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父子去隔阂

作品:《绝代疯少

    失去的往往更珍贵。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杨凡的母亲更是在他童年时便去世了,那是在她最好的年纪,留下来的只会是美好的记忆。而之后的岁月,她又没被谁取代,杨凡抱着不多的童年回忆,思念会让人无意识逐步的美化。

    故而到现在,母亲可谓是杨凡最大的逆鳞,谁要触及,比谋夺他的财产更难接受!即便是表哥,他一样不会放过!

    看着杨凡冰冷的眼神,甚至有点狰狞的表情,被抓得悬起来的唐暄不由得吓坏了。现在的脖子被卡着,想要道歉都说不出来,情急之下,他只能拼命的把双手举起来,做出投降的姿态。

    杨凡手一推送,把他摔得直接撞到了墙壁才落下来,摔了个腰酸背痛。

    “咳!咳……对不起!”咳得直流眼泪的唐暄,顾不上疼痛,赶紧先道歉了。

    杨凡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唐暄泪流满面的看着杨凡,有点不解他的疑问。

    “你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我妈……也是你的亲姑姑,你如果不是知道、听到过什么,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杨凡再次问道。

    唐暄哪里还敢说啊?刚才就被掐住了脖子,他毫不怀疑这个已经很陌生的表弟敢真正的弄死他!现在像是捡回一条命,借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再说了。

    “我、我……对不起!我嘴贱……”唐暄一咬牙,直接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他发誓宁可回去挨老爸骂,也绝不招惹这个家伙了。

    “为什么说她是乖戾刻薄的人?为什么会说咎由自取?!”杨凡厉声喝道,他人已经走到了唐暄的面前,脚一撩就把唐暄撩得仰面躺在地上,然后一脚踩踏在了他的胸前。

    刚刚被卡脖子、摔得撞墙的唐暄还没有喘过气来,这又感觉自己要表演“胸口碎大石”了,大石板还只有一块。只要放上去撑得住就暂时没事,杨凡的脚却越来越重!

    “先……拿……开……我说……”费尽力气,唐暄勉强挤出了几个字。

    杨凡把脚收了回来,依然毫无感情的俯视着他。

    唐暄仿佛哮喘病发作似的抽搐着呼吸了一阵,才稍微的缓过来一点,他也不敢多拖延时间,眼看杨凡这厮毫不顾忌表兄弟的情分。为了有命能够或者离开,他索性一五一十的都抖了出来。

    ……

    唐暄也没有比杨凡大多少。对于出生时就已经嫁出去的姑姑唐月丹。其实了解并不多。但他生活在唐家长大,多年来还是从他母亲等人闲聊的侧面听说了一些秘密。或许唐家还有更多人知道,只是谁都清楚,唐月丹不仅是唐家人,更是杨家的媳妇,而且早已经故去,关起门来自己人感慨几句可以。对外是决然不能说的。

    无论说“乖戾刻薄”、还是说说“咎由自取”,都是唐暄从他母亲、婶婶。甚至包括奶奶这些唐家女人嘴里听到的。

    据说当年的唐月丹很有自己的想法,几乎没人能约束。从小就向往一些神神秘秘的东西,更喜欢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在大学之后,更是常有“玩失踪”般的旅行。假期也是很少回家,回到家也是窝起来,和家里人沟通较少。在现在看起来并没有太出格,但在当年却绝对是另类的表现。

    后来唐家要和杨家结亲,让双方可以有一个可靠的同盟助力。唐月丹长得很漂亮,杨泰生下海经商也是有声有色,在各方面看来,都是很好的一对。可当时唐月丹并不满意,觉得这样草草嫁人,不是她想要过的生活,她有她的理想抱负。最终肯定是各种施压,而唐月丹也向亲情血脉屈服了,答应嫁给杨泰生,但对家人就更加的淡漠了,时不时会出言讥讽。

    这就让多年后她的嫂子们提起来还觉得她“乖戾刻薄”,而她对杨泰生没有用全心,自然拴不住男人的心,会有后来种种,也就是所谓的“咎由自取”了。

    说完这么一番,唐暄已经汗流浃背了,他不知道杨凡还会不会迁怒他。停下来又想到这等于是“出卖”了更多人,万一他要是找她们计较报复……

    “其实这些都是以前听来的,也可能大家都了解不多。或者根本就是我记错了很多……”

    杨凡扫视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走吧!”

