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野人”的逆袭

作品:《绝代疯少

    在把那祖堂点着之后,杨凡犹豫了一下,毕竟这关系到一个门派数百年的传承,他的敌人主要是万古流,如果把这祖堂都烧了的话,就是把整个万门的香火信物都断了,未免有点绝了。

    片刻之后,他跃起拉下了着火的帷幔,扯着火源离开了这个祖庙,然后奔向了后面其他的房舍。随着奔跑的风吹,绸缎帷幔燃烧得更加旺盛,这点火效果比蜡烛强多了,他一路的奔跑,直接踢开房门,把里面没有人的房间都点燃了。路上也换了几个火源,没多久的功夫,便把后面点了个七七八八。

    搞定这些之后,杨凡开始往前面度假山庄下去,如果没有多少人在后面,肯定是在前面吃饭或开会、上课之类的。他憋了一个多月的郁闷,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和万古流老头大战一番是免不了的!

    后院起火很快被发现了,然后想起了紧急的火警。这是联通整个度假山庄的,会议厅里面的人也都听到了。

    这让万古流皱起了眉头,冷笑了一声:“果然是一些宵小!竟然趁着这里商议的时候,到外面放火!”

    刚刚杨凡的下落还没有说清楚,就被雷鸣龙施展手段震撼了一下,这会儿又听到如此诬蔑,让杨泰生忍不住拍桌子了!

    “这位先生,既然你一再自诩资格,相信也是有身份的武林前辈,我杨家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儿子杨凡的事。我一定要你们给一个交代!既然我人在这里,断然没有叫人背后放火的道理!”

    万隆老总是知道黄浩然他们亦白亦黑的背景,之前被逼压着,这会儿有了门主强势高调,腰杆也觉得硬了几分。他不敢向万古流一样不把杨家放在眼里,但却可以仗着万古流他们的气势,开始对黄浩然等红会的人叫板了。

    “杨先生没有。其他人就不敢说了!”

    到这会儿,万古流还不觉得会是多么大的问题,这到底万门根基。虽然精兵强将集中在这里,但要收拾几个打手、保镖,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按响火警警铃不过是习惯而已。所以并不着急。但为了表示他的怒气,他还是对雷鸣龙挥了挥手:“我们这是合法经营的度假山庄,不会豢养打手,但我们的员工也不会任由宵小乱来!你们都出去,把纵火的人抓起来,吊起来打!打到招供主谋再说!”

    “是!”听到万古流的话,雷鸣龙知道这是继续示威的好机会,当即一挥手,把聚集在会议厅里面、门口的很多人带着一起跑了出去。

    杨泰生脸色阴沉,他马上看了一下杨天赐。杨天赐会意,赶紧打电话出去询问。他们除了带来这里的保镖,还留有司机和保镖再外面,这是留的后手,以免被人把车砸了。司机打跑就困在这里了,此刻是想要求证一下有没有人先斩后奏的纵火。

    但他也觉得可能是黄浩然一群人!

    黄浩然这会儿他要来谈判,当然没有笑嘻嘻,铁哥的气势已经多年养成,无论是杨泰生还是唐月霞都能看出他是江湖大佬的身份。期间除了何斌比较低调之外,赵天紫、黄文旭和九毅。哪个不是锐气外露?

    虽然他们不知道杨凡怎么会认识了一些这样的朋友,但觉得他们这些人肯定是当面谈判,背后放火的常客。要不是雷鸣龙露了一手,或许谈崩了他们就直接拔家伙了。

    可杨泰生和他们没有交集,人家怎么也是为自己儿子来助拳的,即便有过火的行为也是出于好心,他没有立场质问。

    赵天紫也是皱起了眉头,她和杨家这边只认识一个凤舞,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凤舞是杨家的保镖。而凤舞刚刚被打倒,这会儿才勉强爬起来,嘴角还带着血。她更担心凤舞的情况如何,至于要不要澄清他们红会没有放火已经不重要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们不是去抓了吗?让他们抓好了。

    只是因为现在的气氛和状况,让她对这个一起跟着杨凡学过内功,有半个同门姐妹的凤舞也不好过去安慰。

    林诺澜这会儿也是非常的焦急,她刚才只顾操心杨凡。可追问之后,得到的还是杨凡已经离开,并没有一个更确切的结果。这会儿又见到爬起来的凤舞嘴角带血,也是心里着急。而这会儿又出来什么放火的事,让她都心乱如麻。

    唐月霞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安心下来。

    ……

    “万老大你果然藏在这里啊!知道我要来躲起来设陷阱埋伏我么?”

    就在会议厅冷场,大家都等着外面结果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虽然吱唔不清,但里面的人莫不对杨凡印象深刻,一下就辨认出了这熟悉的音色!

