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疑云重重

作品:《绝代疯少

    以前杨凡没有联想那么多,这次见识了湘州万门以万隆度假山庄的名义,专门修路到万门祖堂所在,才想到了很多疑点。◢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他妈妈留下的那栋别墅,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区,却专门修路进去,而那里并没有修建一个别墅群,就这么独立的一栋别墅!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建造,只是一套的话无法把成本摊薄,得卖多贵才能收回成本?

    而且花了那么多投资,建造方不可能不多花点钱请个风水先生看一下。看了就应该不会在那地方建房子了,若没有的话,未免也太巧了吧?一般人哪里能找到那么一处地方?杨凡住了二十年也是最近几年才发现其中的秘密。综合来看,最有可能的是,那根本就是请风水先生选中的地方,特意修建的建筑!

    而这么一个特殊的地方,也是他妈妈特别留给他的东西,似乎其他股权、基金、产业都不重要,就那一套房子最重要似的。他以前只是觉得母亲喜欢那里,还选择安葬在那里,所以要把房子留给他。现在却开始怀疑那是不是另有深意!

    但他又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如果他妈妈知道那地方特殊的话,为什么还会常常住在哪里呢?这很可能是她生病、去世的关键!如果不知道,又是什么原因影响了她,让她喜欢住在那里?这肯定和他父亲关系不大,杨泰生从来不喜欢那里。

    他甚至有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怀疑他妈妈是不是真的死了!当年他还小,所有后事并没有直接参与多少,只是知道按照遗言安葬在别墅那里。这或许是他一厢情愿的夸张想法,但至少有一些东西是有迹可循的,那栋别墅的建造者是谁,当年谁参与了那些,他母亲又和哪些人过往甚密等等。

    ……

    在凝视了凤舞一阵之后。杨凡才把他心中所想一一说了出来。听完这些让凤舞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联想得那么的——奇怪!

    “你确定要去调查你妈妈的过往?”凤舞小心的提醒了一句:“我不是说会有什么不好的,只是无论是怎样的。这对往生者都是不敬的吧?”

    “现在我需要真相!”杨凡缓缓的说道:“你昨天也看到了,万隆度假山庄非常的偏僻,特意修路上去、在那里建一个度假山庄收回成本是很难的。但万隆集团不计成本的做了!”

    “看得出来,那是万隆集团背后势力操纵的。”

    杨凡向她透露了一点:“你现在也有一定功力了,可以让你知道一点武林秘辛了。万隆集团是一个商业集团,但当年动用各方面资源打造出它的,却是有着数百年底蕴的湘州万门!那是一个隐世的武学门派,在不同的年代他们有不同的存活方式,靠着保密和明哲保身,他们的传承一直没有丢失。万隆集团背后是他们,那次我们在华安看到的万安堂药店也是他们的,昨晚袭击医院的暴力组织万顺堂也是他们的。”

    “……!”凤舞一阵惊讶。本听到武林秘辛觉得好笑,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不过比起只见过万古流和雷鸣龙两个人的其他人,还知道破军、破阵,更知道他们是被内功震伤的凤舞,更加容易理解和接受这个事实。

    “你的意思是……”凤舞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措辞之后,才继续说道:“既然有万门这样外界从来不得而知的隐世门派存在,你母亲留给你的那栋别墅,也可能是类似的门派财产?你妈妈也可能是某个隐世门派的弟子?”

    说到这里,不等杨凡回答,凤舞已经给自己找到了注解。

    “我懂了!难怪你在别人眼里是个疯子。实际上却是一个高手。肯定是你母亲从小就教你内功,或者你自己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可能就给你服用了一些天材地宝,让你有着强大的基础,所以到后来练功会比别人快多了!而且先天的遗传基因也好……”

    “……”杨凡无语,这算是以结果来推论原因么?

    “咦?有点不对!如果你妈是这么一个高手,或者是隐世门派弟子的话,应该不会那么……英年早逝啊。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凤舞皱起了眉头,她的侦探活也不是一个人干的,是有组织团队,但到底也是有侦探头脑,马上觉出这其中有矛盾。“难道是另外有其他门派攻击了她?看来事情真的有蹊跷!”

