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叫的狗才咬人!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继续笑道:“我不过是随便猜测一下,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真的喽?唔……不知道你们门主找我有何贵干呢?应该不是让我把他们两个的功力恢复吧?”

    “哼!”雷鸣龙沉下脸来不再说话,然后径自往里面走去。

    已经来到这里的杨凡,没有丝毫的退怯,跟着他一起进去里面。

    “万师兄,杨凡带过来了!”进去看到一个人在里面坐着,雷鸣龙马上汇报了一声,然后便退后到了门口,似乎防备着杨凡逃走似的。

    杨凡已经走了进去,看着那个已经年近六十的万门主。从表面上来看,这人一点也没有门派掌门的风范,更像是一个和善的村干部模样,穿着的衣服也很普通,既没有唐装、长衫之类的古装,也没有多么现代潮流,就像是一个很普通的小老头。除了外形普通,气势上也很普通,一点也没有错雷鸣龙那样的霸气外露。甚至乍看不出他像是一个练武功的人!

    但杨凡却觉得这个万门主要比雷鸣龙危险得多!

    打个不是很斯文的比方,雷鸣龙就像是一头龇牙咧嘴的狂犬,容易让看到的人感受到心惊害怕,而万门主则像是一头摇着尾巴不叫的狗——不叫的狗才咬人!

    “鸣龙,你先出去吧,叫人准备点吃喝的过来,招待客人。”万门主挥了挥手,让雷鸣龙出去。

    杨凡走了过去。“您就是万门的老大吧?不用吃的了。我已经吃过早餐了。”

    “请坐!”万门主和气的邀请杨凡入座,还客气的给他斟茶:“鄙人万古流,是这里的主人。为尽地主之谊,特意为你泡上的雨前龙井。”

    杨凡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万老大的茶我可不敢随便喝啊!我和破军交手,败了之后,来了一个破阵追杀我;破阵败了之后,来了一个更高级别的雷鸣龙。我很小人的怀疑万老大要是在茶里面下毒了,我岂不死定了?”

    “呵呵,这倒也是。那我先喝以示诚意。”万古流却不生气,直接用同一茶壶斟茶出来,然后轻吹着慢慢喝了起来,为了表示不会作假。还明显的大口吞咽。

    杨凡也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然后认真的说道:“万老大,有话就直说吧!咱不是拐弯抹角的人,笑面虎什么的最讨厌了,我废了你们万门两个重要弟子的内功,你还会待我如上宾,我愿意相信你都不会相信啦!”

    万古流放下了茶杯:“好,那我就明说吧!自古有云:冤家宜解不宜结。叶破军是我万门弟子,只是外出锻炼,年轻气盛。得罪了高手也不是奇怪的事。但你打断他的手脚,已经够严重的了,为什么还要让他骨头粉碎到致残的程度?为什么还要废了他的内功?身为武者,你应该比谁都明白这对一个练武的人比杀了还残忍!”

    “我知道,但如果技不如人的是我,结果我可能比他更惨。所以选择了动手,就只有胜负,没有什么残忍可言。”杨凡平静的说。

    “那柳破阵呢?为什么也要废了他的功力?你可知道他修炼了多少年?三十年!不少于三十年的苦练,就这样被你毁于一旦,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十年么……难怪那么猛。比破军强多了。杨凡暗暗嘀咕了一下,然后叹道:“三十年前,破阵也不过十来岁吧!那不过还再懵懂,加上还要读书、练拳脚,能有多少时间修炼内功?你别讹我啊!等会儿你们找个老前辈出来输了。岂不是要把白发、假牙往桌上一扔,跟我说八十年功力?再说……”

    杨凡指了指自己的腰间伤处:“我这里还是伤着呢。这可是破阵的飞刀上的。我的朋友也差点被他射杀了,你光同情他,难道我们加起来四十几年的生命还比不上他三十年的练功吗?”

    “……”万古流沉默了一下。

    “万老大是明白人,应该不会说出我们的性命如蝼蚁,你们弟子的功力便如天神吧?”杨凡敲了敲桌子:“所以呢?还是那句话,有什么话就说吧,别再兜圈子了。就像雷鸣龙把我抓来了,我从来不抱怨他的问题一样。”

    万古流看着杨凡半天,然后叹了一口气:“你果然是人才,这都被你猜到了……”

    杨凡很无语,这需要人才才能猜到吗?您这是黑“人才”吧?

    “冤家宜解不宜结!”万古流再强调了一句,然后高深莫测的说:“你是有本事的人,我们却也不是弱者。你应该也不愿意和我们硬拼,所以才会故意跟鸣龙回来的吧?”

    杨凡稍微的吃惊了一下,但就像他进来便觉察到对方比雷鸣龙厉害一样,能看出他是故意的也没有太意外。“所以呢?”

