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暗潮汹涌

作品:《绝代疯少

    看着杨凡过来,眯着眼睛的楚心葵一动不敢动,既为刚才的状况而不好意思,也为他帮自己吸毒而让舌头嘴唇中毒而感动。★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在她装昏之下,杨凡几下把两个背包都背在了身后,然后把她抱了起来,开始了下山的道路。

    其实不算是下山,而应该是会安宁村的路,因为下了这个山头,还要攀登前面的山头,要翻过好几个山岭才能回到安宁村,一路上可不仅仅是下坡路。

    当自己身体再次被抱得腾空而行的时候,楚心葵当即惭愧了起来。本来这是他们两个人分担的东西,现在不仅仅要杨凡一个人背着,还要抱着她走,走个十分钟就不容易了,要把她背回到安宁村还有半天呢!

    可她已经装了好一阵的昏迷,如果这么一走就醒来的话,未免会让杨凡识破她刚才是装的,那又尴尬了。所以她只能忍着,等着杨凡稳稳的抱着她下了那个山头,经过一段山脊,再要上坡的时候,她才“幽幽转醒”。

    “这是……我现在……”楚心葵慢慢睁开眼睛,一副茫然的样子望着杨凡。这让她暗暗好笑,没想到自己也有演戏的天赋。

    “你醒了?”杨凡看她醒来了,便抱着她找了一处石头坐了下来。“之前你被毒蛇咬了,那蛇可能比较毒,很快你就昏迷过去了。”

    “哦!我记得了,我发现它就在我后面不远处。想要用包把它拍开,可是没有成功,还是被它咬到我了。我以为没事的,没想到……”楚心葵犹如刚刚回想起的样子。

    杨凡把她放在了石头上面躺着,然后把背上的背包放了下来,从里面拿出水,再托起了楚心葵的脖子:“喝点睡吧!”

    楚心葵却是紧紧的盯着杨凡的嘴唇看。见他嘴唇似乎消肿了,而舌头也没有打结,像是已经恢复了不少。这让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乖乖的喝了一口水:“杨大哥,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

    “呃……”提起救人。杨凡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得先跟你道歉和说明一下,刚才你被蛇咬的地方,是……我想你自己也能感觉得到。现场我也没有什么工具、药物,只能是先帮你把感染毒液的血……挤出来。”

    虽然那是事实,可“吸出来”他实在说不出口,说出来大家会很尴尬的。

    “还有你的内裤……咳……上面沾染了一些毒血,为了不影响你的皮肤,我把它脱下来扔了。我希望你别误会,并没有借机占你便宜的意思。”杨凡说得很坦然,他真的没有特意揩油。不过这事情实在暧昧,即便坦荡荡,说出来时候也还是让人脸红啊。

    楚心葵也依稀猜到,此刻听到他的解释,更加证明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可双颊还是不自觉的起了绯红。“哦……我知道,我相信你……”

    正人君子归正人君子,再怎么样他也是一个男生啊!而现在更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下面裤子里面真空,而他却是知道这个事实的……这情形想想就很让人脸红。

    “对了……杨大哥,你没有被蛇咬伤吧?”楚心葵勉强转移了一个话题。

    这让杨凡也自然了一点:“我没事,它虽然咬到你了。但被你的用包拍飞了,进入草丛就溜走了。你现在怎么样?”

    “我……哦,我包里还带着各种应急的药,你给我找过来。”楚心葵当即想起了正事,虽然被他抱着下山的滋味挺不错,但不能让人一个累坏了,而她没有恢复体力的话,自己走路都难,别说帮忙背东西了。

    杨凡把她的包拿了过来,然后扶着她坐了起来。

    一坐起来,杨凡留意到她微微皱眉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压到伤口了。现在是醒着的,也不好把她抱过来腿上坐着,只能帮她翻找出了备用药盒。

    打开盒子,楚心葵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小瓶子,解释道:“这是我爷爷炼制的解毒药丸,以前村里人进山容易碰到毒蛇毒虫,都会带上预备着。后来野兽几乎没有了,毒蛇毒虫也越来越少了,也就我们采药的可能会去到一些更加偏僻的地方,所以才带着。”

    她倒了两颗出来,然后就着水吞服了下去。

    “呵呵,你别看它样子比较丑,味道也没有多好闻,但效果还是不错的。”看杨凡拿着一颗仔细品赏,楚心葵又解释了一下。

    杨凡看着手里的解毒药丸,卖相确实不是很好,表面粗糙,没有糖果巧克力球一样光滑,也有一股明显难闻的药味,但这真的不是现代制药厂生产的药丸,是私人炼制的。看来楚中天真的会炼制丹药!