    “行了,就是有蹊跷才需要你调查清楚。”杨凡打断了她的推理,然后又叮嘱道:“这就更加需要保密,相信不用我多说。”

    凤舞点点头,现在她不是很清楚杨凡母亲的种种,也不便过多无厘头的推论。她又有点头疼:“我的杨少爷啊,诺澜那个只是要应付一个小山村,你这个可是多大的工程啊?单单要隐瞒着你们家就麻烦,何况还有藏身在暗处的什么隐世门派。搞不好我还没有调查出来,就被人灭口了!”

    “……”杨凡摇头:“你到时候报价吧!”

    “瞧你说的,俗气!我是只谈钱的人么?虽然钱也很重要……”凤舞撇嘴,然后又认真的说道:“其实当年你妈妈的事情,我觉得你父亲、你小姨他们才更加的清楚,有第一手的资料。你让我去查,可能费尽心思弄到的还不如他们的详细。”

    杨凡摇摇头,“如果他们知道什么的话,多年来总会不小心流露出一点的,而且我小姨看不惯我爸,有秘密更可能透露了。但这么多年来,我从来都没有从他们的言行举止觉察到一点,如果我问他们的话,反而可能让他们怀疑了。”

    那套别墅,他也是要去调查的,想到曾经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却可能埋藏着大秘密,让他很想要马上赶过去。

    凤舞无奈,既然他不便从他们的渠道入手,那她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了。他母亲唐月丹去去世的时候他年纪不大,也不可能提供多少有用的信息,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调查得到的。

    “那你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没有我就收拾东西走人了。”凤舞又问了一句。

    不知道怎么的,她本来觉得早早离开这个色狼的身边是很舒畅的事情,没想到现在真的可以离开了,却竟然有点不舍。天知道他们并不是在一起多久,这一个多也没有见到,就昨天才重新在一起,不过一天的时间而已!

    “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顺便帮我拆开手机,看一下有没有安装追踪器,窃听器什么的。”杨凡说的是他原先的手机号码。在华安市的时候,他一直用的是诺澜的另外一个手机,现在是两个人手机一起了。

    凤舞默默的接过了他的手机,对于他的提防也没有奇怪,这手机毕竟离开他身边几个月了,杨泰生、杨天赐不会搞鬼,难说有没有其他人奸细混在杨家搞鬼。不过他就这样把手机给她,就不怕她搞鬼么?

    这一份的信任,让她心里有一阵得到尊重的充实,也有一分温暖。她行李之中也有一些小工具,赶紧过去把手机拆卸了一番。

    当她把手机还回来的时候,也带好了行李离开。“我的号码也输入进去了,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找我……”

    看杨凡并没有挽留什么,凤舞留下手机便离开了。

    杨凡估算了一下,他们回到燕城也半天了,父亲他们先回来,肯定是要找他的回去的,而他此刻是没有什么心思回去杨家。便没有留在酒店里面,出门前往燕城大学。

    这是他当年退学的母校,也是现在妹妹杨雨婷就读的学校。对杨雨婷和杨天庆他都更有感情,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他们了。既然来了这里,便也见见妹妹一趟。

    在路上他发了一条信息给杨雨婷,到了燕城大学时间也还早,他便在校园里面逛一下,权当是回味一下过去的岁月。

    自从退学之后,这还是杨凡首次回到学校来。几年的时间,让他仿若蜕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而学校熟悉的环境依旧,来往的也是豆蔻年华的莘莘学子。只是现在看起来依然年轻的那些学生们,却不再是当年他见到的那些学生。当年他就读时候的新生,这会儿也都毕业了。

    略微感怀了一下,逛了一圈的杨凡,便和自己以前的学生时代做了一个告别。没有念完的大学,他并没有太大的遗憾。看了一下时间,他来到了和杨雨婷约定的校门口。

    在他停在校门口的时候,有一辆轿车从旁边开过,过去一段又退回来了一点,有人在里面侧目张望。

    杨凡自然的往旁边让开了几步,不阻挡车辆通行。那轿车里的人在张望了一阵之后,开门下来了:“你是……杨凡?”

    有一次被人认出来,让杨凡奇怪的望了过去。见到从车里出来的是一个略显成熟的女子,她此刻增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见杨凡似乎不认得她了,她忙自我介绍了起来:“我是祁菲儿呀!你不认得我了?我们是同班同学呢!天哪,你变化好大……不对,又好像没什么变化似的。哦,是了!几年不见,大家都变化了,你没有多大变化反而显得变化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