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口无遮拦的表哥

作品:《绝代疯少

    对于吹嘘,杨煜是毫不脸红,“爷爷还是小孩子,我们可就还在上辈子了!要是我前世比较短命的话,更不知道还在哪一世,那时候的情况当然不清楚。《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不过后来爷爷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这些可是很多人都说过的事实,不是爷爷自己吹出来的,要不然他的身体也不会熬垮了。工作时间多一倍,休假时间减少,几十年下来可不等于多为国为民了几十年么?”

    杨煜风趣的话,让楚心葵不禁莞尔,也是真正的敬佩杨守正,而不仅仅是一句客套话。杨守正以前无论是在基层、还是在省市做官,都是颇有清名和政绩,在中央的时候,也是颇有建树,算是颇得民心的老干部。

    之所以明知道机会不大了,楚中天还是愿意让孙女来为他治病,不是迫于杨家找上门来的压力,而是杨守正年轻时候在他们那个地方做过官,楚中天当年很清楚,所以才愿意死马当活马医试一下。

    “好吧!这不是爷爷吹出来的,这是你吹出来的。”杨凡摇头笑道:“小葵,你别听他那么多,爷爷自己不是喜欢吹的人。”

    楚心葵正色道:“杨先生,杨大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找爷爷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我相信只要爷爷能帮的,都一定会帮。我家小地方,可能是有点难找,你要不嫌烦的话,我就陪你回去一趟吧!”

    “那怎么好意思?你还在上学。这还要请假呢。”杨凡现在不大愿意欠人情。

    楚心葵笑着说道:“不要紧,我的学习还可以,不会被耽误的呢。”

    “对呀!”杨煜忙插话道:“人家小葵已经这么有心了,你还推辞什么?再推辞就是矫情了啊!小葵,等会儿把证件号码给我,我给你们订机票!”

    “这……”楚心葵迟疑了一下。

    他们都这么说了,杨凡也不好再推辞了。“不用给他省钱。你要不怕他别有所图就给吧!那会快一点。”

    他是在火车上认识楚心葵的,猜想她是嫌飞机票贵,多她一个人就要多来回机票。

    被杨凡这么一说。也等于是答应了,楚心葵便也爽快的说:“那等会儿告诉你,多谢杨先生。”

    “瞧你这客气的!你叫我杨先生也就罢了。你都叫小凡杨大哥了,还这么客气。这还是帮他呢,嘿嘿,我会把机票让三叔报销的!”杨煜故意夸张的对楚心葵笑道:“你放心,这绝对不是贪污的钱,我三叔是个知名大资本家……哦不,大企业家!哈哈……杨煜没有带着楚心葵去太远,就在燕大附近找了一个咖啡馆,三个人聊了一阵,说了一些具体过去的事宜。然后就送她会学校了。期间他们两个也是靠他的口若悬河来润滑着,要不然还是容易有点冷场的。

    “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送杨凡会酒店的时候,杨煜恨铁不成钢的教育了起来:“哥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泡妞都没有机会,你是无招胜有招。没有出招就让人对你好奇,但可别装过头了啊!”

    “我没装啊!”杨凡哭笑不得。

    “你没装就主动热情点,我又不是要你娶她。也不是非要交女朋友,就当朋友行不行?跟医术高超的人搞好点关系准没错!”杨煜又无奈道:“好吧,你身体好,没有压力。但你现在不是要去楚家吗?无论要干什么,搞定了楚心葵,那老神医肯定就好说话多了!”

    杨凡报以白眼:“那不是吃软饭吗?你能不能出息点?”

    “你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吃遍天下软饭!”杨煜自豪的笑道,“有软饭吃本来就是一种成功,吃软饭又能带来更多成功。何乐而不为呢?”

    “服你了!”

    送杨凡到酒店下车前,杨煜又诱惑说带杨凡去放松一下,但被杨凡拒绝了,说他小姨可能还会打电话给他,要是知道了不好。

    唐月霞对杨家人从来就没好脸色,杨煜是在公众场合见识过的,想到要是让这母老虎知道自己带杨凡去花天酒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赶紧让他下车自己离开了。

    ……

    杨凡还要等楚心葵请假安排好,所以还要在燕城停留。第二天一早,他就被另外一拨人给烦了,是唐家他大舅让一个表哥来请他。唐月霞回去之后,除了说了杨凡现在的状况之外,也特别让他们别去打扰杨凡,说他需要休息,昨天肯定杨家的人也会烦他。

    但他们也只是按捺住了一个半天、一个晚上,今天一早就过来了。

    “表弟啊!难得你来一趟,怎么能住酒店?这岂不让人笑话了?这里你家在天河,但燕城也有你的家!我家就是你家,唐家永远是你的家!”表哥唐暄非常的慷慨激昂,整个人肢体动作夸张得像在表演话剧一样。

    “没事,住酒店自在一点。”杨凡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唐暄看到他还住在酒店,早已经是暗喜,知道杨凡对杨家还是有点嫌隙,否则一定被拉到杨家去住了。这让他更加落力起来:“这当然不行!听我的,我们这就退房!到我家去,随时有你的房间,随时有司机伺候你!”

