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章 重伤杨天赐的目的】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章重伤杨天赐的目的

    杨凡当即离开了华安市,也没有再去燕城,直接回到了他家所在的天河市。★手机看小说登录★

    这是杨泰生的私人事件,此刻杨天赐并没有是在联泰国际的集团公司总部,而是人在杨家庄园的家里面。

    除了这样的事情,杨天赐不仅仅通知了杨凡,六神无主之下,他也赶紧通知了家族的长辈,向伯父杨荣生汇报了此事。杨荣生也是非常的重视,立即调集了在天河的更多人手,保护杨家庄园里面大家的安全,同时无论是在学校的杨天庆、杨雨婷,还是杨家其他人,都受到了各方面的保护。

    作为杨家现在当家理事者,杨荣生必须要做好战斗的准备,尤其是更加重视年轻一代的保护,因为像杨泰生他们,都有很广的社会影响力,即便是被歹徒绑架了,也绝对不敢轻易动手的,那引起的反响会让他们承受不住,但年轻一辈就要差多了。

    杨凡是年轻一代里面武力值最高的一个,也是这次事件漩涡中心,杨荣生没有主动的联络过他,他准备让杨凡自由发挥!无论到时候出了多么大的局面,他都能以杨家毫不知情的名义出面解决,如果现在要求杨凡怎么做,反而被动了。

    这些东西杨凡根本是不理会他,他直接回到家,找到了杨天赐,仔细的询问了当时的情况。

    看到这个弟弟。杨天赐也再没有了以前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在面对了生死危险之后,让他意识到能活着才是第一要素,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杨泰生虽然有保镖,但并没有高度戒备的习惯,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已经不是犯罪分子敢随便动的了。除非是不知轻重的小混混。那随便的保镖也能解决了。就像一个市长、局长什么的,出门根本不需要保镖、或者警察护送,也不会有人敢动。

    多年的习惯,加上湘州的事情也算是摆平了。万隆集团代表万门已经偃旗息鼓的求和免战了,而那还得到了杨家政、商各方面的打击,基本上瓦解了万门势力。事情也过去一段时间了,所以他出行并没有特别的在意。

    今早是杨泰生带着杨天赐一起出门的。本来只是很普通的前往公司,除了他们的车子之外。后面也跟着保镖的车。但没想到在离开杨家庄园没有多久。他们的车子就被几辆大货车夹住了,然后出来几个带个面具的持枪人士。

    杨家的保镖都是退伍特种兵出身,对于枪支的真假,有着充分的辨别能力,知道这些是带着真家伙,为了怕引发他们疯狂射击伤了杨家父子,只能保持被动。然后就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人空手出来。把他们全部打倒在地,有劫走杨泰生之前。打了杨天赐一掌,说出了那些威胁的话。

    听完杨天赐详细的讲述。杨凡基本掌握了当时的情况。他也马上把当场的保镖召集了过来,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只是普通的伤势,并没有大碍,最后他才仔细的检查杨天赐中的那一掌。

    在杨凡让他脱开衣服的时候,杨天赐苦笑了起来:“我感觉像是……中了武侠小说里面说的血手印了……”

    脱了衣服,在他的胸前,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红掌印,光外在的瘀伤已然如此,内伤就更不用说了。

    在查看杨天赐伤势的时候,其他人已经离开了,但陆洁来了。她已经哭得眼睛都红肿了,丈夫被掳走,儿子又被打成如此重伤,加上杨天赐曾经跟她讲述过在湘州发生过的事情,让她非常的担心和悲苦。

    “小凡,求求你!求求你一定救救天赐,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不够好,又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可以骂我、打我,但天赐是你的哥哥呀,你们是同一个父亲,留着同样的血,求求你救救他……”

    从最早一次杨凡始终,陆洁就还没有见过杨凡,见过的一次又以为是见鬼了,所以这会儿还是赶紧的道歉。现在为了丈夫和儿子的性命,她什么面子都顾不上了。

    母亲的表现,让杨天赐脸色有点挂不住,但终究还是眼圈一红。以他们以前跟杨凡的隔阂心结,这会儿也就只有求他了。

    杨凡摆摆手:“陆阿姨,你放心吧!天赐是我大哥,我当然会救她的。你也不要着急,父亲不在,这个家还需要你管理着,检查一下家里重要的东西,督促保安检查一下庄园的安保系统。我们不能乱!”

    这话让陆洁和杨天赐都为之一怔,十几年来,这还是杨凡首次当面正式的称呼陆洁!以前这个“阿姨”的称呼,也不说是杨泰生说的,或者陆洁这个后妈自称的,现在他竟然当面称呼她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以陆洁的性格,肯定会怀疑,觉得杨凡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可能是想要麻痹她之类的。但现在看着儿子胸前的“血手印”,听到杨凡的话,只让她由不得喜极而泣!

