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〇三章 冷漠与羞辱】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〇三章冷漠与羞辱

    经过一路辗转,在经过几十分钟的转道之后,对方也确定了没有警察跟踪,杨凡的车子被引导来了天河市郊外的一座山上。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杨家的庄园在市郊,他是先被引了市内转了几圈,然后了另外一边。这一带的山脉,已经了天河市的边沿,再过去是另外一个市了。

    开最后,那个出租车司机已经害怕了,有人包车、顾客付钱又爽快,这样的好事情一般都是巴不得的,但眼这转来转去最后来山区的,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啊!

    在了一处山脚下时,司机把车停了下来,很诚恳的道:“兄弟,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但我只是一个跑生活的普通人,我不希望也没有能力卷入,从这里我真的不好再再深入下去,能不能麻烦……”

    杨凡点点头,又给了他两百块钱。

    “不、不,您之前给的已经够了,真的不用了。”

    “你这里回去也拉不客,算给你返程费吧。再,没有把我想成坏人挺好了。” 杨凡笑笑,然后下车来了。

    着司机很快掉头离开了,他直接拨打了发信息过来的手机号码。

    “你是在监视着我,还是手机里面带了窃听器?应该知道了吧?司机感觉了你们不是好人,不愿意再拉我了。如果你还要再折腾的话,你自己玩吧!”

    接电话的还是之前那个人。他听完了杨凡的话,立即夸张的有意怪笑:“桀桀……我没有听错吧?你老爸的命在我的手里,你让我自己玩去?你这是让我剁他的手指头玩,还是剁他的脚趾头玩呢?啧啧,这至少能玩20次,不错、不错!剁完了还有眼睛可以挖,耳朵可以削。鼻孔可以插,真的很好玩啊……”

    电话里面还隐约传来其他人的笑声,显然对于这样折腾人的方式很有兴致。

    “哦、哦。别发怒,我不会插你老爸的鼻孔的,我的没有那么。最多是拿刀子差……”那人笑着调侃,电话那边响起了更多的爆笑。

    对于这“非主流绑匪”,杨凡直接的道:“你承受不起杀杨家人的代价!你想要找我,无非是想要用江湖的方式来解决,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敢动我父亲,你们所有人都将没有立足之地!国家是不会和恐怖份子妥协的!”

    “啧啧,用国家来吓我,我好怕哦!不敢动是吧?”那人阴阴一笑,随即听了一个打耳光的声音。然后是杨泰生的一声闷哼。“我这扇他耳光玩着,你能奈我何?”

    杨凡直接把电话挂了。

    那人马上拨打了回来:“怎么?心疼了?害怕了?知道吗,是你这个不孝子害你父亲受罪的!你杨家很牛是吧?我会让你们很惨!而加诸于杨家的种种罪恶,都是源自于你,你才是祸害的根源!”

    杨凡再次把电话挂了。

    “我草!你敢再挂我电话一次试试!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父亲的蛋蛋踢爆了!”

    杨凡冷笑道:“悉听尊便。杨家不需要报警,自然有渠道调查清楚你们的一切。你可以算一下过去了多少个时,可以估计一下你还有多少时间!”

    完他再一次的把电话挂了。

    在挂机的刹那,他依稀听了碎裂的声音,极有可能对方的手机被气愤得捏碎了。

    他这不是威胁的话,从接杨天赐的电话开始。他没有跟大伯联系过,但知道杨天赐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大伯。在兄弟遭遇了恶性绑架之后,杨荣生除了让杨华生赶天河庄园主事之外,肯定已经开始了各方面的大调查和布置。

    作为杨家的家主,杨荣生在这方面的能量,远不是经商的杨泰生能比的。杨家老三、联泰国际董事长被绑的影响力,也远不是三代辈杨凡疑似被绑可比的。一旦行动起来,无论速度还是范围,都会比当初杨泰生跟湘州万隆集团对磕大得多!

    这一点杨凡可以想,策划准备妥当的对方不可能想不!

    此刻杨凡是根本不需要配合他们,拒绝沟通是把握动权。他父亲杨泰生像是一个烫手山芋,在他们手里杀不得、留不得、放也放不得!

    对方的目标是他,把他留下,是把杨泰生放走的台阶,也是他们的根本目的。

    等了一分钟,杨凡直接沿着来路往回走!

    很快,他接的那个手机响了起来,是另外一个号码拨打过来了的。

    “你往前走大概1、200米,有一条路,上山。”这次那人没有再废话了,不过在完又加了一句:“你现在的方向是要回头!”