    他一边说,一边主动的开始帮杨凡收拾东西。

    “表哥,算了吧!我哪儿也不去,在这里我住得很舒服。”杨凡微微皱眉,委婉的制止道。

    唐暄却似乎没有感觉到他的认真,还是非常热情的帮他收拾东西,“换上衣服走吧!大家都想你了,见舅如见娘,我想你也肯定很想外公、舅舅他们,我爸今天是特意在家等你呢!”

    见舅如见娘……对于唐暄打出来的感情牌,杨凡暗暗冷笑!以前母亲受委屈的时候,没有见外公、舅舅们多么大力的和杨家闹,母亲去世之后,他们也没有想着要照顾这个外甥,在他发疯之后,更是一个人都没有来看望过他!

    整个唐家,除了小姨之外,他也就还念着外公外婆的香火之情了。

    “你回去吧!我比较累,不想走动,这几天都会在酒店休息,哪儿也不想去!”杨凡语气凛然,态度鲜明的直接拒绝了。这次他不仅仅拒绝唐暄过度热情的搬去唐家,连过去唐家一趟都拒绝了。

    听出他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谦虚婉转,唐暄只好讪讪的停了下来:“表弟啊,这次是我爸下任务让我来的,不能请你回去,我肯定会挨骂,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吧?”

    他本想要打一下可怜牌,可这话听在杨凡的耳中,就更加的刺耳了!原来装热情都不是你愿意装出来的,还是舅舅的命令!非去不可的命令!

    这还是亲情吗?还有意思吗?

    想到这里,杨凡哂笑了起来:“面子?算了吧!如果我昨天不是全盛而归,而是像杨睿一样断手断脚的回来,你们还会那么在乎我吗?还会那么急着见我吗?”

    用意大家都清楚,但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是撕破脸的尴尬!

    唐暄的隐忍远不如杨超,一看这个几年不见的表弟,竟然那么的嚣张起来,让他不由得沉下了脸:“杨凡!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得清楚一点!今天我来请你,不过是我爸他们想要见见外甥,我爷爷想要见见外孙,说得更直白一点,其实不过是想要在你身上,看看我死去的姑姑的影子。你还真孔雀开屏的以为自己几斤几两啊!”

    面对他的不屑嘲讽,杨凡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门口。

    “怎么?还想要赶我出去?你以为仗着我爸要我请你,就可以作威作福?是不是还要我用八抬大轿把你抬回去?”唐暄语气更加的激烈了几分,又嘀咕了起来:“草!什么玩意儿!不过一个力气大点的疯子而已,用得着把他当宝贝吗?果然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种……”

    他自以为低声嘀咕杨凡没有听到,却没想到现在杨凡的耳朵之灵敏,别说是在一个客房里面,就是人在外面说话,他要有心都能听清楚!

    “唐暄!你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杨凡冷然问道。

    “我说是不是还要我用八抬大轿把你抬回去?”唐暄嘲弄的看着他:“你不会真的要吧?别装过头了!小心摔得太惨!”

    “我说的是最后一句……”杨凡冷冷的望着他,没有丝毫开玩笑:“什么叫‘果然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种’,我是不是可以视为你在骂我的父母?”

    无论杨泰生怎么样都是他的父亲,他可以保持生疏,却不能任由别人侮辱,更别说他去世已久的母亲向来为他尊敬缅怀了。

    “我哪有骂你父母?我只是陈述一些事实而已!”唐暄也被他的态度激怒了,脱口说道:“你那二奶气死大奶扶正的父亲杨泰生我就不说了,你自己应该有着最清楚的体会!就是我那姑姑,也是乖戾刻薄的人,会有这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无法再说话了,整个人已经悬空起来,是杨凡一只手叉着他的脖子举悬了起来!

    “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杨凡的语气毫无情感,只要他用力一捏,随时能把现在的唐暄脖子捏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