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全部断手断脚!

作品:《绝代疯少

    在吆喝声中,有的人为了抢功劳,已经不顾一切的自己直接冲了出去,直奔杨凡而来,其他的人一看有人先动手了,赶紧也争先恐后的冲了出去,以免杨凡几下被打趴下了,他们连动手的机会都落不着。★手机看小说登录★

    杨凡冷笑了一声,站着连动都没有动,快速一脚一个,直接把人踢得倒飞了出去!

    最开始上来的三四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身体已经倒飞了出去,直接又撞倒了几个。

    但30个人扑向一个人,那是很大的阵势,一旦形成了,就不是三四个人能够抵挡得住的,前赴后继的完全压了过来。那几个人被踢飞出去,只是让整个局势更加的混乱而已。

    杨凡快速的闪身,在他们包围圈形成之前,手里已经抓住了一把木椅,然后开始快速的抡动,木椅的四个脚让它一样武器几乎变成了四样武器,打击面大了许多。随着他忽高忽低、忽左忽右的舞动,立即哀号一片!

    杨凡就算不蕴含内劲,只是依靠他现在身体强度的力量,借着这么一个木椅砸出去,杀伤力也是非常强悍的。何况为了速战速决,他在舞动的时候,加入了一丝内功,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他周围都是人,木椅随便砸向哪边都能砸中目标。有的是脚被砸断,当即被砸断了骨头;有的是头被砸中,马上头破血流;身体躯干挨上的剧痛是内伤。乍看不出来,但也实在够他们受的了。最惨的是五官碰到木椅脚的,那直接是惨叫着倒地!

    李振东一直在观察着局势,他成功的召集了这么的人,又是以退为进的让他们自发的出手,就是想着十拿九稳的情况下,再完全的爆发怒火。他唯一的儿子竟然被打断腿了。他的怒火早已经如火山,越是压抑一旦爆发就越是凶猛!

    他已经做好了居高临下凌虐杨凡的准备了,可是没想到眼前出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画面!

    凳子、椅子作为随处可见的家具。在打架里面也是很常见的,尤其是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他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但那也只是一对一管用。对着手里拿刀、拿棍的敌人可以拉开安全距离,真的打群架要用椅凳就鸡肋了,砸向一个马上就会被旁边的人抓住、拉扯掉,届时放手就成了别人的武器,不放手被人抓住了又砸不下去,反而牵制了自己,其他人就干过来了。

    所以当杨凡把人踢飞的时候,他还有点吃惊,但看到杨凡搬起椅子的时候,已经暗暗冷笑。面对几十个人的围攻。竟然还想要用椅子,简直是找死!就算是砍刀也最多只能砍到一两个就会卡住刀、或被人抓住,然后就被其他人痛扁的份。

    可是眼前的情况,不仅仅没有一个人能抓住杨凡的木椅,反而是一个个好像被收割稻谷一样。一拨拨的倒下,那么一张普通的木椅,仿佛一个流星锤一般的势不可挡!

    更让李振东恐惧万分的是,这倒是的速度太快了!前后不过几十秒,就已经倒得七七八八了,杨凡的每一下抡动。都会有几个受伤倒地,如果是砸中一个的话,更是直接摔了出去。现在30个人还没有全部倒下,不是因为他打不过,而是剩下的距离远一点,还没有来得及冲过去!

    现场的变故,让没有抢得及进攻的都呆若木鸡,他们很想要逃跑,可是脚都有点迈不动了,关键时刻,他们都把目光看向了李振东。

    杨凡从容的迈步,手里的木椅随意的挥动,把剩下的几个也砸得摔到在地上,然后看着一直没有动静的李振东。

    “草龙帮就此散了!你们再敢在附近惹是生非,我再见到就不是断手断脚,是直接扭断你们的脖子了!”

    随着杨凡的说话,他双手一用力,整张木椅霎时分裂了开来!

    那些还在哀号的草龙帮精锐,看到这一幕顿时连叫都不敢叫了,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脆弱的脖子会比这木椅更结实。

    “好!果然不是猛龙不过江!”李振东大喝一声,并没有被杨凡的气势震慑到。“你有种,你够狠!不过草龙帮能发展起来,你以为就靠着我们打打杀杀?你以为你很能打就能横着走?幼稚!让你见识一下我草龙帮的底蕴!”

    李振东的话多少振奋了一下草龙帮的士气,虽然他们都打倒了,也再没有挑战杨凡的信心,但心里还是希望老大能扳回一城,要不草龙帮就真的被强制解散了!以后还有脸出来混吗?

