。要对付一个厉害的高手,硬拼下去的结果,很可能会是两败俱伤!即便把对方打败了,也会牵扯伤口崩裂。

    关键是他只有一个人,对方是一个门派,高手源源不断,来的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与其在明处等着被人追杀,倒不如示弱的深入虎穴。他那逆天的吸收能力,是他敢如此冒险的底气!到了实在危险的时刻,只要有接触的机会,他就能够把对方吸干!

    那个人速度很快,而且对于回避监控摄像头竟然也有一套。这是医院,天天有人搀扶着出院,离开住院部半夜值班的保安即便看到了,也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很快就带着杨凡离开了医院,外面已经有一辆车等着他了,上去之后直接的开走了。

    一身疼痛的凤舞在外面走廊搜寻了一阵没有找到杨凡的身影,自觉得头疼无比。上一次杨凡的失踪,或许是他有意为之,这一次却是真的被高手带走了,这让她怎么面对杨泰生的托付啊!

    找人帮忙!

    她马上想到了赵天紫,杨泰生已经有安排保镖在华安供她调用,但那作用不大。这会儿还是应该要让华安的本地势力——赵天紫!

    赵天紫也是在练功到很晚才睡觉,这被电话吵醒之后,还是有点不悦的,等见是凤舞,怕是杨凡有什么事情赶紧接听了,当听说有人去医院把杨凡抓走了,她顿时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