    唐暄赶紧爬了起来,哪里还敢像之前一样要求杨凡跟着他回去,赶紧灰溜溜的走人了。

    坐在空荡荡的酒店客房里面,杨凡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父母是相爱的一对,只是后来被陆洁插足了。哪怕从侧面听说了一些,比如陆洁有意无意的透露是她先认识杨泰生的,但他都不愿意相信,而小姨也没有跟他多说这些事情。

    现如今从唐暄无意中说漏嘴,才逼着他吐出一些信息,虽然这些也是侧面的,还是碎片,但至少已经出现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当年母亲只是因为双方家族的联姻而嫁给父亲,他们之间并没有多么的相爱!

    忽然之间,他有点同情起父亲来。这么些年来,陆洁小三扶正的事,可不仅仅影响陆洁,对他父亲杨泰生同样影响很大,别的人只敢背后议论,他小姨唐月霞就是每次都直接当仇人对待,从没给过什么好脸色,唐家其他人可能不如唐月霞那么明显,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而杨凡的印象中,父亲始终没有辩驳、澄清过什么!

    就像过了二十多年了,那天在湘州,小姨很差的态度,他也是尴尬承受,待之以礼。

    或许当年杨泰生也在两家联姻中受益了,或许是他觉得无论怎么样,唐月丹都是他的妻子,而且已经亡故,道德上也是他不对,所以扛起了所有的压力,一下就是二十年。

    杨凡长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向后倒在了床上。凤舞已经去调查了,当年的事情,他会慢慢的了解更多。或许对父亲的态度也该改一改了,他并不是其中绝对的错者!若不是家族联姻,会是完全另外一个局面,若不是利益捆绑,即便选择错了,也可以分手离婚。最终不会背上那么大的压力……

    想着想着,他忽然意识到,从万隆度假山庄的再见面,他就没有和父亲好好的聊过,也没有好好的看看他,依稀他也有白头发了……

    这让他心情很复杂,思绪了半天,还是拿出了电话,拨打了父亲的手机。

    “小凡,你没什么事吧?”杨凡的先后两次失踪,让杨泰生现在变成惊弓之鸟了,当晚在酒店里面没有打通杨凡的电话,赶紧打给了唐月霞,现在看儿子罕有的主动打电话给他,生怕又是出了什么状况。

    听到这话,让杨凡一阵沉默,又想到了他不顾社会影响的公开打压万隆集团,亲自赶赴万隆度假山庄等……仔细想来,父亲在母亲去世之后,对他内疚补偿,关爱实在是够多的。若不是他很坚韧的憋着一口气,或许就成长为一个偏激的二世祖了。

    “爸,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骤然听到儿子说出这么一句话,杨泰生也呆住了,他已经记不清楚杨凡多久没有这样叫他“爸”了,不是没有叫过,只是很多都是基于礼貌的勉强,而现在他听得出是亲情和自然!

    只是这么一句,已经让他差点老泪纵横,为了子女,一切都值得啊!

    “你也不用守着杨睿,不欠他什么。”杨凡说完,想想父亲肯定不能像他那样直接,只能暗叹了一声:“你和大伯说一声,我去楚神医那边,如果适合的好药,一定会帮杨睿留意的,也会跟楚神医说。”

    “好、好……”杨泰生在努力的深呼吸,以免自己失态。

    “对了,你多关心一下雨婷他们。我昨天去燕大看她了,之后本来要一起吃个饭。遇到有个家伙想要纠缠调戏她,还口出威胁,那家伙的父亲是一个犯罪团伙的首脑,我已经都打发解决了。不过打听了一下,背后站着的可能是方家的方子文。我不会长久在燕城,你安排好吧!”

    杨凡不知道杨煜办事是否靠谱,更不知道方子文会不会怒而反扑,还是跟父亲说一声。

    杨雨婷是杨泰生唯一的女儿,一听这话,当即恢复了沉稳干练,“你放心吧!我们家人不是能随便被人欺负的,就算是方子文又如何!”

    他对于杨凡没有去看杨睿,本来也觉得有点不太恰当,现在知道他却去看望妹妹了,杨雨婷是他和陆洁生的,杨凡能待之如亲妹妹,这让他老怀大慰!也知道杨凡跟杨雨婷、杨天庆都不错,或许以后也可以跟杨天赐很好相处。

    “你有什么要做的,就做自己的事去!其他有任何的困扰和压力,都交给我来。若是……去楚神医那里,有让你委屈的,那就算了!”虽然这是老爷子安排的,但杨泰生也不想委屈了儿子。

    “好。你安排妥当就回去吧,要不陆阿姨要担心了。”

    杨泰生看杨凡头一次的对陆洁释放善意了,让他更是激动不已,他一直期望着的就是他们大家能亲如一家人。二十年,二十年了啊!

    杨凡说完就挂了电话。这么一番他以前从来不会说出的话,竟让他觉得舒坦了不少。然后他从手机里找出了一个号码,唐月霞给他输入的秦洛伊的号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