    “霞姨……”林诺澜的手有点颤抖,她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她没想到自己担心杨凡已经到了这程度。

    但她很快发现一直气场强大、沉稳如山岳的唐月霞,竟然手也颤抖了起来!

    而现场其他人,包括所有保镖和万门的人,目光都看向了会议厅的门口。

    随着声音传进来之后,有个人影出现在大家的视线范围内。

    “野人!”有个没见过杨凡的万门弟子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野人!杨凡现在的模样,和野人也差不多了。现在已经开始立冬时节了,他却是上半身光着,下半身像是一条破碎的短裤,腿光着,脚赤着……

    他原先身上只有一条病号服的宽松裤子,一路奔跑到“落雁川”原始森林的时候,就划破得支零破碎了。在森林里面醒来后前几天他都是靠着在地上爬行的,泥沙、草汁和血迹,早已经把他裤子原先的颜色看不清楚了。后面在生活了一个月,完全已经脏得不成样子,根本看不清楚是布还是兽皮。

    裤子如此,身上的皮肤也是如此。反正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里,他也不需要给谁看,所有的时间几乎都用在疗伤和练功上面,除了喝水的时候顺手洗把脸之外,基本上没清洗过。身上的血迹混合泥土、灰尘等,让他露出的腿脚和上半身也是污浊漆黑一片。就算是洗过的脸也只是稍微没有那么厚的泥垢而已,现在又经过了几十里山路的奔波,同样和灰蒙蒙的一片。

    头发自然也是一个多月没有洗过、梳理过,又长又乱又脏,胡子也是长长,乱七八糟。

    除了这些外形上看起来像个野人之外,他的行为也是如此。刚才放火完了之后跑下来,他也不知道往哪里找万古流,便顺着香味跑去了。他那模样直接把服务员都吓怕了,而他一个多月没有吃有盐味的食物了,不由得馋虫大作。但坐下来好好吃东西是来不及了,而现场的只有叉烧,便抓了半边烧鹅,然后追问服务员人都到哪里去了,得知会议厅才赶了过来。

    他在跑过来的路上,已经不停的啃着烧鹅,既是解馋也是补充能量。至于有没有洗手什么的,在森林里生活了一个多月都不讲究了。刚刚说话大家听不太清楚,也就因为嘴里还咬着烧鹅。

    这副模样,让生活在这“落雁川”原始森林附近地区又不认识杨凡的万门弟子,一下就想到了野人。而其他认识杨凡的人,因为本来就为杨凡而来,听到声音也先入为主了,倒是一下就认出了他的轮廓。

    ……

    在被叫成“野人”,杨凡并不在意,他反而很快意,想要让把他逼成野人的万门门主万古流见识一下“野人的逆袭”。但进来之后,很快他就看到了其他所有的熟人了。男人们倒也罢了,反正不在乎形象,父亲、哥哥包括保镖他们都知道他是疯子,不在乎再疯一次。

    但林诺澜、赵天紫、凤舞可各个都是美女,在美女面前出现在形象,实在大煞风景啊!而且他还看到了小姨!显然,小姨看到他这个样子,肯定很非常的心疼难过。

    ‘靠……难怪唐伯虎从柴房出来杀入华府大厅,要先抽空洗个澡换套衣服,形象啊!’

    杨凡觉得自己有点脸红了,但其实没有任何人看得出来,而他的嘴还在不自觉的吃着烧鹅。

    “杨凡?”

    “杨凡!”

    “小凡!”

    不同的人或怀疑或确认的同时叫了出来。杨凡也只好咧嘴一笑,满嘴带着烧鹅,还挥了挥手里的烧鹅。

    看着儿子流落成野人流浪汉一般的模样,杨泰生在激动之后,不由得老泪纵横!平时疯归疯,至少都有人照看着,从来没出现这样的状况。他决定一定要带回去,不送去专业的疗养院,也找多个人照看着。

    杨天赐虽然这几个月过得都不安宁,就因为杨凡。现在见到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变成这个样子,也觉得心里很堵,很不是滋味。

    半边脸肿起来了的杨睿则是充满了紧张,暗暗祈祷杨凡又发疯了,最后一直疯下去!那样不管有没有怀疑过他,都可以安全了,以后再找机会弄掉他。

    唐月霞和林诺澜两个都有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紧握手互相扶持着。赵天紫和黄浩然已经知道杨凡的身份,但杨凡是疯子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打听到的,他们也不清楚。看到他回来了,即便非常狼狈,但都松了一口气。

    杨凡目光一一扫过他们,嘴里塞着烧鹅,只能用带着笑意的眼神打招呼。直到他看到嘴角带着血迹的凤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