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安宁村

作品:《绝代疯少

    经过飞机和转车之后到达容丘市,按照出辛苦的说法,是要先坐车到镇上,然后再坐三轮车之类的才能到达她们村。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杨凡嫌麻烦,包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前往他们所在的村落。

    横空山区即便上占据了容丘市大部分的地方,出了市区,很快就能看到公路两旁不远处都是山。楚心葵既然做了向导,也沿途跟杨凡讲解了一下横空山的情况。

    山区虽然不小,但因为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矿业、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所以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开发过。当年杨守正就是在容丘市做过书记,但那个时代不一样,还没有到大发展经济的年代,只是为老百姓办了很多实事,比如克服山区困难修建公路,让当年还是容丘县的各个乡镇都能通达到汽车;又设置关卡,禁止大量偷伐木材等等。

    当然,这些都是老皇历了,现在的人基本上没人记得。楚心葵也是听她爷爷楚中天说起,楚中天会印象深刻,就是因为禁止大规模伐木,这给横空山的自然资源得到了极好的保护。曾经有一段时间,“林业”是很多贫困县区拉经济弄税收的一项常见政策,把许多原始大树砍了,卖去建筑、造纸等。

    短时间确实是一笔丰厚的收入,虽然砍伐的同时也在种树,可惜树木砍起来容易,长起来难。很多树要防止水土流失、或者做柴烧不是问题,几年就可以了。但要“成材”。就没个几十年不行,要“成大材”往往时间更久。“十年树木”,说的就是起码十年才能长起来。

    楚中天因为是出生在医药世家,农闲时都到各地去采药。他也曾经跑过一些地方,对于“发展林业”给自然资源带来的破坏,他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和痛惜!就不说树林的砍伐让大量飞禽走兽没有栖身之地骤减,单单对他很草药方面的破坏。也是无法挽回的!

    林业工人执行命令的目标是砍伐树木,自然也要修路进去,无路可走的时候。巨大的树木砍倒下来,必然压到很多草木,而工人们在修砍、锯断、从山上滚木、拖动下来。整个过程下来,往往是砍伐一棵大树,就会摧毁地上一大片不起眼的花花草草。整片山林的砍伐下来,就是整片山林的摧毁;等林业工人再种植树木时,挖坑、除草等,又是一次无心的摧毁。

    草的生命力是非常强大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搞林业摧毁了,过个几年,还是会长出来的。但各种草药的原始生长。就需要更多的机缘,有一些罕见的可能整个山头才有几株,破坏了就再没有了!而就算是生长比较多的草药,重新长出来的,也就没有了年份。

    正因为如此。楚中天后来发现横空山的植物资源并不是太丰富,却因为没有被破坏,反而时不时能见到一些几十年份的药物,而他们采药人,往往是不会做绝的。能采取的,不挖走根茎。需要挖走根茎的,也只会取一部分,留下几株保持延续。

    ……

    经过一个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镇上,后面司机就不是那么熟悉,需要楚心葵指路了。再经过一段路之后,就开始了真正的山路。不过好在并非都是泥泞小道,国家的新农村建设项目,其中便实现了村村通公路。虽然无论宽度还是路面质量,都不能跟真正公路相比,但也解决了行路难的问题。

    一路起起伏伏,颠颠簸簸,车子来到了楚家所在的安宁村。村子如名字一样,显得很安宁。这不是一个行政村,是行政村下辖称之为“村民小组”的自然村落。安宁村基本上都是姓楚的,楚家人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相传都是同一个祖先,最初为了躲避战乱来到这里,后来就发展繁衍出了一族人。

    杨凡常常去山区,但他那是独门独户一栋别墅在那里,并没有去过真正的偏远山区。他印象中这样的穷苦山区,应该是小孩面黄肌瘦,家家户户住着矮小失修的土坯瓦房。邹校长电话里跟他讲述诺澜往事的时候,他的想象也是如此。

    但他忘记了时代一直在发展,国家一直在强大。虽然无论在什么时代,大部分的农民都是最苦的,但国家在三农政策上的调整和加大力度,也让农村改善了许多。就像诺澜小时候,跟现在也是有了二十年的差距,即便是现在诺澜的老家,也肯定变化很大。

    所以当杨凡看到安宁村大部分都是盖的楼房,还是有点惊讶的。这些楼房都是独栋的,也就自己家人住,往往是三层半,四层半,简单点的也是两层半。所谓半层,就是顶层上面再盖个阁楼、储藏室、亭台之类的,只是留下一部分的天台。当然,安宁村也还是有住着老旧土坯房的。