    杨凡听完了一下旁边的山头,他们果然是在上面观望着。不过已经藏好了,他从下面上去,什么也不,也听不。

    他并没有急躁,慢条斯理的回身走了那一段路,然后沿着一条路开始上山。

    当他来这不算很高的山岭上面,见山前有一大片的丛林,完全可以藏身其中。而这竟然还不是对方的藏身所在,在前面还有一截山头。

    “砰!”

    一声枪响,子弹射在了杨凡身前不远处,惊起了很多泥土草屑。

    在杨凡脚步停下之际,两边山脊处草丛里面站起来了两个人带着面具的持枪绑匪,随即有一个人出现在上面山头,同样是带着面具。

    “杨凡!你老子在这里,你现在有什么本事能从我手里把他带走?我今天要让你着他被一根根手指剁下来!除非你能代替他!”

    上面那人大声怒喝,随即一挥手,有两个便押着杨泰生出现在了山头上,杨泰生的嘴里还塞着布团,人却是清醒的。

    杨凡目光着他们,并没有话,他在计算着冲上这一截山头需要的时间,旁边还有两把枪指着,并没有什么好机会。

    那人似乎要更加的刺激杨凡,直接把杨泰生嘴里的布团拔了出来,然后大声嘲笑:“我倒要你们父子两个谁更舍得牺牲!你的一根手指,可以换你老子一根手指,很公平!”

    “凡!别理我,你快走!”杨泰安儿子在下面,在布团刚刚拔出之后,立即大叫了起来。

    在这么一个危急关头,在担心儿子性命之下,他也顾不上什么身份、也没有了冷静可言,像任何一个老父亲都会做的那样直接的大叫起来,甚至想要拼老命的挣脱他们。

    那个话之人,放声大笑起来,一抬手直接给了杨泰生一个耳光,打得他一阵晕眩,然后点了点头,押着杨泰生的两个立即拳打脚踢了起来,只是十多秒的时间,杨泰生被打得倒下,也昏迷了过去,发不出一点声音。

    全程都在杨凡的目光之下发生,这是对方故意的、刻意的!是要进一步的摧毁他的冷静和理智!都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没有谁着自己的父亲在被羞辱虐打还能够平静的。

    杨凡却是一阵不吭,仿佛上面殴打的并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似的。

    他这一分的冷静,让所有的绑匪都暗暗心惊。这已经不是冷静,而是冷漠了!即便是他们这样的人,如果遇了父母有这状况,也肯定无法淡定,直接要拼命了,但这个杨凡做了!

    此刻的不出声,比尖声大叫更加有力量!若是后者的话,只会让他们觉得很解气、很过瘾,会继续的刺激他的心理,但现在杨凡的冷漠表现,却让他们不寒而栗。如果他真的连杨泰生的命都不管了,那他们该怎么办?

    “很好,很好!”那人冷然笑道:“你果然不同一般!连父子情分都可以放下不顾,是我低估了你。估计那个杨天赐你也没有救他吧?不过老子不是善男信女,我不管你在乎不在乎,他是我砧板上的肉,我是愿意剁手指头玩!”

    他是不相信杨凡真正能做冷漠的——若真的不顾杨泰生性命,不会一路上听从指挥的来这里了。所以他相信杨凡是装出来的,是在和他玩心理游戏!

    随着他的抬手比划的命令,押着杨泰生的两个人,马上把已经昏迷软在地上的杨泰生按在了山头上,把他的手抓得放在了一块石头上面。其中一个拿出了一把军刀,在空中飞舞着比划了一阵花哨的动作,随时准备把杨泰生的手指剁下来!

    但那人显然并不想这么轻松的放过了杨凡,在真正下令剁手指头之前,他又了杨泰生的面前,对着下面大笑道:“杨凡!反正你也不在乎你父亲了,那我不客气了。这样昏迷着剁手指会惊吓他,我还是先把他叫醒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吧!正好我有一泡尿,给他洗洗脸,应该清醒了!”

    士可杀不可辱!对于有些人来,剁手指都是可以接受的,但被尿淋是无法接受的羞辱!

    这时候杨凡的身体终于动了!

    那人嘴角闪过一丝快意的笑容,终于刺激得杨凡无法平静了,他才能有玩弄猎物的快感!不用他吩咐,山脊左右两边的人都快速的打出了一梭子弹,并不是直接射杨凡的身体,而是射在他前面脚下的路上,让他无法冲上去搏命。

    但让他们所有人意外的是,杨凡竟不是往前冲,而是向后一个翻身,人已经莫入了草丛里面!甚至有可能顺着山坡滑下去了。