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诺澜流氓了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从来没有这么脏过,一个多月没洗澡,让他早就浑身难受,之前在森林里面没有条件好不觉得,现在一洗却是越洗越痒,无论是洗发水还是沐浴露,他都是把酒店客房提供的双人份小支装完全的用光了,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身上完全没有污垢、没有味道才停下。《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

    头发多长一个多月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胡子则真的很成问题了,用酒店提供的一次性刮胡刀好好的刮了一遍,再看镜子里的人,杨凡自己都能觉出完全的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进来的时候匆忙什么东西都没有拿,现在出去也只能真空围了一个浴巾便出去了。至于衣服什么的他一点也不担心,相信小姨会给他买来的。就算小姨激动之下忘记了,外面何斌、黄文旭、小九他们都可以跑腿一趟,所以确定围好了之后,他直接就出来了。

    任何事情都是对比的,按照以前的生活习惯,要杨凡只围着浴巾出现在朋友、长辈面前,肯定觉得失礼而不会这么做。但在“落雁川”原始森林里面生活了一个多月,之前在万隆度假山庄,就穿着“破布条”见过大家了。现在围着宽大的白浴巾,感觉已经要好太多了。

    他记得之前大家都到房间里面来了,没想到开门之后却是很安静,让他很奇怪的走了出来。

    “咦?诺澜?……大家都走了?”看到里面只有林诺澜一个人有点局促的坐在那里,杨凡有点奇怪。

    诺澜拂了一下头发。有点尴尬的说:“他们都到隔壁房间去了,我这是给你拿衣服过来了……是霞姨买的。”

    虽然之前杨凡穿得更加“清凉”,但身上的泥垢包裹着,仿佛也穿了衣服似的,让诺澜坐在他旁边也一点不觉得尴尬,甚至连直接去摸他的腰间也不害羞。可现在看着他洗白白了,只围着浴巾的样子。却隔着两米远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还是小姨细心啊!”杨凡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然后看着那大包小包,又有点汗。“不用那么多吧?”

    诺澜赶紧站了起来。过去把那些购物袋里面的衣服一一的倒在床上。“她非常关心你,看你没有衣服穿非常的心疼,所以把下面适合你穿的都买过来了。让你自己选。”

    “你和一起去的吧?你觉得哪套好看?”杨凡弯腰去拿衣服,顺便征询一下诺澜的建议。

    诺澜站在他身边就更觉得局促了,刚刚洗完澡的沐浴露芬芳,配合着没有穿衣服的男人气息,让她心跳加速了不少。她又不是丫鬟,当然不能真的伺候杨少爷更衣。所以便想着趁他还没有换衣服之前,赶紧检查一下他的身体伤势。

    “我对男装没有研究啊……”

    诺澜目光在杨凡的身上快速的扫视了起来,乍看胸腹没有什么新的伤痕,然后侧身看后面,也没有什么新的伤疤。让她稍微的放心下来。腿脚应该关系不大,内伤又看不到,需要ct之类的设备。剩下就是他腰间的伤口了!

    她还记得在杨凡被掳走之前的那天,在医院的病房,和冯晓晨看着他腰间伤处包扎了一大块。她们到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手术包扎。只有凤舞见过伤口,但冯晓晨是那医院的护士,找当值的同事打听了一下就知道杨凡当时血肉模糊,伤口很大。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诺澜虽然伸手摸过了他腰间,但真如他说的。泥垢太多了,根本分辨不清楚哪是伤疤哪是泥巴,现在洗干净就好辨认,可杨凡把浴巾扎得高了一点,已经遮住了飞刀伤口之处。

    杨凡是觉得外面有男有女,还有长辈,为了不走光,浴巾也够大就扎高了一点。可在诺澜看来,却严重的怀疑他这是为了掩饰伤口!

    他上车的时候就非常不舒服,回来湘州市内的路上一直没有动静,脸色也不是很好,肯定还有哪里受伤了。看不到新的伤口,旧的刀伤就是重点怀疑对象。既然他自己会遮挡住,那就更可疑了。

    林诺澜心想若是跟他明说的话,他肯定会说没事了,为了不负霞姨所托,也为了让自己安心,她便趁着杨凡在查看衣服的时候,快速的悄悄伸手过去,把他腰间伤口大致部位的浴巾往下拉扯了一点,看看伤口的情况。

    这若是裤子之类的,只是拉扯一个部位,不会太大的影响其他地方,丝毫不会走光。可现在杨凡裹着的是浴巾,那没皮带、没皮筋,连打结都没有,只是塞在腰间而已。她这只是稍微拉扯一个地方,顿时就让浴巾松了开来,然后滑着掉落地上!