    “好、好!我听你的,我这就去!”陆洁赶紧抹了一下眼泪就出去了,杨泰生向来是抓大问题,这个家里内部一直都是她打理。像安全方面,她不清楚,但只要管理好保安队就可以了。

    “谢谢……”在陆洁走了之后,杨天赐嚅嚅了一阵,终于还是低声说了一句。

    杨凡没空跟他客套,直接的问道:“你这个伤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刚刚打伤之后就这样吗?你详细说一下你的伤势。”

    杨天赐赶紧边回忆边说:“我当时被打了一掌之后就觉得胸口一闷,根本喘不过气来了,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后来是他们保镖救醒了我。当时我们退回来了,不敢出去,但也马上找大夫来了,可那时候也没有看到出现这个。这是在过了中午我觉得很不舒服,自己按抚顺气时发现的。”

    他在说的时候,发现杨凡伸手按在自己胸口血手印处检查,忍不住问道:“小凡,你让我妈离开,是不是我这伤没……没救了?”

    他的话语里面,已经充满了一丝忧虑和恐惧。

    杨凡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讲述起了他的伤势:“这是内家高手以内劲集中在一处造成的伤势,从这个地方拍下这一掌,便同时震伤了你多处内部器官。就算以现在的先进医疗科技,多个重要器官发生病变,也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而且还会有并发症。”

    “以传统医药来治疗,也是一个麻烦的事,因为不同器官之间的反应,会影响到用药;药物也会产生不同器官的影响,最终的话,或许只能通过慢慢的疏导,那会是一个长期卧病的阶段,能不能熬得过去,也是难说的。”

    “那怎么办?”杨天赐听着脸都绿了,中西医都没有办法,岂不等于宣判了死刑?

    杨凡看了他一下,摇摇头:“你放心吧!他如果要你死的话,当时就可以拍死你了,会留你的命下来,是有用处的。”

    “什么用处?”杨天赐这会儿诚惶诚恐的,杨凡的每一句话都能牵扯动他的神经。

    “我。”

    “你?”

    杨凡点点头,“他留下这个血手印,其实目的不是你,是我。我能知道中西医都难有效果,这也他预留的,他要的就是这么一个效果。”

    杨天赐也不是笨蛋,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他的目的是想要让你为我运功疗伤,从而消耗你的内力!”

    这话说出来,让他暗暗叫苦,以这些年他和杨凡的关系来论,要让杨凡牺牲内力为他疗伤,估计是很难的。若是平时还好一点,现在更有一个不知道多么强大的对手在暗中的时候,消耗掉杨凡的内力,就等于削弱了战斗力,影响的还包括杨凡的性命、乃至他父亲杨泰生的性命!

    “没错,这就是他的目的。”杨凡默默沉思,如果对手希望藉此削弱他的内力是因为没赢他的自信,那这个对手还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信心、有把握,还会这么做的人!若是如此,除了杨天赐,还可能会对其他人下同样的手!

    杨天赐惨然一笑:“既然是那混蛋的阴谋,那我们就不能中计了!要不能把他铲除了,即便把我治疗好了也没有什么意义,那还会影响你,也无法救出父亲。先这么算了吧!我找医生看看,还能熬得住。”

    杨凡仔细凝视着他,杨天赐的表现让他有点满意,虽然从小他就在为争夺家财、争夺父亲宠爱而奋斗着,没想到现在对外问题上,他还能看清楚局势,主动的退让,让这几乎没有亲情感的哥哥有了几分暖意。

    “没事,好钢用在刀刃上,现在拯救父亲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肩膀上了,不用管我。我相信这点伤也不会那么快死翘翘的,或许你把那家伙收拾了之后,还能再救我呢!”杨天赐看杨凡不说话,勉强笑着宽慰了他一句。

    他当然不想死,但今早的遭遇让他明白这次的危机不同一般,如果杨凡不能把那人解决了,不仅仅他,他父母、他的弟弟、妹妹们,都有危机!

    杨凡轻轻一笑:“他看轻我了,救了你我一样收拾他!把它吃了!”他拿出了一颗养生丹。

    杨天赐先是一愣,随即欣喜若狂,赶紧如获至宝的当仙丹吞下,随即失去了意识。

    感谢“股票操盘手、枫→随風飛、寒冬尘封思绪、极寒玄冰小l、泥人笑天、星空的物语、塞族小鱼儿”等兄弟持续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