    “不错,你爷爷还是很厉害的,不愧是神医。”

    “杨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什么神医呀!”楚心葵笑了笑,接过了杨凡递过来的那颗,然后又有点忸怩了起来。

    “怎么了?”

    “这药……”楚心葵很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是内服加外敷的,内服能驱散侵入体内脏腑、血液的毒性,外敷根治感染最严重的伤口处……”

    杨凡点点头:“那就敷吧!要我帮你捏成粉末么?”

    “我……够不着……”说出这话的时候,楚心葵是非常的脸红。

    杨凡也当即有点汗,是啊!外敷可不是要脱裤子么?刚刚人家昏迷着你脱了裤子,现在醒着难道还能让你看着?

    “你把它外敷吧,我去帮你看着有没有人经过。”杨凡说着便要站起来。

    “哎——!”

    楚心葵忙叫了一声,她脸上红得快要滴出水来了,但还是咬牙说了出来:“……外敷完了还要用创可贴固定,要不会被裤子磨掉……你帮我吧……你刚才都帮我了,帮人帮到底吧!”

    杨凡有点,帮人帮到底!这个忙可没有难度啊,比刚才要轻松多了。你都每意见,我当然也没有意见!

    他略一思索,也明白楚心葵的为难,她现在浑身无力,即便让她自己脱裤子、提裤子都有难度,让她脱了裤子趴在石头上,然后再自己反手摸索着敷药、固定什么的,肯定需要一点力气和时间。要是真有村里人路过,可就尴尬了。既然都让他看过了,那不如就让他来速战速决好。

    为了避免大家尴尬,也没有二话,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伸手过去解开了她的皮带和扣子。

    这次楚心葵是“醒着”的,无论是杨凡还是她自己,都更加的不自然。随后抓住了拉链头,杨凡没有刻意的闭眼,而是把头抬了起来,目光飘向了远方,然后赶紧把它往下一拉。

    “啊……轻一点……”楚心葵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呼,之前被夹着拉上去的几根,这一次猛的拉开,直接让她疑似拔了出来。

    听着这声音,杨凡有点汗,只是拉一个拉链而已,要不要叫得那么销魂啊!等会儿碰一下你的伤口,岂不是要叫得更加悱恻?

    他也不好看下面,赶紧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伏在了他的腿上。为了承受楚心葵,他的腿不是伸直,而是类似盘坐的把两脚弯曲撑开。之前光顾为她吸吮伤口了,没有关注其他的那么多所以没有发现她已经醒来。现在则发现楚心葵的腹部压在他一条大腿上,刑炜正好压在另外一条大腿上,稍微动一下,就有明显的摩擦!

    之前楚心葵是装睡不敢动,现在则不一样,这个姿势被反转过来,她的脖子还是要挺起来,加上马上要被脱裤子了,胸前腹部压着也不好受,难免会稍微的扭动,这便让杨凡更加受到刺激。

    他暗吸了一口气,赶紧把她的裤子趴下,露出了两瓣雪白。她臀峰上的伤口,此刻看起来有点暗红,并没有血再流出。

    “没有流血,是直接洒粉末上去?”杨凡询问了一下。

    趴在他腿上的楚心葵,这会儿是非常的脸红,一想到这会儿杨凡正盯着她后面看,就觉得非常的羞耻,她又担心他的目光要是往后面一点、往下一点,是不是会从后面看到更多不该看的东西?这让她不由自主地把双腿夹得更紧,可越是夹紧、越是注意那里,反而让那里受到的刺激越大……

    “弄点水……糊上去吧……”

    “哦。”杨凡当即先伸手把药盒里面放着的创可贴拿出了两个备用,又把那颗药捏碎了,弄了点水成糊状,然后用指头轻轻的涂抹在伤口处。

    楚心葵的伤主要是中毒,伤处并不大,也不是很疼痛,再之前被杨凡吸吮、挤血,早已经麻木了,这会儿被他带着黏糊药物的指头涂抹,更有几分异样的刺激,让她埋首在双臂之间,暗暗咬住了袖子。

    过了一会儿,杨凡把药涂抹好了,考虑到这是湿糊的,若是接着粘上创可贴,即便能固定,也有很多会黏着创可贴上,所以他先停了一下,低头轻轻的吹气,准备让它更快的干涸,然后再贴。

    这么一个动作,直接让楚心葵浑身发痒起来!那轻柔的吹气,那近距离的异性气息,无不让她暗潮汹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