    杨凡对她是毫不设防,更没想到她会来拉他的浴巾,等发现浴巾掉落也住了……

    诺澜其实是小心翼翼的、悄悄的行动,为了尽快看清楚,她也是弯腰凑近了一点。没想到只是这么小小的拉扯了一下,整条浴巾就掉落了下来。出现在她面前的是杨凡的全部!有一些地方的尺寸自然要比伤口大得多,而且更加刺眼,一下不管她看不看都映入了她的眼帘。被冯晓晨备皮刮光过的已经新长出了一点,但相比还是很短,便更加的凸显了其雄姿。

    更让杨凡尴尬,让诺澜受惊的是,那本来洗完澡安静的所在,突然被美女拉去屏障近距离参观,几乎是火速的复苏,瞬间变身,大有斗破苍穹之势!

    因为弯腰靠近观察,这便宛若直接弹射到诺澜的面前,本来就因为浴巾掉落而受惊的她低声娇呼,赶紧猛的转身,轻啐了一口:“你干什么!耍流氓啊!”

    杨凡有点汗,心说分明是你扯掉我的浴巾好不?怎么成我耍流氓了?不过看诺澜的神情,他也猜到她是想要看他腰间的伤处,没有取笑她。

    “你别转身,我先穿裤子……”反正已经掉落,他便没有再去拿浴巾,赶紧从那些购物袋里面找出了内裤穿上。只是有些出鞘的兵器,需要用力按下去……

    林诺澜双颊滚烫,听到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敢回头看。

    他现在可是那样一个状态啊!万一他直接从后面扑过来……这个念头让她不敢停留在杨凡旁边,赶紧往前几步走开了几步。

    就在她暗呼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面前有一块落地镜,那是给客人穿好衣服查看整体的,那范围很大,不仅仅近能看到她红扑扑娇羞无限的脸,还能看到身后正套上内裤的杨凡,看着他那动作,让她更加的窘迫,只能闭上了眼睛。

    ‘惨了……这下估计要长针眼了。’

    眼睛是闭上了,可耳朵无法闭上,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是能够传入耳中,而无论是正面看到的震撼画面,还是刚刚镜子里投射的邪恶动作,都让她印象深刻,闭上眼睛反而在脑海以特写的姿态呈现,让她很想要掉头就冲出客房去!

    可现在实在不便掉头,那显得她故意偷看了。而这副模样出去,让外面其他人看到更加会浮想联翩了。诺澜只能在心里让自己淡定、再淡定……

    后面的杨凡也是非常的窘迫,赶紧以最近的速度把衣服裤子穿好了,而在他深呼吸之下,之前受惊的“神兵”也已经收缩恢复了,总算不用尴尬了。

    “好了……刚才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会掉下来。”杨凡主动把浴巾的掉落算在不小心上面,化解林诺澜的尴尬。

    林诺澜眯眼看了一下镜子里面,见后面杨凡真的已经穿戴好了,这才安心的转过身来。不过她的脸还是红红的,面对他更加的尴尬。

    “那什么……霞姨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怎么样了。你之前在车上很不舒服,我们都很担心。”

    这个话题转移得很及时,担心也让她缓解了不少的尴尬。

    杨凡笑笑:“没事,刚才不舒服大概是我在森林里面很久没有吃到油盐了,他们的烧鹅估计也还没有熟,所以大半爿吃下去肚子不舒服,后来不知道是消化了还是适应了,现在已经好了。”

    他给了一个借口,怕她看出什么便把裤头腰间部位拉下一点,“你看吧!伤口早已经愈合了。”

    林诺澜看到他那个动作,又想到了刚刚自己那个动作引起的连锁反应,脸上又是一烫。

    现在杨凡穿好裤子系好皮带了,自然怎么拉扯也不会出现问题。当那个伤口呈现在林诺澜的面前,她也赶紧再次凑近细看。只见真的已经完全愈合,伤疤也已经褪过了,只留下一道痕迹。

    她看了一下,然后伸出玉指,在疤痕上面抚摸了一些,算是确认了真的没事。但还是不放心,仰头望着江枫,同时用手指轻轻按了按,看他有没有疼痛的感觉。

    杨凡的内外伤都早已经好了,她现在按也不会疼。反而是她弯腰在他面前,这样抬头上仰的的姿势,让他有一些邪恶的联想,神兵又有点蠢蠢欲动……

    “看来你真的好了。”诺澜仔细观察,看他有的只是不好意思,并没有忍着疼痛的样子,总算是放心下来了。

    衣服换好了,伤也检查完了,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开口,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都等着对方开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