    同以宗姓的村落,大家都是熟悉的,突然有出租车过来,让很多人都走出门外围观了起来。等看到下车的楚心葵,马上开始有人跟她笑着打招呼。

    楚心葵也是这个婶那个叔的问好,但杨凡跟着她身边,还是让她觉得有点窘。

    大部分人是背后嬉笑议论,但也有比较外放热情的人,直接笑着说了出来:“小葵这是带男朋友回来了呀?长得是一表人才呀!一看就是城里人呐。”

    楚心葵闹了个大红脸,赶忙解释道:“七婶,不是我男朋友,是一个来拜访我爷爷的远方客人。”

    “哈哈,我懂的,小葵还害羞呢。小伙子,用心对她好啊,小葵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这七婶的话头,让杨凡也了,让他点头摇头都不好。

    楚心葵敷衍了一句,赶紧带着杨凡往她家跑。

    楚心葵是出生在一个医药世家,这是世代都有人行医采药的“世家”,不是三流老武侠里面的“欧阳”、“南宫”、“上官”、“慕容”之类的复姓“世家”。所以,这里既没有神秘高手,也没有隐世豪门,和安宁村很多人一样,楚中天家也是一个院子,不过除了一栋四层半楼房,还有一栋两层的房子,能行医采药的医生,即便不是各个名满天下,但总不会过得太惨。

    因为她先打电话回来了,听到动静,家里人都出来等着了。楚心葵也向杨凡介绍了一下,哪个是她哥、哪个是她嫂、哪个是她爸妈等等。

    楚家人不便向其他村里邻居多说,但自家清楚这是首都来的客人,是前首长之一的杨守正的孙子,对杨凡的态度都是比较恭敬。

    如此让杨凡也有点拘谨,所幸楚中天并没有出现在人群之中,要不然他更尴尬。

    进屋之后,由楚心葵和她哥哥带着杨凡到了四楼的客房安放了行李,然后一起去见楚中天。

    原来四层半的楼房是他们一大住的地方,那栋两层的房子,则专门是医药看诊用的。

    若是杨家其他人来,看到楚中天肯定会失望。他并没有什么鹤发童颜、仙风道骨、飘然出尘的风范,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小老头的模样,根本就没有“神医”的外形。

    杨凡当然不会,他是最清楚也是唯一知道奇迹是谁创造的,楚中天是颇有成就的老中医,但还算不上“神医”。

    不过面子上,他还是要叫上一句“楚神医”的,代表杨家对楚神医救了杨守正表示感谢,并送上准备好的厚礼。这是他走之前,杨荣生让杨煜送过去的。是一块纯金打造的金牌,上面“妙手神医”几个字,还有小字:“杨守正敬谢。”

    这礼物送出来,楚中天虽然很淡定,楚家人却是很激动。这可是首长家送的,挂在墙上就是一份莫大的荣耀!哪个同行看了不羡慕嫉妒?哪个病患看了不敬仰佩服?而且这上面还有杨守正的大名,就算楚家以后遇到了什么大麻烦,把这亮出来,在地方上也是吃得开的呀。这东西简直可以当传家宝了!

    就不说别的附加价值,杨家不可能加铜,单单这金牌用上的黄金,以现在的市价,也是十几、二十万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小杨聊聊。”

    楚中天发话了,其他人赶紧告退,很快屋内就剩下杨凡和楚中天两个人。

    “小杨啊……”楚中天看着手里的金牌,不无惋惜的叹道:“这神医、这金牌,我都是受之有愧!杨老身上的奇迹,并不是我的药方起的作用。实不相瞒,当初我是没有什么把握,才没有亲自赶往燕城,只是让小葵把药方带过去。当然,小葵在很多方面已经得到了我的真传,但经验方面还是无法比的。所以那算是我的委婉托词,但没想到真的出现了奇迹!”

    杨凡不想他的所有实力太早曝光,也只能把这功劳算在楚中天的头上了。“您谦虚了,或许其中有了什么特别的反应呢?奇迹嘛,正是我们还不能解密,才是奇迹。”

    “好,我就不多说了。说说你吧!杨老会让你亲自过来,肯定不是为了向我道谢那么简单,还有什么事吗?”

    杨凡暗暗嘀咕了一句“明知故问”,爷爷肯定已经和他说过了,他却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