    在大家目光看过来的时候,李振东手猛的一抖,一支小巧的手枪出现在他的手里,枪口对准了杨凡,他们两个的距离不到两米,这是几乎不需要怎么瞄准都能射中的距离。有人敢把他儿子打断腿,他就担心这是有来头的对手,不仅仅召唤了很多人过来,也把压箱底的宝贝带了出来。

    刚才没有拿出来,除了杨凡的表现让他太过于震撼有点来不及反应,更因为没有把握,现在这个距离,才是他有十足把握的距离!

    看着他的手枪,杨凡微微皱眉。在华国,枪支是严格管理的,私藏枪械是重罪,而即便敢冒风险,也不是谁都能弄到枪的。这李振东的草龙帮能崛起到今天的程度,果然是有底蕴!

    地下倒着的那些人都为之振奋,他们向来只知道李振东是很牛逼的,各方面都深蔡旎露,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交全部的老底,所以都想要看看他镇定的底牌,看到他竟然有枪,都松了一口气。这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快得过枪!

    李振东也看到了一定的皱眉,这几分钟感觉比几个小时还长,此刻总算是有舒了一口气的感觉。但他并没有完全的放松,这么一个让人恐惧的敌人,只要还没有倒下,他就不敢放松!

    他李振东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比别人更加的隐忍、更加的沉得住气!

    “本来我没闲工夫理你们的鸟事,只是你那犬子惹祸,现在看来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杨凡手里的木椅猛的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严阵以待的李振东也不眨眼的果决开枪!

    枪声让草龙帮那些受伤的都不由自主地的趴下,看戏重要,性命更重要。这也让很多人错过了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幕,但还是有人看到了——那个人竟然避开子弹了!

    李振东颤抖了,他虽然成功的开枪了,但几乎是同时,持枪的右臂就被飞射过来的木凳砸断了!让他无法再开出第二枪。而更让他绝望的是,那个人竟然没有中枪,竟然避开了子弹!这是多么的逆天啊。

    杨凡其实不需要快过子弹,只需要快过开枪的他就可以了。此刻他人已经站在了李振东的面前,伸手夺过了垂下的手枪,然后随便开枪射了起来!

    那些倒在地上的吓了一跳,这次是要他们的命了啊!有一些人是胸腹被砸中,手脚还是利索的,惊慌之下爬起来便拔腿就跑,结果子弹却是跟着射过来,射中了他们的腿部,一直到里面的子弹射光。

    杨凡把枪抛了,看着呆若木鸡的李振东,冷笑道:“这是你害他们中枪的。”说话间,他一抬手,左手还拎着的半边木椅挥了出去。

    “扑嗵”一声,两个膝盖骨被砸的碎裂的李振东一下跪倒了地上。

    这一下,所有人都绝望了!他们本来指望李振东反叛,这会儿都怨李振东害了他们,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更惨了。而此刻,看着刚刚蹦起来的那些都中枪了,没有人还敢再跑。

    “你会后悔的!”李振东满头大汗,紧咬着牙关,断手断脚愣是没有叫喊出来。“你知道谁在后面扶持我们草龙帮,你知道到谁是方子文方公子吗?谅你也没有听说过,让我来告诉你吧!方家是打个喷嚏整个京城都要抖三抖的顶级豪门!想到了吗?中央的方首长就是方家的!”

    这话说出来,他没有惊到杨凡,却把其他草龙帮的惊到了!他们一直知道李振东上面有关系,但却没想到竟然搭上了那么大一棵树!他们不知道、也接触不到方家的层面,连方子文都不知道,但如今姓方的中央首长就只有一位,一下就能知道是谁。知道他们的后台竟然如此之硬,大家都有点骄傲,也恍然为什么李振东能摆平所有的事情了。

    杨凡却是冷笑了一声:“你们满城作恶,竟然还想要打着方家的旗号?别说方首长,就是方子文知道了,也会把你们都丢进牢里面!我和方子文交情不深,不过也算认识,你竟然抹黑他,看来我得帮他一下……”

    他手一扬,木椅当即把李振东另外一条手臂也打断了,如此四肢尽断,即便李振东再能忍也撑不下去了,当即昏迷了过去。

    环视了一下地上几十个草龙帮的,他们全部噤若寒蝉,不敢看杨凡的眼睛。他们有的觉得杨凡很装逼,竟然自称和他们都接接触过的方子文认识;有的觉得他敢如此行事,很可能真是一个级别的,那李振东就真是踢到铁板了!

    “我再重申,草龙帮散了!转告李振东,李默禾再敢在燕大搞事,我这就让他绝后!”

    看着杨凡说完的离开,几十个人都在心里狂草李默禾他妈,要不是这混蛋在燕大搞事,怎么会有今天?欺男霸女也要看形势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