    “所以,你只要能把他们两个的功力恢复了,我可以不计较皮外筋骨之伤,事情一笔勾销,大家还能合作、成为朋友。”

    杨凡反问道:“你能让摔碎了的东西复原吗?我只会废除,可不会恢复。这可不是玩游戏,玩游戏的恢复药水也不便宜吧?对了万老大你玩游戏么?你喜欢玩什么职业的?”

    “……”万古流和善的表情开始有点忍耐不住了,“我不玩游戏!你能不能别叫我万老大?”

    杨凡认真的点头,然后又问了一句:“那叫大哥大?”

    万古流沉声道:“好了!别跟我来这一套,鸣龙他们会被你戏耍,我这一把年纪了可不会被你耍了。我直接跟你说吧: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条路就是把他们两个的功力恢复了,我可以既往不咎,这刚刚已经跟你讲过了。你说没有办法;另外一条路。就是你把废除他们功力的方法说出来,看看我找一些前辈来研究,能不能找出恢复他们的办法!”

    “噢——”杨凡拖长了声音,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原来如此!你让雷鸣龙火速赶往华安,原来就是为了我,不是你的宝贝弟子;你刚刚待我如上宾,也是为了能套出我的功法!啧啧,这是万门老大的风范吗?觊觎别家功法是大忌,难道万老大不知道?我方便打听万门的功夫么?”

    “哼!”万古流冷哼了一声:“我万古流是什么样的人?我万门的传承岂是你知道的?我需要觊觎你的雕虫小技?现在是你伤了我的人,我给你一个补救的方法!为了证明我没有此心。我会叫一些江湖前辈,我自己不会参与。只要能把破军、破阵两人的功力恢复,就是被你嘲笑我也认了。反正我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再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守着门户之见,你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还是十九世纪断?”

    “嘿嘿!”杨凡只是笑。

    万古流老脸一红,他为了达到目的,这么一会儿之间,可谓用尽了办法。示好、劝说、威胁都用上了,但对方油盐不进的,还是不是的恶心他一句,让他非常的憋屈。

    他堂堂门主,什么时候被年轻后辈如此对待过?在万门里面。大家都是非常的敬畏。而这些年对外的万隆企业也是搞得很大,在地方上也是有贡献的人物,即便是地方领导见到都要好好尊敬!

    “年轻人,路我已经给你了,不选是你的决定!”万古流说着站了起来,然后猛的一拍桌子,他面前的水杯跳了起来,他再用手一拨,当即猛的砸向了杨凡,在杯子没有到之前。里面的茶水已经先封锁了杨凡面前的所有空间!

    杨凡也在等着他翻脸,一看他动手了,立即掀翻了整个桌子,把桌子往万古流的面前扔了过去!

    万古流的动作很潇洒,但他的内功还没有到那么神奇的化境。只是杯子具有颇大的杀伤力,水也就泼在脸上恶心一下人了。

    杨凡则是比较直接。整个桌子对着他掀过去,带着上面的水壶、茶杯全部往万古流的身上落去,即便他有心保持门主宗师风范,也不想被弄了一身水。

    无奈之下,万古流还是不得不向后退步了几脚,然后前脚往桌子上面踢踏了过去,将桌子踢得再次向杨凡飞了过来,其他则仍由落在地上。

    此刻的杨凡已经滑开了好几步,然后直接迈步往外面蹿了出去。

    他张狂但却不鲁莽!

    只是凭着观察已经知道万古流不是善与之辈,现在看到他随便的出手,已经见识到了他的功力比雷鸣龙更是要高出许多!

    若是他身体无碍,不仅不会退避,更会非常兴奋的想要与之一战,体验一下高手的水准。但现在知道了对方所求,如果落在了他们的手里,肯定不会有好结果。而他腰间受伤,即便是和雷鸣龙动手也会拉扯开伤处,这要和更加厉害的万古流正面交手,在实力大打折扣的情况下,必然落于下风。

    这是万门的核心祖堂所在之地,但却不是每个人都有万古流的功力,杨凡冲出外面,就是要把局面搅得更乱!

    万古流在后面冷笑了一声,随着桌子砸落之际,迅速的抬脚一勾,刚刚坐着的凳子被他勾了起来,然后踢向了杨凡的后背!

    听到后面呼啸的声音,已经蹿到门口的杨凡没有闪避,更是加快了速度,一下冲了出去,然后闪身到了旁边,避开了砸过来的凳子。

    而万古流竟没有托大,踢出凳子只是为了拖延一下杨凡,这个看起来像普通人的小老头,已经如鹰隼一般的飞扑了过来,手爪如勾,直追杨凡的后背,竟然在杨凡还没有到旁边,抓住了他的病号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